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要不要这样虐狗啊!-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96章 要不要这样虐狗啊!

    第九十六章

    韩玄斌的话还没说完,便是被韩信打断了,“韩儿,这件事情你老实交代,昨日你们老师托人来话,自开学以来,你就一直请假,上课的日子加起来也不过三两天。”

    说着韩信起身,站到韩玄斌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韩玄斌,“就算这一次是因为这件事,那么,上一次你又是为什么请假呢!”

    糟糕,这要是再被问的话,系统的事情很可能就要暴露出来了!

    “啊!父亲,孩儿肚子好疼啊!”韩玄斌突然一手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一副巨疼的表情,“孩儿想先去一趟茅房,过一会再说!”

    韩玄斌一边说,一边从韩信的身旁绕过,捂着肚子就跑了出去。

    看着韩玄斌的背影,韩长青哈哈一笑:“看来韩儿长大了,只不过这个借口太蹩脚了。”

    “父亲,我觉得这和韩儿在这个年纪就到达九重御气境有关系。”

    韩信扭头看着韩玄斌向外奔去的背影,摇摇头,说着:“上次回来的时候只不过是四五重天而已,今日一回来居然直奔九重御气境,速度比我当年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算了算了,小孩子有些自己的秘密是应该的。”

    韩长青倒是很看得开。

    “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明天该怎么接待韩儿的这个会长了。”

    韩长青的语气很平淡,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会面而已。

    “是啊,一名武侯境的强者,能耐肯定不小,到时候说不定能说服他参与父亲您的计划。”

    “你是说?”

    “不错,如果多一名武侯境出手帮忙,说不定可以提前启动计划,毕竟您早就准备了。”

    “先看看这混元兄弟会的会长吧。”

    韩长青说着神色有些复杂,但当中更多的是一种期待之色。

    韩府外。

    韩玄斌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连雷刚都没有叫,就这样披着月色一路向着文华学府跑去。

    妈的!这叫什么事啊!老师居然到我父亲那里去告状了!

    王文柔这个女人真是好烦人啊!老子都九重御气境了,不上课怎么了!至于这样告状吗!

    这要是被父亲逼着问的话,自己一不小心说出系统的事情岂不是要被抹杀了。

    还有最关键的,他没有要到钱!

    那三千上品灵晶没有拿到手!

    这可怎么办啊!

    “诸事不顺,是不是等下次见到穆歌的时候,该让他帮我好好的看一看运势?”

    韩玄斌一脸晦气的赶着路,想着自己这次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被二老狠狠审问了一番,不由得有些身心疲惫了。

    “这三千上品灵晶可要我怎么去搞啊!”

    韩玄斌一路上都在想着如果不能从家里拿的话,那么该从什么地方要来这钱。

    可是直到子时,韩玄斌都已经赶到学校了仍是没能想出一个好的主意。

    “真是作孽啊!!!”

    “我堂堂大唐王朝护国公之孙,骠骑大将军之子,居然为钱所困!”

    “作孽啊!!!”

    韩玄斌一路哀嚎着回到了110寝室,有气无力的敲了敲自己的房门。

    “谁啊?”屋内传来了诗曼柔柔的声音,听到这个,韩玄斌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无名之火在燃烧。

    他虽然才十来岁,但是经过这段时间修炼,已经完全不输于那些十五六岁的人了。

    “是我,韩玄斌。”

    “公子?奴家这就来。”诗曼听得是韩玄斌的声音后,连忙起身,打开房门。

    诗曼此时穿着一身睡装,那若隐若现的胸部和大腿,更是刺激了韩玄斌。

    此时她看着门外的韩玄斌有些奇怪,“公子不是回家了吗?怎么这么晚还到学府啊!”

    还没等她话说完,韩玄斌直接将其搂入怀中,狠狠的亲上了那柔嫩的双唇。

    别说,其实韩玄斌和诗曼差不多高,这个位置刚刚好让韩玄斌正面对着诗曼,不用低头不用垫脚的。

    而诗曼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眼前肆意亲吻她的韩玄斌。

    难道公子今晚要

    诗曼还在想着,这时韩玄斌的双手也开始了不老实起来。

    慢慢的攀上了诗曼那妖娆的身躯上,大肆揉捏起来。

    诗曼虽然自小是被春秋门特殊培养,但是,也才刚刚开始任务不久,一切都还很陌生。

    而现在韩玄斌这般,让她双腿一软,就要瘫坐下来。

    韩玄斌也是感受到了怀中佳人的身躯越发柔软,干脆将其抱起,用脚将门关上。

    一边轻吻着一边将其放到了床上,直到这时才唇分。

    “公子”诗曼不知是因为刚刚的亲吻,还是因为想到了后面要发生的事情,双颊愈发粉嫩,一脸潮红的看着韩玄斌。

    这让本来就在性头上的韩玄斌怎么受得了,三下五除二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

    更是引得诗曼一声惊呼,让她双目紧闭,不敢再去看韩玄斌,公子如此年岁,居然一点都不小

    都到了这一步,看着诗曼一副任君享用的模样,韩玄斌要是再忍得住,那还算人吗!

    什么系统,什么覆世之文,什么fù chóu!

    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好吧!

    韩玄斌记得诗曼对他说过她还是处子,这让他接下来的动作轻柔了很多。

    随着韩玄斌的用力,诗曼一声痛呼,还有韩玄斌发出的舒畅声音。

    这一夜注定不会平静。

    韩玄斌正在性头之上,声音怎么可能会小,诗曼虽然矜持,但是那床榻可不矜持啊。

    加上双方又都是武者,身体自然也是好的可以,这床自然是响彻了整个110寝室的小院。

    而这一响,那就是足足两个来时辰,中间倒也是间隔了一小段的时间,可没一会儿又生龙活虎的咯吱咯吱响了起来。

    这下可还真是苦了110寝室睡觉的那些人了。

    轩辕拓跋在房中原本打算修炼,本该是心中空无一物才对,可这靡靡之音,让他这么都静不下心来。

    那床榻的摇曳之声,只要不是傻子都听得出来在发生着什么。

    这一来弄得他无心修炼,只能一脸悲愤的用被子捂着头,“有没有搞错!韩老大这是要虐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