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终结-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二十四章 终结

    “那个女鬼一小半身子露出墙外,双手抓着他的双肩,头在他正上方十厘米左右的地方!”

    田思思迅速将那女鬼的位置告诉了杨帆,杨帆松开她的手,冲了过去。

    “一会儿要是觉得情况不对,马上就跑,我能追上你的,”杨帆嘱咐了一句,跑到江少华的面前,用那骨剑将手掌刺破,手上流出血来,粘在了骨剑之上。

    江少华见杨帆又回来了,顿时觉得奇怪,他想不通杨帆为何又回来?但是他知道,杨帆绝对不是为了救他。

    杨帆当然不是为了救他,只是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他怎么能够轻易放过。

    如果他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他甚至可以杀了那个恶鬼,哪怕是错的,那他也能趁机逃走。

    杨帆手上的骨剑已经举了起来,往江少华头顶上方刺去,他相信田思思,成败就在此一举了,他手里的骨剑还未刺到时,就听到墙壁里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田思思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她要逃了!”

    杨帆心里一喜,既然如此,那就说明他的推测是正确的,手中的骨剑继续刺过去,碰到了墙壁。

    他并没有太过用力,因为他怕把那骨剑折断,想这是一件能驱鬼的东西,当然不能折断了。

    可让他意外的事情,那骨剑竟然直接穿过墙壁,如同刺穿豆腐一般简单,他手中的骨剑已经没入了一大半,接下来,他听到那个女鬼更为凄惨的叫声。

    墙壁以那骨剑为中心,迅速的向四周裂开,出现无数的裂痕,他不断地听到墙壁破裂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他有种感觉,可能这整栋楼都要坍塌,他正要将那骨剑取出,可是却发现那骨剑已经碎裂成粉末,顿时感到无比心疼,可是此刻却不是顾及这些的时候。

    “跑!”杨帆大声对田思思喊道,他感到上方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大地都在颤动着,他意识到,或许这栋楼真的会坍塌。

    杨帆跑过去,拉住田思思的手,拼命的往外跑,而江少华也紧跟在他们身后,虽然他身上受了很重的伤,但是在这生死危机的时刻,速度却一点也不慢。

    前方出现一丝光明,他们看到了一个通道,那是地下停车场的出口,三个人迅速的跑出去,此刻天已经亮了,感受到黎明的曙光,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你看那边!”田思思拉了一下杨帆,指着不远处,原本一栋十几层的楼已经坍塌为一片废墟,这时杨帆脑海中出现一个声音。

    “恶鬼已消灭,奖励600功德。”

    杨帆看向田思思,见她一脸兴奋之色,“恶鬼死了?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多谢了,杨兄弟,要不是你救我,我只怕已经没法站在这里了,再也不可能见到我家人了,”江少华是真心的感激,不管杨帆是出于什么原因,总算是救了他。

    但是感激归感激,如果以后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依旧还会做出相同的选择。他这个人,情感和理性还是分的十分清楚的。

    “你这个人的感激可不值钱,”杨帆却不领情,对于看不惯的人,他说话一般也都不大客气。何况还是置他的生死于不顾的人。

    “随便你怎么说吧,”江少华完全不在意,他此刻心情太好了,任何一个死里逃生的人,心情都会很不错的。

    三个人往外面走,此刻都无比狼狈,田思思穿着杨帆的上衣,但是白色的衣服却满是污垢,杨帆更是赤着上身,而且身上还有着血迹。

    江少华受的伤更重,衣服一半已经被血染红,他们走在大街上,一定很能吸引视线,说不定还会造成恐慌。

    他们很快就找到来到小区的大门,大门紧闭,虽然杨帆和江少华都受了伤,但他们还是忍痛翻了过去。反倒是田思思,翻过去的时候差点把杨帆的衣服挂在了围栏上尖的地方。

    杨帆很心疼自己的衣服,本来衣服就少,被她弄破的话恐怕就没得穿了,伸手去扶她,接她下来。

    “几点了,我shǒu jī没电了。”

    田思思掏出shǒu jī,看了一下时间,才是五点,这一带人本来就少,又是这个时间点,想要打车却不容易,田思思在打车ruǎn jiàn上看了一下,附近根本就没有车辆。

    “这怎么办?我们再走走,去别的地方等车吧,”田思思说。

    “你把我的衣服还给我我就去,”杨帆现在没有穿上衣,虽然对男的来说还算不了什么,可他脸皮没那么厚,这种情况下让他去一个人多的地方,他宁愿在这里多等一会儿。

    田思思后退一步,双手抱在胸前,“不给!”

    杨帆无奈的一笑,他只是说说而已,不至于到那个地步,“你怕什么啊,难道我还敢扒你衣服不成。”

    田思思这才又走了过去,这时,江少华看着两人,说,“不打扰你们两个了,我这就走了。”

    “好,那再见了,”杨帆心里却是再说,希望永远不见,如果他们还能见面,那可能意味着,他们还要经历这样的事情。

    江少华刚走了两步,见一辆黑色的跑车停到他们面前,杨帆并不懂车,许多很有名的牌子他都只是听说过而已,但绝对认不出来。

    江少华却认识,兰博基尼的四座的跑车,价格不匪。虽然他条件并不算差,但这辈子就算再努力也没有希望买这样的车子。

    车门打开,一个年轻男子从车上走下来,男子长相俊秀,个子也很高,穿着一件衬衣和黑色的裤子,身上有一种贵族般优雅的气质,却还有一种年轻人的轻狂。

    “你们好,”男子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和他们三个打着招呼,指了指他们身后,“你们都是从那里面出来的?”

    江少华点了点头,这时,那年轻男子又说,“我叫俞泓涛,恭喜你们完成了任务,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杨帆和江少华都明白他的意思,就是说他也是死过一次而又复活的人,而田思思却没听明白,问道,“什么一样的人?”

    “意思是说他跟我们一样,死过一次,之后又活了过来,”杨帆解释了一遍。

    俞泓涛笑笑,点头,“是,我们都很xìng yùn,都是复生者,我是来接你们的,跟我上车吧。”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在这儿,”杨帆奇怪的问,因为俞泓涛的话好像说明他提前就知道了这一切。

    俞泓涛又回到车里,“你们先上车吧,到了地方我再跟你们讲,你们只要知道,我们是一样的人,我不会害你们的。”

    接下来,杨帆脑子里出现一个声音,冰冷没有感情的声音,“跟他走!”

    “好吧,那我跟你走。”江少华好像也听到了,走过去,在他旁边的座位上坐下。

    杨帆和田思思对视一眼,决定还是上去,他们还不敢违背那个声音的意愿。

    现在杨帆知道了,他虽然活下去了,但是这一切远远没有结束。

    那个人将他们复活,不可能只是单纯的让他们消灭一个恶鬼就算了,一定还有其它的事情。

    俞泓涛发动车子,宽阔的马路上车很少,他开的速度也很快,杨帆在车里看了一下,越看越觉得这车真的不便宜,生怕把这车弄脏了,有些坐立不安。他可以面对恶鬼,可是坐在豪车上却觉得很不舒服,也许他就是没有富贵的命。

    “不用拘束,只是一辆车而已,”俞泓涛笑了笑说,“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很有可能会一起经历生死难关。”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一句也听不懂,就不能把话说的明白些吗?”田思思眉头微皱,叫道。

    “等你们到了地方就明白了,”俞泓涛说,“我们作为复生者,我们的命已经不属于我们自己了,不可能过着普通的生活,我带你们见一些人,跟我们一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