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梦?-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二章 梦?

    杨帆现在是在自己租的房子里,他正躺在床上,身上没有一件衣服,拉了一下床上的毯子,将身子盖住。虽然是夏天,但他没有裸睡的习惯,也不知道怎的,会变成这样。

    看着窗外的太阳,应该已经是中午了,努力回想刚才的事情,脑袋传来一阵阵疼痛。用手轻轻按着脑袋,只觉得茫然。

    “应该是做梦,怎么可能那么离奇,我死了还能复生?”杨帆想着,从床上起来,想要穿上衣服,发现自己经常穿的那一套衣服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靠,到底怎么回事?”杨帆总觉得记忆中出现了断档,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后只得随便找了件衣服穿上,在卫生间洗漱了一番。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不知道为何,总觉得今天的自己比以前白了很多,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虽然他皮肤原本就比较白,可经过半个夏天,也晒的黑了一些。不过也没有怎么在意,白是用来遮丑的,而他并不丑。

    洗手的时候,他发现手上,一道小时候被开水烫过留下的疤痕竟然不见了。这道疤痕在他身上十几年了,现在突然消失了,实在有些奇怪。

    他想起梦中那个男人的话,“我可以重塑你的肉身,让你重生!”

    “难道这一切都不是梦?都是真的?”杨帆心里如掀起一阵滔天海浪,久久不能平静,死而复生,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强迫自己把这件事忘掉,不再去想,这时,镜子上突然出现一行血红的字:明日零点,清水家园,不到,死!

    被这突然出现的字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地有些滑,差点倒在地上,再仔细看过去的时候,镜子上那行血红的字已经不见了。

    “应该是幻觉!”杨帆心里解释着,可是,那行血字却死死的印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那几个字充斥着杀伐之意,让人生出一种不敢违抗的感觉。

    杨帆平复一下心情,从卫生间走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是与人合租的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已经住了两三个月了,可是另外两个室友却不怎么熟,见了面有时候连招呼也不打。

    今天是周日,不用上班,往常他都是在住的地方玩游戏,今天也同样如此。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无法沉浸在游戏里面,平常技术也算不错的,今天却成了最坑的一个。

    正想把电脑关上的时候,一行血字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神赐汝重生,背神谕,死!

    杨帆身上惊出了一身汗,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明明是夏日,却觉得阴冷无比。

    “是我得了妄想症?这些全是幻觉?还是这一切就是真的!我死了一次,然后又复活了!然后我必须要按照那个将我复活的人的意志做事!”

    想来想去,他最终还是觉得自己的了妄想症的可能更大,毕竟死而复生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他看到的这一切应该都是幻觉!可是这幻觉也太真实了。

    这让他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diàn yǐng《美丽的心灵》,里面的主人公就是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生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之中。而这diàn yǐng却是改编自真实的事情。

    diàn yǐng的主人公原型是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约翰纳什,虽然diàn yǐng中他最后分清了虚幻和现实,可是那些幻觉却还依旧徘徊在他身边,而他一生都在被那种幻觉所折磨。

    杨帆连忙制止自己想下去,要是再想下去,他就算没病,也要想的精神分裂不可。

    那血字是要让他去清水家园,他在shǒu jī上的地图上查了一下,发现还真的有这个地方,距离他现在住的地方并不远。又在网上搜了一下,有很多信息,不过只有一个是他要找的。

    清水家园这个小区的位置是他所在的龙州市正开发的新区,地价还是很贵的。不知道为什么,盖到一半的时候,开发商跑了,所以现在就一直在那放着了。

    网上传言说,开发商并不是因为资金原因跑了,而是那里闹鬼,所以开发商不敢再盖了。还有的说负责开发那个楼盘的千华房地产公司高层集体失踪了,警方一直没有找到线索。

    据附近的居民说,曾经有人进到那个小区里面,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都觉得那里很邪。

    原本杨帆还想,要真不行,就去一趟,可现在,就算打死他他都不会去。

    只是因为看到一些幻觉,大半夜的跑到一个传闻闹鬼,没有一个人住的小区,他没有病到这个程度。

    “算了,继续玩游戏吧!”

    杨帆把电脑打开,继续玩这款叫英雄联盟的游戏。当年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和一个宿舍的在网吧通宵开黑。

    可是毕业以后,当年的同学大部分都忙着工作,已经很少有人再玩儿游戏了,再也凑不够五人。而那些朋友,也很少联系了,现在想想,已经有些生疏。

    正想着,qq上一个头像闪动着,头像是火影忍者里面的宇智波佐助。一看到这个头像,他就猜到了是谁。果然,打开消息以后,正是他大学的同学,一个宿舍的,叫刘伟。

    一个很普通而且很常见的名字,因为刘伟和他在一个城市工作,所以毕业以后联系的还比较多。

    “还活着吗?”这是刘伟给他发的消息。

    杨帆回了一个鄙视的表情,和一行文字:“你死十次我都不会死!”

    对方很奇怪的回了一句:“没死就好。”之后刘伟给他发了一个shì pín,杨帆点开。

    shì pín是用shǒu jī拍的,不是很清晰,还不时的抖动着。画面显示的是晚上,一个男生正走在马路上,突然一辆卡车冲了过来,那男生躲避不及,被卡车撞倒。卡车从他身上碾了过去,一阵血雾喷溅出来,头都被碾的碎掉。

    场面很是血腥,拍shì pín的那个人明显也是吓了一跳,画面颤抖,之后一晃,画面变黑,还听到“啪”的一声,可以推测出是shǒu jī掉到了地上。

    shì pín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他还是能够看到那男的绝对已经死了。杨帆浑身都感到不舒服,好像被车碾压的那个人是他自己一样,不过说起来,那个人的确跟他很像。而他昨天,似乎也做了类似的梦。

    “没事发这个干嘛?”

    刘伟立刻回复了一串文字,“这是昨天晚上发生的车祸,有人拍到了,传到网上了,地点好像离你住的地方很近啊。”

    “我还以为里面的人就是你呢,跟你很像啊,吓了我一跳。”

    杨帆愣住了,没有回复,心里迅速地思考着,“不会真的是我吧?而我死了之后又重生了?这是新的身体,所以我觉得有些陌生,而且手上的疤痕也消失不见了。”

    将所有的事情整理了一遍,如果他没有得精神病的话,那他真的是死而复生了,昨天晚上的事情都是真的。

    立刻又在网上搜了一下,的确有刘伟所说的新闻。今天凌晨,距离他这个小区不远的地方,一个卡车司机因疲劳驾驶,闯了红灯,将一正过马路的男子碾死。目前司机已经被拘留,但是死者身上没有能表明身份的东西,还未确定身份。

    杨帆又仔细看了一下shì pín,shì pín虽然不清晰,但是里面的场景他还是能确定,的确距离他住的地方不远。

    昨天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他觉得有些口渴,还有些饿,就想到楼下的商店买一些东西吃,但是他记得当时楼下最近的商店已经关门了,于是他就稍微走的远了一些,那里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之后的事情他就记不清楚了,十分混乱,而且完全不符合逻辑,他还以为那些都是梦,因为梦从来都不讲道理的。可现在看来,那些的确是真的,现实也一样不讲道理。

    shì pín里的那个男子与他太像了!身上的衣服,是他昨天穿的那件。他记得昨天他下去买东西,身上就带了几十块钱,连shǒu jī都没有带,所以那具尸体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而且他还活着,所以,永远也不可能查出那具尸体到底是谁。

    “怎么可能?”杨帆依旧不敢接受这一切,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任谁也难以置信,他要是说出去,一百个人中,九十九个都会说他是神经病的,剩下的一个可能和他一样也是神经病。

    这时,电脑屏幕上又显示出一行血红的字,“汝,命由我,不由己,不尊神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