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暗号-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四章 暗号

    “小mèi mèi,你好,”杨帆朝那坐在湖边的女孩走过去。

    女孩猛的从地上站起,清纯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身子不住的后退。

    这下,杨帆确定她应该是人了,是鬼的话表情不至于做的这么足,“小mèi mèi,我不是坏人,就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那女孩完全不理会杨帆的话,或者是根本就不信,坏人当然不会说自己就是坏人了。

    女孩猛的转身,拼命的逃跑,杨帆愣了一下,却还是追了上去。

    这毕竟是他在这里遇到的第一个人,应该是住在这个镇子里的人。

    所以,他必须要问个明白,只有了解了这里的状况才能保证自己生存下去。

    杨帆的速度很快,可是那女孩跑的速度却也不慢,而且完全是一副见到了鬼的样子,几乎是拼命在跑了。

    杨帆也不敢追的太紧,万一那个女孩出了什么事,他心里也过意不去,“喂,你别跑啊,我就那么像坏人吗?”

    女孩连头也没有回,跑到一户人家的大门前,把大门推开,冲了进去,随后又将大门关上。

    杨帆过去推了一下门,却发现好像是被锁住了,根本推不开。

    拍了一下大门,可是却没有人回应。他也猜到那个女孩不会理他的,否则也不会见到他就跑了。

    院子的围墙并不是很高,上面满是爬山虎之类的植物,杨帆踮起脚尖,能勉强看到院子里的情景。

    院子里挂着晾晒的衣服,那些衣服看起来干了很久,已经有些发硬,却还是没有人收。或许已经没有人住了。

    他看见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放了一口棺材,正常人为何会在家里放棺材呢?当然,这里如果正常,那也不会让他们来了。

    “喂!”杨帆正想着突然感到身后有人在叫自己,吃了一惊,连忙回过头去。见到来人,终于放心了下来。

    “是你啊,”他身后的人是孙海昌。

    虽然跟他不是很熟,但至少遇到了自己人,这也算是一件好事了,一个人心里总会没有底。

    “今天会下雨吗?”孙海昌突然问了一句,杨帆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这是一句暗号。来之前萧铭做了很多的设想,如果他们很不巧的分开,再见面的时候无法确定对方是人还是鬼,就可以用这个暗号来区分。

    鬼并不是无所不知的,不可能知道他们事先准备的暗号。

    杨帆见孙海昌如此小心,又问出了暗号,想到他肯定遇到了什么,于是道,“今天不下雨,明天下。”

    孙海昌点点头,略有歉意的看着他,似乎是在为刚才怀疑杨帆的身份感到抱歉,杨帆也没有在意。

    “有没有见其他人?”孙海昌又问了一句。

    “没有,你呢?”

    孙海昌的表情突然变得很急切,“先跟我来,千紫现在很危险!”

    杨帆见他极为紧张,猜测程千紫可能真的遇到了危险。

    他对程千紫影响还很不错的,一个温柔很好相处的女人。如果在不威胁到自己性命的情况下,让他去救程千紫,他不会犹豫。

    “她遇到了什么?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孙海昌急道,“你先跟我来,我路上跟你说,情况紧急。”

    杨帆此刻也没有多问,救人要紧。他还有使用三次驱邪咒的机会,最少也是有能保命的手段了,遇到什么危险,也不是毫无反抗之力。

    然而就在这时,又一个声音在他脑子里回荡。任务终于给了出来,“解除诅咒。”

    这一点,杨帆也没有觉得意外,诅咒他之前就听说了,任务让他们解除这里的诅咒也在意料之中,可是该如何做,却没有头绪。

    ……

    田思思跟了过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还是不对。或许会让她陷入险境,但她隐隐觉得,或许事情不那么简单。

    那个男人口中所说的“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不是好奇,只是对自己的性命负责,她必须要搞清楚这些,等待是缓慢的自杀。

    她自杀过一次,虽然那不是她所愿,就算她不自杀,也是会死的。

    但是现在,她绝对不会再有自杀的行为了。她比以前更加珍惜生命,为了活下去,她必须要犯险。

    大门上贴着白色的对联,被风雨侵蚀的有些发黄,墨迹早已经不清晰。

    她家乡有这样的习俗,如果家里有人死了,那就会贴白色的对联。她想这里应该也是这样的意思吧,否则又为何贴白色的对联呢。

    但是她也不可能问别人家是不是死过人了,可是走进院子里以后,就惊了一下。

    里面摆着祭奠死人的花圈,还有一口黑色的棺材,就摆在院子靠墙的一个角落。看那些东西的样子有些年头了。

    “为什么要在家里摆一口棺材呢?”

    田思思正想着,那男人突然将她身后的大门关上,心中一惊,转过身来,后退了几步与那男子保持一定的距离。

    她紧紧握住手上的bǐ shǒu,只要那男人敢有什么对她不利的动作,她一点都不会留情,不在乎在他身上捅几刀。

    心里虽这样想,身体却出卖了她。她依旧感到胆怯,握刀的手还在颤抖着。

    虽然那个男子瘦骨嶙峋的,可是她依旧不确定是否能够对付他。

    “你怕我吗?”那男人问。

    田思思摇摇头,目中却有恐惧,现在,相比于鬼,她更怕的是不怀好意的人。

    如果是鬼,那她还有对抗的资本,人她就没有一点办法了。

    俞泓涛和萧铭可是没有给她任何可以对付人的东西。

    “你是应该害怕,”那男子说,“你要是不害怕,我就该害怕了。”

    “为什么?”田思思奇怪的问。

    男子接下来的话让田思思感到浑身一阵冷意,“谁知道你是不是披着rén pí的恶鬼?”

    田思思很清楚,她身上的护身符虽然可以抵挡灵体的攻击,也就是鬼的直接攻击。但是如果有人被鬼附身,鬼控制着那个人,那她就毫无办法了。

    这个护身符是无法抵挡有实体的东西的攻击的。

    “那你是什么?是人吗?”田思思虽然能看出那个男人不是鬼,但还是这样问。

    “我不能回答你,dá àn不能被它听到,”那男人望了一眼们外,眼神中的恐惧并不比田思思少。

    这时她脑海中出现一个声音,那是让她等待已久的声音。

    任务的提示,现在她终于知道要来这里干什么了,是要解除这个镇子上的诅咒。

    她知道要解除诅咒就要追溯诅咒的源头,或许这个男人能够帮到她。

    “这里是被什么东西诅咒了吗?”

    田思思的话几乎让那个男人陷入疯狂,男人看着她,恐惧已经将他包围,他点了点头。

    “是,这个地方是被诅咒了,所有人,只要踏入这个地方,就会被诅咒,永远也无法出去。”

    “是什么?是什么东西诅咒的你们,是你说的那个它吗?那个它又是什么?”

    田思思追问着,她知道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这个男人肯定知道些什么,否则就不会如此害怕了。

    她想知道,那个让眼前的男人如此害怕的倒底是什么东西,她想知道自己的对手是什么。

    “你想死就继续问!”

    那男子神色变得冰冷无比,缓缓朝田思思走过去,田思思紧紧抓住身后的bǐ shǒu,身体不住的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