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故人-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二十八章 故人

    原小依将被称为千紫的女子的伤治好,那女子从地上站了起来,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身体基本上已经无恙了。

    只是原小依脸色有些难看,她为别人疗伤的本事,也需要她自身付出一些代价的。不过转眼间能将一个危在旦夕的人抢救过来,实在算是神乎其技了。

    原小依正要为那男子疗伤,男子连忙摇手,“我还好,不要紧,你休息一会儿吧。”

    原小依不理会他,伸出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一会儿将手掌拿开,说,“只能给你治到这里了,不过已经没大碍了,自己也能好。”

    田思思过去扶住原小依,到沙发上坐下,众人也都往中间的沙发那里走过去,沉默着坐在那里,气氛压抑。

    过了许久,萧铭说,“大家这段时间没有任务尽量少出去,外面很危险!如果要出去也不要一个人出去。”

    众人都点点头,萧铭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看向田思思和杨帆,对刚才回来的一男一女说,“他们两个人是今天刚来的新人。”

    杨帆看向那两人,“我叫杨帆。”

    “田思思,”田思思也介绍道。

    “我叫程千紫,”那女子微微一笑,说。

    “孙海昌,”那男人说,“以后很有可能会一起做任务,就都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了。”

    “另一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俞泓涛眉头微皱,担忧道。

    “应该是明天吧,”萧铭说,“希望他们不要有事。”

    “别说这些了,我们再担心又能怎么样?”程千紫说,“你们都饿了吧?我为大家做几个菜吧,庆祝我们活着回来了,也为两个新人接风。”

    “你伤刚好,还是好好休息吧,”俞泓涛说。

    “我已经没事了,小依的疗伤能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程千紫站起来,示意自己没事。

    田思思也站了起来,“那我帮你吧。”

    程千紫微笑着点头,拉着田思思走到厨房,原小依看了看萧铭,说,“那我回房间了啊,我电视剧还没看完呢。”

    “随你便,又有谁敢拦你,”萧铭无奈的笑道。

    原小依看了看俞泓涛,本想说些什么的,可看到俞泓涛的眼神,还是转身跑到了楼上。

    此时大厅就剩下三人,杨帆想到自己shǒu jī没有电了,问俞泓涛借了充电器,将shǒu jī充上电。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今天是周一啊,他没有去上班,而且shǒu jī也关机一天了,心里开始急了起来,不知道这一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好不容易才面试上那家公司,上班还不到两个月,现在还是试用期,要是因为今天旷工被开除了那就惨了。

    可是想到以后会发生的事情,他还能继续上班吗?估计就算公司要他,他也没有精力了。

    shǒu jī开了机,杨帆就看到了微信上的消息提醒,他点开微信,有一条是他妈发来的,是他妈diàn huà里给他介绍的相亲对象的diàn huà,还特意嘱咐他要好好追那个女孩。

    后面还有一个发怒的表情,显然是他妈见他不回信息发来的。

    杨帆苦笑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只好不解释,回复道,“母亲大人,孩儿收到了。”

    还有一条是他公司的领导给他发来的消息,问他怎么了,怎么没有来上班,diàn huà还打不通。

    杨帆心里想着怎么编一个理由糊弄过去,可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合适的,只好先暂时放下不管。

    另外一条是一个叫凌燕的女孩给他发的,凌燕是他大学的同学。两个人在大学的时候就很要好,经常一起出去玩儿,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一起吃饭。

    毕业以后,杨帆跟她联系的也是最多,可是两人却不在一个城市,相隔几千里的距离,虽然网上经常联系,但却也好久没有见面了。

    其实杨帆心里确实很喜欢她,但是上大学的几年里却一直没有敢跟她表白,他对感情上的事情完全是一塌糊涂。

    凌燕给他发了好几条信息,看起来很急的样子,杨帆正要给她回一个diàn huà,这时他diàn huà响了,是凌燕打过来的,立刻接了起来。

    diàn huà里凌燕的声音有些急切,“杨帆?你今天怎么了?给你打了好几个diàn huà都没有打通,你怎么了?”

    “我没事,出了一点小意外,我shǒu jī……shǒu jī没电了,”杨帆连忙解释。

    “没事就好,”凌燕语气放松下来,“因为以前我给你发消息你都是很快就回复我的,今天我给你发消息你都不理我。”

    凌燕接着说,“后来我给你打diàn huà也打不通,打一天了你都关机,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呢。”

    “我这里很好,没事,你最近怎么样?”杨帆心里微微有些暖意,没有想到凌燕竟然这么关心他。

    “我现在cí zhí了,还在找工作,我想到龙州市,你觉得怎么样?”

    龙州市就是杨帆现在所在的城市,凌燕突然要来,让他感到无比惊讶,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凌燕家境很不错,一毕业就在家里的安排下在一家大公司做人事方面的工作。他想不到凌燕竟然会cí zhí,还要来龙州市。

    “怎么不说话啊?你不欢迎我来啊!就算你不欢迎我也要来,我机票都买好了!你到时候要来接我!”

    杨帆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你买的什么时候的机票?”

    “大后天,周四的机票,所以你很快就能看见我了,开不开心?”凌燕半开玩笑的问着。

    “当然开心了,早就想见见凌大měi nǚ了,这么久不见想念的很。”杨帆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但说出的却是他心里的话。

    “什么时候也学会说好听的话了,”凌燕也笑道,“那就先这样吧,等见了面我们再聊。”

    两人挂了diàn huà,而此时,萧铭和俞泓涛正在一楼的会议室中。

    萧铭点上一根烟,深吸了一口,俞泓涛看了看他,说,“你们刚才是遇到那些人了?你怎么逃回来的?据我掌握的情报,那些人可都……”

    “我一个人是做不到,有人帮我,”萧铭吸了一口烟,说。

    “是她吗?”提到这个“她”,俞泓涛眼中露出一缕奇异的光芒,“总是对这个女人不放心,虽然她跟我们一样都是第十域的。”

    “今天要不是她出手,我还不一定能回来,”萧铭说,“她的实力实在出乎意料,但是应该不会害我们,否则刚才也不必出手帮我了。”

    萧铭神色中出现一缕担忧,说,“那一天,马上就要到了,我们需要她帮忙,她的实力可以说是我们的一张王牌,不过你也要抓紧时间,我们所有人都要在那之前变强,否则,那天就是我们覆灭的时候了。”

    听到萧铭的话,俞泓涛眼中惊出现一丝惊惧之色,他知道那天来临之后他们会面临着什么。那是他刚来第十域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和杨帆差不多的一个新人,虽然有着让人羡慕的出身,但他的出身可帮不了他。

    他运气很差,刚来竟然就遇到那样的事情。以他当时的实力,实在没有生存下去的资格,即便现在,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活下来。

    “这次来的新人之中,那个叫田思思的女孩值得好好培养,”萧铭说完,从身上掏出一枚护身符,交给了俞泓涛。

    “找个机会你把这个给她,这是从那两个死人身上找到的,她下次任务我们也不可能在她身边,希望她能活下去。”

    俞泓涛看了看那护身符,这是属于防御类的圣物,虽然只能抵御灵体的攻击,但依旧价值不菲,比一般驱鬼的圣物要好用的多,也更加珍贵。

    萧铭说,“如果她能活着回来,会有更多的东西给她,但愿她不要死。”

    “希望她能成长起来,”俞泓涛说,“这可算是下了血本啊。”

    “为了能活命,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萧铭眼满是苦涩和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