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湖里的尸体-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五章 湖里的尸体

    那是一具尸体,可是尸体又怎么可能自己游动呢?速度还如此之快。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这一切,早已经害怕的不能自已了。

    可裴云飞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恐惧,诡异的事情他见得多了,这还算不了什么。

    江少华的身体不由的后退了两步,不过看到裴云飞站在湖边不动,他也就没有再退了,“那到底是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只是一具尸体而已。”裴云飞面无表情的说。

    他说的虽然轻松,可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不仅仅是一具尸体而已。

    纵然他的语气十分轻松,可是心里却不会放松。紧紧的抓住手上的一样东西。

    他不光有这一件东西可以保命,还有咒术,不管这个尸体是什么,他都不怕。

    那尸体逐渐靠到岸边,可是湖岸太过陡了,他也无法下去。

    忽然,那尸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拉了一下,沉入了湖底,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他经历过十次的任务,所以他很清楚,有些时候必须要以身犯险。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可能隐藏着重要的东西。

    这湖有问题,可是他却没有进去探查的想法。

    一是因为很难做到,二是对这个湖,他有一种深深的畏惧。

    他也不知道为何,这或许是他在许多次生死之间磨炼出来的预感。

    这种感觉救了他许多次,这次他也同样相信自己的感觉。

    这时候,裴云飞脑子里出现一个声音,那个声音他很熟悉了,“解除此处的诅咒,方能离开。”

    “诅咒,还真是诅咒,”裴云飞早就猜出,也没有多少意外,他一旁的江少华也是如此。

    “我们去找找其他人吧,”裴云飞又看了一眼湖面,转身离开,江少华跟在他身边。

    突然江少华发出又惊又急的声音,“你身后!”

    裴云飞立马回头,就算江少华没有提醒,他也感觉到了。

    久在生死的边界徘徊,他早已经练就了敏锐的感知。

    他猛的回头,身后没有任何东西,又看了一眼湖面。

    平静的湖面再起波澜,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不断有气泡从湖地冒出。

    一个女孩的脸出现在湖水中,那女孩十一二岁的样子。

    消瘦的脸庞,长相甜美,标准的美人胚子,长长的头发如水草般在水中舞动。

    女孩的身体逐渐浮出水面,刹那间变了模样。

    那是一张恐怖的脸,空洞的眼眶爬满了蛆虫,腐烂的肉在水中晃动着,却没有从脸上掉下。

    忽然,一阵阴冷的风刮过,平静的湖面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水浪冲向岸上的两个人,水中,那个女孩的身体却消失不见了。

    裴云飞心里大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已经察觉到了危险。

    他紧握在手心的东西只怕是来不及使用了,他能用的只有咒术了!

    “驱邪咒!”他脑子里生出一个念头,虽然他还有更为高阶的诛邪咒,但是他很后悔兑换了这个咒术。

    因为诛邪咒并没有把握一定能击杀恶鬼,充满了不确定的因素。

    如果能击杀或者重创恶鬼那还好,如果不成,只怕下一秒死的就是他。

    他曾见过罗昊使用过诛邪咒,刹那间扭转乾坤,诛杀了恶鬼。

    但是他不会那样做,因为咒术的使用还与人有关。越强的人使用咒术威力就越大,他清楚自己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所以,有时候高阶的咒术反倒不如初阶的咒术好用。在正确的时候使用正确的咒术,那才是最为稳妥的。

    “驱邪咒”在他的一个意念之下就发动了。

    片刻间,那朝他们涌来的湖水突然停住了,静止在空中,数秒后,又纷纷从空中落回了湖里,

    裴云飞松了一口气,现在大约五分钟之内,刚才袭击他的鬼魂不会再出现了。

    但这五分钟只是一个大概的数值,并不是说固定的。

    有可能遇到比较弱的鬼魂,这个时间会长一些,但不会超过十分钟。

    也有可能遇到比较强的鬼魂,持续时间则会低于五分钟。

    他知道,那个鬼魂并不弱,这是他凭借自己的经验做的判断,他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半小时之内,他已经无法再用咒术了,不过他还有一件东西,也有驱鬼的作用。

    只是他并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在恶鬼攻击他之前用出。

    许多人就是来不及在鬼发动攻击前,用自己的血催动圣物的力量,所以才死了。

    因此,咒术只能在关键的时刻使用,能不用则不用。

    除非拥有向田思思的护身符那样的圣物。可以提前涂上自己的血,危险到来之际可以直接发动,这比驱邪咒的保护作用还要强上一些。

    咒术还是需要一个意念产生的时间,有些时候,鬼魂甚至不给你一个意念产生的时间。

    裴云飞清楚,自己一个不小心也会死在这里。找到田思思很重要,她能看见鬼,关键时刻也能给自己提醒。

    虽然他跟田思思不太熟,但是田思思才是这里唯一能帮到他的,他身边的江少华完全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我们走吧,”裴云飞说,“快些找到其它人,了解清楚这里的情况,这样也好做下一步的打算。”

    ……

    杨帆正跟在孙海昌的身后,孙海昌走的很急,他也只能小跑着。

    “你快一点儿啊!”孙海昌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杨帆,“再晚就来不及了!”

    “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杨帆追到孙海昌的身边,问了一句。

    虽然现在情况很急,但也要知道程千紫到底遇到了什么,自己也好准备应对的方法。

    “我们被一些人袭击了,千紫被他们抓住了,”孙海昌急道。

    “人?多少人?”杨帆本以为程千紫遇到的事鬼怪之类的,但没想到却是人。

    “五六个人,那些人莫名其妙的就袭击了我们,”孙海昌急道,“我逃了出来,但是她却被抓住了。”

    杨帆也不再多说了,他不可能明知道程千紫遇到危险而不管。

    他清楚,不可能只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大部分人都做不到这些。否则也就不会让他们六个人一起来执行任务了。

    他们必须团结起来,才有可能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危险。

    只有他帮助了别人,别人才会帮助他。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忘恩负义的人,所以帮助别人,也是帮助他自己。

    两个人都加快了脚步。突然,一个女子的尖叫声传来,杨帆心中一惊。

    他已经听出了这个声音是谁发出的,正是田思思。她就在附近,而且可能遇到了危险。

    他必须要去救她,她是这里唯一一个能看见鬼的人,如果她出了事情,只怕这次的任务就很难完成了。

    而且这里也只有他和田思思是一起经历过危险的,与田思思之间的感情自然要超过别人。

    她有困难,无论如何也要出手相助。

    “是田思思,他好像遇到麻烦了。”

    杨帆对孙海昌喊了一声,就往声音发出的地方跑过去。此刻程千紫的事情他顾不得了。

    总不能明知道田思思遇到危险而不管,反倒去救一个交情并不深的程千紫。

    他只希望自己的决定不会让程千紫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