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二十三章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田思思!”杨帆又叫了一声,想要确认田思思依旧还在那个位置。

    田思思发出一声尖叫,声音距离刚才的位置并不远,杨帆立刻点亮打火机记了一下路线,将打火机熄灭,继续往前跑。

    此刻江少华抓住田思思的手腕,拼命的拽着她,他没想到杨帆竟然逃出来了。

    如果知道这样的结果,那他绝对不会这样做,他只会做对自己最为有利的选择,显然,刚才的选择并不对。

    但是此刻他绝不能见杨帆,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已经将杨帆得罪了,所以他只能继续走下去,不能回头。

    他不能放过田思思,能够看到鬼,这种能力绝对是有价值的,留下田思思对他是有利的。

    “跟我走!不然我杀了你!”江少华威胁倒,眼神中充满了杀意,田思思顿时不敢再挣扎,她绝对不是江少华的对手。

    “老实一点,别出声!否则在他来之前,我绝对杀了你!”

    江少华一把将田思思的shǒu jī夺过来,将shǒu jī的手电筒关闭,四周顿时陷入黑暗,抓住田思思的手腕,往一边走。

    他很庆幸刚才的威胁起了作用,其实他不会杀田思思的,就算田思思真的拼命要回杨帆那里他也不会shā rén。

    他一贯做事的原则就是是否对自己有利,损人利己的事情他可以做,但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是绝不会做的。

    如果说他现在就会死,而他有机会让身边的一个人跟他一起死,那他也不会这样做,拉一个垫背的并没有意义,除非那个人是他的仇人。

    他并不是天生的坏人,只是为了生存而变得冷酷了一点罢了。

    无论以前还是现在,他这一点都不会改变,对于不相干的人他很无情,但对于他的家人,他又可以付出一切。

    江少华正走着,田思思突然惊道,“你左边!那个女鬼,又出来了!”

    田思思的语气极为惊恐,江少华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田思思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她……她已经……已经到你背后了!”

    江少华心中大骇,现在他有两个选择,要么最后一次使用那个玉佩,要么将田思思推过去,挡在他和那个鬼的中间。

    他迅速的做出了取舍,就算用田思思挡得了一时,之后那个女鬼再来他又该如何?田思思还有用,所以现在他必须要用那最后一次了。

    他肩膀上还在流血,将玉佩放在肩膀上的伤口处,这是他能使用的最后一次了!“砰”的一声,那玉佩在沾上血的瞬间破碎。

    江少华顿时觉得心底冰凉无比,那个鬼走了吗?还是说这次驱鬼没有成功?

    正在他震惊的时候,田思思突然挣开他的手,往一旁的黑暗中跑去。

    江少华顿时明白了,刚才根本就没有鬼。其实田思思的小聪明并不难识破,但他心里太急,没有来得及多想。

    现在玉佩碎了,他最后一次使用那玉佩的机会竟然白白浪费掉了,早知如此,当时拿来救杨帆也好。

    江少华心里恼火,将shǒu jī的手电筒功能打开,看到了正在奔跑的田思思。

    因为四周太暗了,所以她的速度并不快,江少华很快就追上她,正要伸手去抓她,一旁的黑暗中一个人影冲了出来,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

    感到肩膀上一阵疼痛,江少华收回了手,看见来人,正是杨帆。

    “你竟然还没死,真的出乎意料,”江少华讪讪的笑着。

    刚才杨帆毕竟救过他,他怎么说也欠杨帆一份人情,可是杨帆刚遇到危险,他立刻就逃了,就算脸皮再厚,也还是觉得无法面对杨帆。

    “你这么盼望我死?我死了对你有好处吗?”想到刚才的事情,杨帆觉得一肚子气,他刚才算是救过江少华的命,如果他不帮江少华,江少华刚才绝对是要死。

    刚才他遇到危险,不论是什么人,最少也应该试着救一下他吧。可是江少华明明有能力救他,却直接拉着田思思就跑。

    显然,他当时不是害怕,而且冷静的很。一个人在冷静的时候做出那样冷酷的决定,证明他的确就是一个冷酷的人。

    “我怎么可能盼望你死,”江少华苦笑道,“我刚才真的是觉得救不了你,没有办法才那样做的。”

    杨帆觉得,跟这样的人没什么好讲的,他最恨忘恩负义的人,尤其还是对他忘恩负义。不管怎样,他都不会跟这样的人为伍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给卖了。

    “好了,刚才的事我也不想再说了,你走你的,我们走我们的,就当从未遇见过。”

    “好,那我们就分道扬镳,互不干涉,”江少华没有多说什么,其实也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

    他知道杨帆能从那个恶鬼那里逃出去,必定是有所依仗的,跟杨帆一起或许会安全一些。

    但这一切是建立在没有刚才那些事情的情况下,发生了那些事情,就算那鬼杀了他,杨帆也绝对不会出手救他的。

    田思思突然喊道,“你右边,那个女鬼出来了!”

    杨帆知道她这句话是对江少华说的,但依旧警惕了起来,抓着田思思的手,随时准备逃走。

    江少华开始不信,以为田思思又在骗他,可随后意识到,田思思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接下来,他感受到了一阵阴寒的气息,一个冰寒的东西抓住了他的肩膀。

    “她抓住了你的肩膀!”田思思再一次喊道,杨帆拉着她,往外面跑。别说他救不了人,就算能救他也不会救。

    以德报怨?他没有那么傻,就连孔子也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圣人也认为应当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用善行来回报别人的善行,用适当的惩罚来回报别人的恶行。

    他觉得,对江少华最好的惩罚就是不帮他,让他自己解决这一切吧,一个人只顾自己,那别人又怎么可能会管他。

    江少华惨叫一声,他的肩膀已经被那女鬼刺穿,身体被那女鬼拉到了墙边,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死定了。

    想到他的家人,他是家里的支柱,他死了,那他的父母如何?他的妻子和孩子又会怎样?虽然这个世界上少了谁都不少,多了谁也都不多,但是对他的家庭而言,他绝对不能少。

    可是他又能如何?纵然不甘心,可面对他无法对抗的力量,他终究还是要死!

    杨帆听到了他的叫声,没有一点怜悯,可他脚下的步子却停了下来,田思思连忙道,“怎么不跑了?他要死了,那女鬼肯定来对付我们的!”

    杨帆想到了刚才脱险的情况,脑子里又浮现出江少华当时救江少华的情景,而他脱险的时候,那把骨剑,同样也是沾上了血!

    他忽然想到,那骨剑的使用方法,是血,血才是关键!染上血,才能发挥它的作用!

    当然,这只是他的推测,是还是不是,他无法确定,但是眼前不就是一个好机会吗?那恶鬼正抓着江少华,他完全可以试一下。

    要是不行,那他还有机会逃走,若是行,那就便宜了江少华了。

    但这个机会绝对不能错过,下一次如果他和田思思单独碰到恶鬼,那他就没有试验的机会了,很有可能最后他和田思思要死在这里!

    “我们回去!”杨帆连忙拉住田思思,往江少华所在的地方跑过去。

    “难道你要救他吗?我们现在自身都难保了!”

    田思思对江少华没有多少好感,刚才提醒他,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绝对不想冒险回去救他,但是杨帆要这样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告诉我那个鬼所在的位置,我要确定一件事情,或许关系到我们的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