第95章 家中问话-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95章 家中问话

    第九十五章

    韩长青坐在英烈殿的主座上,左边则是座着韩信。

    二人原本正在品茶相谈,见韩玄斌回来后,相互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看着韩玄斌。

    “韩儿,回来了。”

    韩玄斌一入英烈殿便看见二人此番看着自己,心中一叹,看来的确是没有办法瞒住两位,想必自己做的事情他们应该都知道了。

    与其被责问不如自己从实招来。

    打定主意的韩玄斌走到了韩长青和韩信身前,双膝下跪,口中说道:“爷爷,父亲,韩儿这次来就是想解释一下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韩玄斌的态度倒是让二人眼前一亮,这孩子察言观色的本事完全不输于一般的成年人啊。

    “韩儿,说说吧,你不在文华学府好好的学习,偷偷跑去韩武城做的事情有什么解释。”韩信轻敲桌子,看着韩玄斌,脸色有些严肃。

    韩长青也是一样,将放回桌上的茶杯再次端起慢慢的品味,口中说道:“这里一共接到了三份情报,一份是雷刚的,一份是你二爷爷的,还有一份”

    说到这里韩长青顿了顿,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韩玄斌,“是御天监的。”

    韩长青的话让韩玄斌心中一紧,这御天监果然如此迅速,看起来好像已经推演出了那矿脉的出世,而且貌似已经推演出自己也在当中扮演什么角色了。

    “回爷爷,父亲,孩儿所做的事情是因为孩儿发现了一个天大的阴谋。”

    韩玄斌跪在地上,挺直着背,两眼坦然的看着二人。

    他现在不想再隐瞒覆世之文这个消息了,也许让二人知道会更好一些,至少能有有些防备不是。

    接着韩玄斌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韩长青与韩信,只不过当中有些删改就是。

    起初的原因让韩玄斌说成是穆歌让他前去的,而且自己也是从他那里知道覆世之文的消息。

    随后的解释里,自然也是隐瞒了有关系统的一切。

    最后,韩玄斌将自己已经加入了混元兄弟会的事也一并告知了他们。

    对于韩长青和韩信,韩玄斌是绝对的信任。

    等韩玄斌将这一切都全盘托出之后,韩长青和韩信并没有说话,二人对视一眼,脸上均是挂满了不可思议。

    “韩儿,你先起来吧。”韩长青让一直跪在地上的韩玄斌起身坐到自己的右手边。

    “其实关于覆世之文的消息,我与你父亲都听说过一二,只不过我们只是知道那些文人们有所行动,但是没想到居然是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韩长青的话让韩玄斌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个时候爷爷就有了消息。

    那么上辈子这覆世之文的行动者居然可以在爷爷有所知情的情况下,还能将他伪造成修炼走火入魔而死。

    真的是恐怖如斯!

    这时一旁的韩信猛拍桌子,怒喝道,“我就说那余相国有古怪,父亲您本来还有所不信。这下如韩儿所说,父亲您总该明白,我们大唐却是有这等大逆不道之人吗!如此歹毒心肠,人人得而诛之!”

    “信儿,别急,我还有些话要问问韩儿。”

    韩长青安抚了一下暴怒的韩信,继续看向韩玄斌,“韩儿,现在大体情况我都了解,只是我想见一见你说的混元兄弟会的会长,这个叫做左行良的人,不知韩儿你能否联系到他。”

    虽然韩玄斌奇怪为什么爷爷要联系左行良,不过出于对爷爷的信任,韩玄斌还是点点头:“之前在离开的时候,左行良告诉我可以用传音灵诀联系到他。”

    韩玄斌说着,将怀中的传音灵诀掏了出来,开始传音左行良。

    不一会儿,左行良的声音从传音灵诀当中传了出来,“玄斌?有什么事?”左行良语气里有着不解,因为他之前跟韩玄斌说过,如果不是遇上什么重大事情,不可随意直接联系他。

    还没等韩玄斌张口,韩长青右手一伸,韩玄斌手中的传音灵诀居然不受控制地飞向韩长青。

    看的韩玄斌一愣一愣的,这招数如果威力够大的话,岂不是一招手就能让对方首级没了,想着他都打了一个冷颤。

    “你好,我是韩玄斌的爷爷,韩长青。”

    韩长青说完后,对方明显愣了好一会儿,才回应:“不知今日韩老爷子找我何事。”

    “有些话传音说不明白,不知近日内可否来我府中一叙。”

    此话一出,左行良那边再次停顿了许久后,像是考虑了一番,不过最终还是应了下来。

    约好明晚,大唐皇城。

    到此,韩长青也不啰嗦,确定后,直接将传音灵诀挂断了,将其丢还给韩玄斌。

    二人从交谈也不过就几句话而已。

    “韩儿。”

    “是,爷爷。”

    “明日你就不用回来了,我和你父亲都在,会办妥的,这件事情,你先不用搀和,好好在学府安心读书。”

    “可是爷爷我”

    “行了,以你的修为还不能告诉你太多,只能告诉你,既然我们已经有一个潜在的敌人,那么就要做一个完全的准备。”

    一番话说得韩玄斌是一头雾水,都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

    一开始不是找我说话的吗?

    怎么一说起那个覆世之文和混元兄弟会,二人的心思就完全都不在他身上了。

    我可是开挂的啊,什么话不能和我说,说不定到时咱就能帮上最关键的忙呢。

    韩玄斌还在发愣的功夫,韩长青却像是已经将这件事情消化了。

    和韩信对视一眼后,再次看向韩玄斌,“好了,这些事情我们都可以理解,现在你说说,你究竟去文华学府上了几天的课。”

    “啊!”韩玄斌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好,连忙起身,“咳咳咳咳咳咳怎么感觉身体好难受啊!”

    “啊!我想起来了,唉太忙了把这事都忘记了。”

    “爷爷,父亲,孩儿现在身体有伤,需要回去修养吧,呵呵呵!!!那孩儿就先行告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