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忘恩负义-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二十二章 忘恩负义

    杨帆和田思思看到了一个楼梯,那是从地下室通到上面的楼梯。两个人刚走上去,听见上方有人的声音,杨帆立刻冲了上去,shǒu jī的光亮照到了那个人。

    这个人虽然只是见过一面,也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杨帆还是认了出来,是江少华。此刻一看到他的样子,杨帆就明白了,他被那个鬼袭击了。

    田思思惊恐的声音证实了他的猜测,“那个女鬼!在他后面!”

    “救救我——”江少华看见来人,大喊了一声,他怕杨帆不敢过来,又说道,“地下的玉佩!能驱鬼,你捡起来!”

    借着shǒu jī的光芒,他的确看到地上有一块玉佩。此刻也没有犹豫,只怕自己稍微迟疑一些,江少华就没有命了。

    虽然不熟,但是看见一个无辜的人被鬼杀死,而他本能帮上忙却什么也不做,心里也会有些过意不去。

    直接跑到江少华面前,将那块玉佩捡起来,又听江少华寒道。“沾上我肩膀上的血!”

    杨帆不明所以,还是按照他所说的做了,这一切说来很慢,但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因为只要再慢上一些,江少华就已经没有命了。

    玉佩的力量瞬间被激发,杨帆见江少华的表情松懈下来,这时候听见田思思喊了一声,“没事了,那个鬼消失了。”

    杨帆这才确定自己手上的玉佩竟然真的有驱鬼的作用,正要仔细看看,江少华一把抢过来。

    杨帆心里很不爽,他也只是好奇而已,绝对没有占为己有的意思,可是江少华却如此的防备,好歹刚才也算救他一命了。

    “谢谢你了,”江少华似乎也为刚才的事情觉得不好意思,不过就算再不好意思也要这样做,这枚玉佩是他唯一能保命的东西。

    面子和命该如何选,所有人心里都有dá àn。

    杨帆也不再想刚才的事情了,他还不至于如此小心眼,何况现在情况也的确特殊,“那个叫李文宇的呢?你们不是一起上去的吗?你们遇到了什么?”

    “他死了!不过我有重大的发现,或许能够结束这一切,我们快去地下停车场!”江少华说了一句,就往刚才杨帆来的的地方跑。

    “去那儿干什么?我就是从哪儿过来的!”杨帆问了一句,可没有等到江少华的回答,却听到了田思思惊恐的声音。

    “你背后!那个女鬼又出来了!”

    杨帆心中一惊,没想到刚被驱走的女鬼这么快就又来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迅速往前跑了一步,转过身,此刻他没有跑,他想试验一下自己刚找到的那把骨剑是否能杀死那个女鬼。

    现在是一个好机会,就算他失败了,那把骨剑没有用处,但是江少华手里有能驱鬼的玉佩,他也不一定会死。

    毕竟他的任务是要诛杀恶鬼,如果这种情况他都不敢尝试,那他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完成任务了。

    杨帆迅速掏出那把骨剑,他也不知道怎么使用,觉得应该是往女鬼的身上刺一剑。田思思刚才说那女鬼就在他身后,具体位置他也来不及问了,一剑往前面刺过去,却突然感到手腕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他感到身体一凉,知道自己失败了,立刻朝江少华喊道,“你的玉佩,快!”

    “救他还是不救?”江少华看了一眼手上的玉佩,裂痕已经布满了整块玉佩,他深信,只要再使用一次,这块玉佩立马就会碎掉。而且他还发现了更为可怕的事情,这块玉佩的力量已经开始变得很弱了。

    “这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再用!”江少华立刻做出判断,虽然杨帆刚才救了他,可是任何威胁到他性命的事情他都不会做。他要是救了杨帆,那下一次如果女鬼袭击他,他又该如何?

    “小心!她要抓你的肩膀!”田思思急切的声音出现在杨帆耳中。

    接下来他就感到自己的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顺着他的身体,滴到地上,接着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拉过去,身体撞到墙上。

    江少华知道,他不出手杨帆是死定了,但是他绝对不会出手,立刻冲到一旁的田思思身边,抓着她的胳膊就把她往楼下拉。

    “你干什么!”田思思惊叫着。

    “他死定了,你还想跟着陪葬!”江少华说道。

    他并不是想救田思思,任何人死去都和他无关,他只想活下去。

    但是田思思能看到鬼,这对他而言也是很有用,所以他希望田思思能跟他一起离开。

    “你放手啊!他刚才救了你,你还不去帮忙?”田思思怒道,想要从他手上挣开,可是江少华抓着她的手腕却不放。

    “不想死就跟我走!”江少华拉着她,往地下室跑过去。田思思的力气跟他差的远,哪怕江少华受了伤,她也比不上,只得被他拉着很不情愿的往前走。

    杨帆心里大骂江少华忘恩负义,竟然就这样丢下他走了!

    他至少也帮过江少华,如果江少华没有能驱鬼的玉佩,他还能理解,可现在,他想杀了江少华的心都有了。

    此刻,他觉得坚硬的墙壁正变得无比柔软,仿佛化作一个黑洞,要将他吸进去。

    他手上的骨剑脱落,掉到了地上,肩膀上依旧有血在不断流出。他知道,只要再过一会儿,他就会被这个女鬼拉进墙壁之中,那时候,他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他还记得那个幽灵一般的男人说过的话,“你要是死了,你的灵魂就归我所有了,而我会让它永世受尽折磨!”

    现在这个结局是杨帆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以为自己考虑的够多了,应该是万无一失的。可是事实证明他错了,他考虑的还不够全面,人心,人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会变的。

    “可是这骨剑为何一点作用都没有!”杨帆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按说这骨剑就算不能把这个恶鬼杀死,至少也会有一点作用啊!

    毕竟那是一个道士用自己的肋骨做成的骨剑,如果一点用都没有,那道士干嘛要这样做。取出自己的肋骨,就为了做一件没有任何用处的东西?这怎么也说不通。

    杨帆心里实在不甘,他这一生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过,他不愿意就这样死去。他想活着,孝顺他的母亲,娶一个漂亮的老婆,做出一番事业……

    可是他没有这机会了。纵然他不甘心,可是面对比他强大太多而且完全无法对抗的力量,他又能如何。有些事情,不管你如何拼命,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可忽然间,那女鬼抓着他的手松开了,他听到墙壁中传来那女鬼凄厉的惨叫声。杨帆顿时愣住了,他身体一软,坐到了地上。

    瞬间脱离了危险,但他却想不通是为何,那女鬼为何突然放过他?

    因为田思思已经走了,没人用shǒu jī为他照明,所以他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微弱的火苗顿时窜出,将周围照亮。

    他看见,地上有一摊血,是他刚才滴到地上的血,那把骨剑正躺在他的血液当中。

    虽然刚才觉得这把骨剑没有派上用场,但是还是把这骨剑收了起来,毕竟是他辛苦得来,总觉得应该不会是一件没有用处的东西,或许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用。

    杨帆立刻站起来,往地下室跑去,刚才江少华把田思思带走了。他觉得江少华这种人,应该不会管别人的死活,之所以把田思思拉走,只是因为田思思可以看到鬼,对他有用。而且关键时刻,他完全可以用田思思来替他抵挡危险。

    因为也不知道打火机还能烧多久,他把打火机盖上,关键时刻如果没有光,将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所以只能在关键时刻使用。

    “田思思!”杨帆到了地下室,大声喊道,现在是半夜,十分安静,所以他的声音能传出很远,随后,他听到了田思思的回应。

    “杨帆,是你吗?你还活着?”

    杨帆顺着声音的方向走了两步,又把打火机打着,记住了眼前的路,将打火机熄灭,凭着记忆往田思思声音发出的地方跑过去。

    田思思在江少华的手上他不放心,而且,也只有田思思才能看到鬼,没有田思思,想要灭掉这里的恶鬼就更难了。

    所以,他必须要把田思思找回来,无论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还是为了田思思的性命,他都必须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