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驱鬼的物品-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十六章 驱鬼的物品

    手电筒的光芒将楼梯间照亮,李文宇小心的看着前面。

    他上衣肩膀的地方被什么东西撕烂,露出一个狰狞恐怖的伤口,伤口中渗出的血液将他半件衣服都染红。

    他身后跟着那个叫江少华的男子,冷峻的脸上也满是震惊和恐惧之色。

    刚才他们遇到了恶鬼的袭击,李文宇肩膀受了伤,不过李文宇最后还是将那个恶鬼驱走了。这当然不是凭借他自身的本事,而是靠着他手里的一件物品。

    李文宇左手手心紧紧的攥着一样东西,那是他敢来这里的最大依仗。

    可此刻,他心里还是产生了惧意,他太低估恶鬼的实力了,现在他才真的明白,就算他有那件东西,也同样会面临危险。

    在来这里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了,但那个时候他心里还满是自信。可当真正的危险降临时,他才知道,自己实在太自大了。

    现在他甚至想要立刻跑下去,可他的自尊并不允许他这样做,他一直都想超越那个人,逃跑不就等于认输了吗?

    他绝不会认输。现在他们已经到了八楼,距离顶楼也不远了,回去也不一定安全,反倒是继续往上走,还能发现些什么。

    “我们现在怎么办?还继续上去吗?”跟在李文宇身后的江少华询问。

    “继续吧,上面肯定有什么东西,否则无缘无故的怎么会亮着灯?线索通常都是在危险的地方。”

    “好,那我们就上去,”江少华没有反对,无论他赞同还是不赞同,他只能跟着李文宇。

    他身上没有驱鬼的东西,一个人走无异于送死。他比李文宇更不想死,他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他绝不想丢下自己美满的家庭。

    两个人刚走了几步,江少华突然发现,一直跟着他们的赵雅不见了,刚才恶鬼现身,他和李文宇两个人都没有注意赵雅什么时候消失了。

    “会不会被那个恶鬼……”江少华没有说下去,但是谁都明白他的意思。

    “有可能,只怕是凶多吉少了,”李文宇心里更多了一丝寒意。那恶鬼能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赵雅带走,那要杀他们,只怕也简单的很。

    “我们继续往上走吧,”李文宇丝毫没有提去找赵雅的事情,这种情况下一个人突然消失,基本上就等于是死了。

    他绝不会在死人身上浪费时间,他自己现在也不敢说一定就能活下去,他肩膀上的伤就是证据。

    两人正要继续往上,突然听到楼上传来赵雅的声音,“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慢?怎么走到了我后面?”

    李文宇和江少华都惊讶的看着上面的赵雅,楼梯并不是很宽,刚才赵雅是走在最后面的,什么时候超过了他们走到了最前面?如果是这样,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这个女人有问题!江少华和李文宇都是这样想的。眼前的女人或许已经不是人了,两个人都是后退一步。

    李文宇左手伸开,一块古朴的龙形玉佩出现在他的手心,这就收他最大的依仗,一块能够驱鬼的玉佩。曾经,这块玉佩的主人是他的哥哥。

    他的哥哥叫李文浩,无论才华还是长相,都比他好了太多太多,他不明白,明明是同一个父母所生,为何却有那么大的差距。

    他的哥哥就像一片乌云挡在他的天空中,小的时候就抢走了父母更多的爱,而他从小就倍受冷落。

    他曾听到父母间的对话,如果他们只有李文浩一个儿子该多好。

    为了得到父母的关心,从小他就比哥哥更加努力,可上天似乎将一切东西都给了他的哥哥,对他却如此残忍。

    他永远都比不上他的哥哥,哪怕付出数倍的努力,都是如此,在父母眼里,他永远是多余的一个。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们亲生的,可是事实证明,他的确是他们亲生的。

    正是如此,他从小就很自卑,直到一年前,他的哥哥李文浩神秘的失踪了。那个一直是他心里巨大阴影的人,失踪了,可是他的世界并没有因此而多一份光明。

    他的父母整日沉浸在悲伤之中,他本以为,没有了哥哥,他们会稍微关心一下自己。可是看到父母的眼神,他知道,他们再想,为何失踪的不是弟弟而是哥哥呢?

    他依旧是多余的那一个人,哪怕没有了他的哥哥。在一次整理他哥哥遗物的时候,他无意中发现了他哥哥存在电脑里的文档。

    他不知道那是他哥哥写的小说还是日记,不过看起来更像日记,但是内容却很像是小说。他想,也许他哥哥在失踪前就已经发疯了,所以才会写出这样的东西。

    里面的内容并不多,李文浩自称自己是死过一次而又复生了,可是却必须依照指示,去完成一些任务,里面写了他几次的经历,他能从文字中读出他哥哥的恐惧。

    他一度以为这是他哥哥的幻想,也没有当回事,直到两周前,他也死了!他莫名奇妙的出现在一个火车上,就像他哥哥所提到的那样,窗外是开满了彼岸花的原野。

    他遇到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说可以让他复活,他同意了,哪怕他知道复活以后自己要经历许多凶险诡异的事情,但他还是同意了。

    因为他要超过他的哥哥,超过那个一直遮挡着他天空的太阳的人,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赵雅缓缓从楼梯走下,李文宇此刻不再犹豫了,他手里的玉佩的驱鬼效果是越近越好。如果能够碰到鬼,足以将鬼杀死。

    这些信息都是从他的哥哥的日记里得到的。此刻,赵雅距离他已经足够近了!

    他是复生者,身体已经被重新塑造过,所以他体内的血与普通人的血液不同,可以催动这个玉佩内部所蕴含的力量,普通人却做不到。

    此刻,他的肩膀还在流血,迅速将手上的玉佩沾上血,玉佩中的力量顿时被激发出来。虽然只能维持一会儿,但足以将周围的鬼怪驱散。

    玉佩上的血迹融入玉佩中,可是赵雅依旧站在他的前面,“你干什么啊?当我是鬼啊!”

    李文宇看了一眼手上的玉佩,顿时觉得无比心疼,赵雅没有消失,那说明赵雅并不是鬼。

    这玉佩一但使用,只会发生两件事情,要么将鬼的灵体驱散,让鬼怪暂时无法作恶,要么玉碎,鬼却还在。

    现在的情况说明,他周围并没有鬼,此刻觉得很是心疼,他这玉佩使用的次数却也是有限制的,每一次使用,都会对这玉佩造成一定的损伤,驱鬼的作用也会逐渐变弱。

    他这玉佩本来就是从他哥哥的遗物中找到的,那时候他就发现了玉里面有一道裂痕。

    这是他第四次使用,现在这道裂痕逐更加清晰明显,能使用的次数不会太多了,而且效果也会更弱。

    “是我多心了,”就算确定赵雅不是鬼,李文宇也没有太过放松,肩膀上的伤还在提醒他,有一个恶鬼随时都会来攻击他。

    “你是怎么上楼上的?”

    赵雅又往前走了两步,靠近李文宇,原本白皙的脸庞忽的变得狰狞起来,血红的双唇轻动,嘴巴不可思议的张着,两边嘴角不断裂开,嘴巴张开的幅度已经能吞下一个人。

    李文宇心惊无比,可身后已经是墙壁了,想要后退已然不可以。他此刻已经确信,赵雅的确是鬼,他怎么也想不通,刚才为何无法将赵雅驱散。

    他左手依旧握着那枚玉佩,正要沾肩膀处的血,可突然感到身后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左手,巨大的力量让他的左手完全无法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