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死人指路-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十八章 死人指路

    四周只有一片黑暗,让杨帆一度以为自己是到了地狱,可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他确信自己没有死。

    他身边全是泥土,将他半个身子都埋住了,鼻子里传入一股腐肉的恶臭,那种恶臭几乎让他睁不开眼睛,胃里更是一阵翻滚,几乎要吐出来。

    他想那会不会是尸体发出的恶臭,而且还是很多的尸体。

    正常人自然不会随便就往尸体上联想,但是他今天的经历让他只能往这方面想。

    杨帆从地上坐起,迫切的想要看清周围,但是他shǒu jī已经没有电了,刚才都是田思思用shǒu jī在照明,“田思思?你在吗?”

    接着他听到一声回答,是田思思的声音,距离他很近,“杨帆?我在这儿,你怎么样?”

    田思思的声音像是捂着口鼻说的,这里充满了恶臭,有这样的行为十分正常。现在他确定那是田思思,除非那个鬼强大到连这样的细节也能注意到。

    “我没事,你把shǒu jī打开!我shǒu jī没电了。”

    “找不到了,”田思思的声音有些急切,“我刚才拿在手里的,应该掉到了地上。”

    “你在周围找找,”杨帆一边说,一边往田思思所在的方向走过去。

    黑暗之中抓到了一只冰凉的手,上面有着让人恶心的不知名的粘液,他的手立刻缩了回来,那只手绝对不是田思思的,可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剩下的或许应该就是尸体了!

    “你找到没有?”杨帆问了一句,就算没有感觉到危险,可是这黑暗依旧让他不寒而栗。

    周围或许还有许多的尸体,虽然他的内心在这短短几个小时强大了许多,但他还做不到在这样的环境依旧保持镇定。

    “还没有,”田思思也有些急了,杨帆在裤兜里掏了掏,摸到一个打火机,顿时感到庆幸。

    他平常并不怎么抽烟的,所以一般不带打火机,可这次却带上了,只能说他今天运气实在太好了。

    打火机是zippo的煤油打火机,他前两天刚加的煤油,可夏天煤油挥发的很快,不知道能撑多久,但有总好过无。

    打火机颤抖的火苗将四周照亮,看到四周的情形,杨帆顿时愣住了!田思思发出一声惊叫。

    他们头顶是一个大坑洞,刚才就是上面塌陷,他们从上面掉了下来。而他们四周,是数不清的尸体,高度腐烂的尸体散发出恶臭,看到这一切,杨帆忍不住吐了出来,田思思也是不住的干呕着。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田思思惊恐的从地上站起来,走到杨帆面前。

    杨帆仔细看了下四周,空间很大,太过黑暗,而手上的打火机又照不了那么远,他也只能看出个大概。

    “应该是地下停车场之类的地方,只是还没建好。”

    “这些人是不是那女鬼害死的?”田思思抓住杨帆的手,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这种情形她从未经历过,哪怕是在电视上看到都会觉得恐怖,如今身临其境,她的恐惧可见一斑了。

    “可能是吧。”

    杨帆看了一眼上方,想要从这里上去恐怕是不可能了,这里应该是一个地下停车场之类的,应该有通到地面的通道。

    “把你shǒu jī找到,然后我们就走,这打火机能用多久也不知道呢,一片黑,我们也没法去找出路,”

    两个人走到田思思刚才的地方,地上全是刚才塌陷的泥土。

    刚才那种情况田思思也不可能把shǒu jī的手电筒功能关上,他们看不到一点shǒu jī的光,只能说明shǒu jī被埋在土里了。

    杨帆蹲在地上,不断的将周围的土拨开,田思思也跟他一样,此刻完全不怕脏。

    实际上她身上已经很脏了,刚才半个身子都埋在土里,一向喜欢干净的她觉得很难受,好想早些离开这里,出去好好洗个澡,可是她还有出去的可能吗?

    田思思不由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杨帆,杨帆的脸上也有一丝的迷茫和恐惧,但是她知道,杨帆内心还是很坚定的。

    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她对杨帆就产生了一种依赖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她现在只能依靠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在拨开一堆泥土之后,田思思连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她看到在泥土的缝隙中露出的一点点光,虽然有打火机的光,但这里很暗,还是能清晰看到的。

    “找到了!”

    田思思正要伸手去捡,忽的,她脸色一变,惊喜却只剩下惊了,一只腐烂的手从泥土中伸出,抓住了她的手腕,这突然的一切让她魂飞魄散!

    “啊——”

    听到田思思的叫声,杨帆立刻看过去,没有犹豫,一脚踩在了那尸体的手臂上。

    那尸体仿佛腐烂了许久,杨帆这一脚将它的手臂踩的断裂。

    田思思迅速收回了手,随后又壮着胆子将shǒu jī捡了回来,这是他唯一的能够照明的东西了。

    shǒu jī将前方照亮,两人心里都是一阵惊恐,那些尸体竟然都缓缓的开始蠕动,似是要从地上站起来!

    往四周看了一下,他们周围大概有四五十具尸体,从泥土中钻出。

    尸体早已腐烂不堪,只有骨骼处还剩下一些沾满泥土的腐肉,内脏和肠子在他们站起来的时候哗啦啦的流到地上,还有些耷拉在身上,却随时都会掉下来。

    这场面极度的恶心,可是他们两人却没有这种感觉,因为恐惧已经将他们所有的情绪都驱散了。片刻间这些尸体已经将他们包围住。

    杨帆的精神陷入高度紧张的状态,抓着田思思的手,他在找机会,找机会逃走,此刻除了逃走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腐臭的气息越来越浓烈,他觉得自己的肺仿佛都被这腐臭同化,眼睛也被这腐臭弄得十分难受,不断有液体流出。

    可他不敢闭上眼睛,或许他闭上眼睛之后就再也睁不开了!

    “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啊!”田思思抓着杨帆的手,靠着他,完全不顾忌杨帆上身没有穿衣服。

    此刻她脸上满是惊慌失措的表情,眼睛一眨一眨的,不断有眼泪流出。杨帆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哭了,还是因为眼睛受不了这腐臭才流出的眼泪。

    可忽然,那些尸体在距离他们很近的时候停了下来,缓缓伸出手臂,都指着同一个方向。

    两人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难道这些尸体是为了给他们指路?

    “怎么回事?”田思思小心的看了杨帆一眼,她已经无法思考了,只希望杨帆能为这一切做出解答,现在她能够相信的也只有杨帆了。

    “他们好像在给我们指路!我们朝他们指的方向走吧!他们应该不会害我们!”

    这句话杨帆自己也不确定,是为了安慰他自己还有田思思才说的。

    可此刻他们似乎只有这一个选择了,不按照这些尸体指的方向去,只怕他们要被这些尸体撕烂。

    不管前方是生是死,他都要过去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