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它-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六章 它

    田思思看着那个男人在向她靠近,眼里升起一丝决然,手上的bǐ shǒu紧紧握在背后,她已经准备好了。

    只要那个男人敢对她动手,她手里的bǐ shǒu会第一时间刺出。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打的过,心里实在没有太多把握。

    可是出乎她意料的是,那个男人走到她跟前的时候,又转变了方向,往房间里走去。

    “天快黑了,它要出来了,不想死就不要在外面。”

    田思思松了一口气,稍稍定了一下心神。

    她知道,如果问那个男人“它”是谁,那个男人也不会回答的,所以她也就不问了。

    她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既然什么都问不出来,那待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跟你又不熟,你管我怎么样呢,我走了,”田思思说完,就往大门处走去。

    那个男人也没有阻拦,见田思思正要出去,忽然道,“我告诉你这一切,先跟我进来吧。”

    田思思停住了,她想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想要活下去,或许那个男人真的是想帮她。

    至少他现在,除了说话怪异了一点以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敌意。

    就算这里有些诡异,也不表示这里的人都是坏人啊!

    “好吧,不过我进去以后,你要答应我,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然我马上就走,我朋友就在附近。”

    田思思跟他讲起了条件。

    “好,”那个男人没有多说,转身走进房间。

    那是一栋两层的自建的洋房,外观很漂亮,不过却给人一种陈旧的感觉,似乎有些年头了。

    田思思下定决心,跟他走了进去。

    客厅的装潢十分考究,看的出,主人应该是花了心思的。

    但她却觉得有一种阴凉的感觉,觉得这里像是很久没有人住了。也有可能是主人太过懒散,没有怎么收拾过。

    “坐吧,”那男人指着沙发,让田思思坐下。

    田思思没有客气,走到沙发前,刚一坐下,就立马又站了起来。因为沙发实在有些脏。

    用手拍了拍,布艺的沙发溅起一阵灰尘来。

    可她还是坐了下去,既然来到这种地方,身上的衣服早晚也要弄脏。

    衣服是借的程千紫的,她自己刚来这里,也没有时间买衣服。她穿上觉得有些小了,尤其是胸口觉得很紧。

    但并不是因为她胖,虽然她体重是在一百一十斤以上,但以她的身高和身材,这样的体重一点也不显的胖。

    那男人也在他她对面坐下,脸上带着歉意,“真不好意思,很久没有人收拾了。”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田思思问道。

    “是,只有我一个人,不过以前不是我一个人。”

    田思思没有心情听他讲这些,她想知道的是关于这个诅咒的事情。

    她现在对此一无所知,要解除诅咒,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只有追溯到诅咒的源头,才有可能破解诅咒。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这里的事情了吧,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被诅咒了,所有人都出不去,外面的人一但进来,就再也出不去了。”

    “这我都知道,”田思思见他说的都是自己知道的一些东西,连忙打断他。

    “我想知道的是关于诅咒的事情,为什么被诅咒了?是谁下的这诅咒,你说的那个它又是什么?”

    那男子却不回答她的问题,自顾自的说道,“这镇子上还是有人的,但是都躲起来不敢出来。在这里,千万记住,晚上不要出门,就算是白天也不要轻易出去。”

    “也不要相信任何人,你不知道谁是人谁是鬼。就算是人,也不一定就怀有好意。更重要的是,不要靠近那个湖,除非你想死。”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我问你的问题呢?你说过我问你什么你说什么的!”田思思急道。

    “我是这样说过,不过我刚才说的话都是有用的。”

    那男子笑了笑,又说,“既然你想知道dá àn,那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吧,看了你就明白了。”

    “给我看什么?”田思思问道。

    “那你跟我来!”

    那男子说完,站起身往楼上走去,田思思也跟他往二楼走。

    二楼让她觉得更加阴冷,总觉得这里好像发生过什么恐怖的事情,那男子回头看了看她,笑道。

    “跟我来,你想要知道的就在前面。”

    田思思又往前走了两步,男子推开一个房间的门,往门边一站,“进来吧,我要给你看的东西就在这里!”

    田思思看了看那男子,心里掠过一丝担忧。

    她很想知道他说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于是她走了过去,站在门口。

    正要往里面张望,还没看清,那男人突然推了她一把。

    田思思身体一个不稳,踉跄的向前几步,险些倒在地上。

    手上拿着的bǐ shǒu也差点捅到自己,身上惊出一身冷汗!

    此刻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立刻站好身形,转过身,双手握着bǐ shǒu,放在身前,“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真不聪明,明知道这里诡异,干嘛还要到陌生人家里呢?”

    那男人不知道何时,手上已经拿着一把kǎn dāo,朝田思思逼近。

    田思思惊恐的后退,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被那东西绊倒。

    当她看到那东西的时候,心里露出无尽的恐惧,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那是一具尸体,应该说是一具人的骸骨。

    以她的胆子本不应该如此害怕这样一具骸骨的。毕竟高度腐烂的尸体,绝对比骸骨要可怕的多。

    她怕是因为她知道,或许自己也会落得同样的下场,变成一具骸骨。

    而她再往房间的其它地方看去,却发现这里一共有三具骸骨。

    另外两具骸骨零碎的堆在一起,已经分不清彼此,她是看到有两个头颅才知道那是两具骸骨。

    “很抱歉,”那男人脸上露出歉意。

    “我不想杀你的,可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我告诉过你的,不能相信任何人!我也是人啊!”

    田思思此刻只觉得双腿发软,站起来都有些困难。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虽然她是经历过恐怖的事情,可哪儿又曾遇到过这样的变态shā rén魔呢?

    “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非要杀我?”

    田思思说完这句话,突然觉得自己太傻了,这句话恐怕房间死过的那三个人也说过吧。

    她没有想到自己不是死在鬼的手上,而是被人杀死。她之前都只想到鬼了,却没有想着如何防备人。

    在某些环境之中,人并不比鬼差多少。

    那男人似乎不愿意回答她这一个愚蠢的问题,直接走到她的面前。

    田思思已经站了起来,只是她身后是窗户,窗户关着,就算想越窗逃跑也是做不到的。

    况且就算她能跳下去,这么高,虽然可能摔不死,但摔断条腿一点也不过分。

    “田思思!是你吗?”

    田思思依稀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心里顿时有了勇气。

    她听了出来,是杨帆的声音,心里的绝望一扫而空。

    在上一次任务的时候,她就对杨帆产生了依赖。

    她相信,杨帆一定会救她的,她只要能想办法坚持下去,她一定会没事的。

    “杨帆!我在这!快来救……”

    田思思的话还没有说完,那男人一刀砍了过去,吓的她不敢再喊,身子向一旁倒下。

    只听到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一些碎开的玻璃碴子落到她的身上。

    但是她没有在意,马上从地上站起来,握着bǐ shǒu,与那男人对峙着。

    她的手也不知道何时被碎裂的玻璃割破。

    她绝对不会让自己死,心里燃起了斗志,她绝对不能放弃。她清楚再死一次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可是,命运有时候并不是人能掌握的,就算她再不甘,那又能怎样?

    那个男人一刀砍过去,她白皙的手背上出现一道血痕,手上的bǐ shǒu脱落。

    男人抓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拉,看起来瘦弱的身躯却爆发出强横的力量,她的身体倒在地上。

    此刻的她精美的脸庞露出慌张,让人不由生出怜惜。

    正常情况下,没有人忍心对她这样一个美人下这样的重手。

    可是那个男人却仿佛没有一丝感情的恶魔,一脚踩在她的身上,她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她看见那个男人的刀正朝她的脖子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