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田思思-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二章 田思思

    “杨帆!”田思思发出急切而又恐惧的喊声。

    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身边所有人都不见了,而她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样一个小镇上。

    虽然她有经历恐怖的事情的觉悟,可突然间变成了一个人,还是让她感到无措。

    俞泓涛专门吩咐过裴云飞照顾她,可她第一时间还是想到了跟她比较熟悉的杨帆。

    “怎么全都不见了!”田思思脸上焦急之色尽显,“杨帆!你去哪了?你快出来啊!”

    田思思不知所措的在小镇中乱窜。虽然这个小镇在她看来还是很漂亮的,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希望能住在这样一个安宁祥和而又美丽的地方。

    可现在她绝对无心欣赏这一切,心里早就被恐惧填满。

    田思思四处转悠着,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不知何去何从。

    又拉了一下挂在自己脖子上的一根红绳,低头看了看系在绳子另一端的一个护身符,神色稍微平静了一下。

    这是俞泓涛给她的护身符,说是萧铭让给她的,据说戴着可以抵挡灵体的攻击。

    只要在这个护身符上涂上她自己的血,可以为她抵挡一个小时之内到来的灵体的攻击。可以多次使用,直到这个护身符被毁掉。

    她虽然不像杨帆那样可以使用咒术,但这个护身符却是更好的保命手段。

    杨帆的驱邪咒只能将鬼驱走五分钟,而且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间隔。

    她这个护身符虽然不能驱鬼,却能多次使用。只要她不停地往上面滴血,护身符不被毁掉,她绝对不会被鬼害死。

    她还有能够看到鬼的灵视之瞳。

    当然,灵视之瞳的能力绝不止是能看到鬼,只是她现在还没有成长起来,也仅仅只能做到看到鬼罢了。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能够看到鬼,又有护身符,让她的保命能力比起其他人来,要强上许多。

    她欠缺的也许只是一颗心,一颗坚定的心。

    想到这些,田思思终于不再那么怕了。她知道,自己要想活下去,绝对不能只依靠别人。

    杨帆也好,裴云飞也好,现在任何人都指望不上,没有谁能保证自己一定不会死。

    想要活下去,她只能靠自己。

    田思思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她明白,现在必须要与其他人汇合。

    一来人多一些会觉得安心,二来只有她能看到鬼,她是这个团队最重要的一个。

    这一点萧铭反复的跟她强调过,她现在也认清了自己的位置。

    她不能再做一个可怜兮兮的要靠着别人保护的小女生了。她可比原小依要大很多岁呢,原小依能够在这样的环境活下去,她为何不可以。

    她不想死,虽然她之前死掉是因为自杀,但复生之后的她才更明白生命的可贵,她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田思思在几个月前,查出得了白血病,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并不是无法治疗,只是她家里实在负担不起巨大的医疗费。

    她很清楚,如果父母知道她患病,无论如何也会想办法为她治病的。

    可是家里一定难以负担起那么大的开支,即便借到了钱,那她父母一生也都要为还债而拼命工作。

    她的病也不是一定就能治好,可能最后花了钱,她还是要死。

    一向柔弱的她竟选择了独自承担这一切。

    没有告诉父母自己患病的事情,在感到身上的病越来越严重的时候,她选择了自杀。

    她宁愿去死,也不想成为家里的负担。而且她家里还有一个弟弟正在上学,她只是希望自己的死,不会给父母造成太大的伤痛。

    她跳进湖里的时候,当她真的要死的时候,她开始后悔了。

    不是怕死,而是她知道,如果她死了,将会给父母造成多么大的伤害。

    她本就是因为不想给父母带来任何伤害才选择如此的,此刻她才明白自己大错特错了。

    可她不会游泳,无法阻挡身体的下沉,最后她淹死在河里。

    她死后,却看见了自己漂在河面上的尸体。

    正当她震惊的时候,一个如同幽灵一般的男人出现在她身边,说可以让他复活,并且消除她的一切病痛。

    那个男人还说,本来自杀的人是没有资格复生的,而是要永世在幽冥之地受苦。但是她原本的寿命也快到尽头了,所以才会给她这样一个机会。

    “měi nǚ,”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田思思心里一喜。

    是谁?杨帆还是裴云飞,或者是那个叫孙海昌的男子。她最不想的是遇到江少华了,那天的事情她还清楚的记得,希望不要是他。

    田思思回过头,她失望了,失望之余又有一丝无措。眼前不是她想到的任何人,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她应该想到的,不管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大可能这样称呼自己。

    那男人三十来岁的样子,瘦骨嶙峋,穿着背心短裤,脚上还是一双拖鞋。

    “是这里的人吗?”田思思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眼前的人让她有一种强烈的不安的感觉。

    她的手背在身后,紧紧的抓着一样东西。

    那是一把锋利的bǐ shǒu,已经将她的手指割破了,流出血来,但是她并没有觉得疼。

    “你是什么人?”田思思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问道。

    那男人反问道,“这该我问你吧,你一个人在这瞎逛什么呢?”

    “我在找我朋友,”拥有灵视之瞳的她完全能够看出对方是人还是鬼。

    一般的鬼是瞒不住她的眼睛的,她不光能看到鬼,也不会被鬼怪所制造的幻像所欺骗。

    是人也不表示就不会害她,可能有时候人比鬼更可怕,她虽然有对付鬼的方法,却无法对付人。

    眼前的男人真要把她怎么样,她还真没有把握保证自己不会出事。

    “我朋友就在附近,他们马上就来了,”田思思怕他不相信,又继续说。

    男人没有理会她的话,又问道,“你家在哪儿,是从外地来的吗?”

    “不是,”田思思伸手指着远处山脚下的一片房子,说,“我家就住在那边,很近的。”

    “你骗人,”那男人摇摇头,显然不相信田思思的言语,“这镇上也没有多少人了,我怎么没有见过你?而且你家住那么远,你怎么敢跑到这里来。”

    田思思疑惑的看着那里,并不是很远,二十分钟足够走过去了。他为什么说远?还是说这里有什么东西,所以没有人敢出门?

    “我家的确不在这里,”既然被识破了,田思思也只好实话实说了。

    她已经确认,这个男人是住在这里的,她希望能从这男人口中问出些什么。

    “我是和几个朋友一不小心走到了这里,而且我们走散了。”

    那男人点点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田思思继续说,“这里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人?而且我们当时在一片荒郊野外,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出现在这里。”

    那男人沉默了一会儿,面无表情的说,“你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了,到我家吧。”

    田思思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她觉得,或许跟这男子去,会更加危险。

    没有回答这个男子,继续问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总感觉怪怪的。”

    “跟我来,我告诉你!”那男子依旧在重复这句话,田思思不由的后退了一步,又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总算没有逃跑。

    “为什么要让我到你家,”田思思索性直接问出来了,她知道自己的护身符对眼前的男人起不到任何作用。

    但是她手里有刀,她暗自下了决心,绝对不能再软弱下去了,她必须要变的坚强起来,让自己活下去。

    那男子看了看天边的夕阳,说,“太阳快落山了,它要出来了。”

    “它?它是什么?是人?还是……”

    那男人脸上的表情突然变了,变得狰狞扭曲,像是对什么东西感到深深的畏惧和憎恨。

    “到我家吧!”那男人终究是没有告诉她“它”是什么,只是这次他没有等田思思回答。

    他旁边是高高的围墙,往前走几步,就是大门。

    男人推开大门,回头看了一眼依旧站在原地的田思思,“跟我来吧。”

    田思思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该跟他进去。

    她又紧紧抓住手上的bǐ shǒu,将手割破,流出血来,涂在了胸前的护身符上。又又将护身符放进衣服里,隐藏了起来。

    她终于下定了决心,跟了过去,她要学会自己面对一切,她不能只靠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