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二个灵魂-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七章 第二个灵魂

    田思思已经感觉到冰凉的刀刃碰到了自己的脖子,她知道,下一刻自己就要死了,杨帆要赶来,绝对没有那么快。

    她本想多支撑一会儿的,却发现自己实在做不到,她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这时,脑海中一个声音响起,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这个声音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上次在清水家园她和杨帆分开的时候,她就听到过这个声音,一个藏在她身体里的灵魂,上次正是它救了自己。

    “把你的身体交给我吧!”上次她听到的也是这句话,那次她没有多想,因为她就要死了,所以她同意了。事后,她反倒又夺回了自己的身体,但是这一次呢?

    她已经感觉到自己脖子在流血,皮肤已经被刀穿透,她还听到那个男人轻声对她说,“很抱歉,但是我依旧要杀了你!”

    现在她来不及思考了,再晚一点就算她想同意也来不及了。

    “好!”在她脑子里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她逐渐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了,比第一次要严重的多。

    这时候她想后悔,但是已经晚了,那个意识已经完全占据了她的身体,她的意识正逐渐被消除。

    她绝望的发现,这次她已经不可能像上次那样夺回自己的身体了,没有想到,就算她这样做了,还依旧是死!

    田思思猛的睁开双眼,当然,此刻她已经不再是田思思了,但是姑且称她为田思思吧,因为现在她已经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了。

    她的手突然动了,那个男人此刻正踩在她的身上,她的手重重的打在那男人腿上的关节上,男人猝不及防的跪在地上。

    田思思伸出两根手指,猛的往那男人眼睛刺去,突然的变故让那男人心里有些慌张,但还是反应了过来,忙伸手去抓她的手指。

    田思思知道要真被他抓住手指,只怕手指都要断了,这副身体实在太弱了。只好收回手指,紧握成拳,打了过去,那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拳头,田思思另外一只手动了,依旧去刺他的眼睛。

    那男人终是松开了握刀的手,田思思这样也是冒险的打法,如果那男子不顾她的攻击,直接一刀刺穿她的脖子,那她就输了。不过也无所谓,她再换一个身体就好了,只是可惜了这具身体的特殊体质。

    但她也没有办法,纵然原本的她很强大,但是现在靠着这样一副身体,依旧不能轻易战胜眼前的人。

    不过现在好了,那男子松开了手上的刀,她也收回了手,去抓那把刀,那男子也反应了过来,直接按住了她的手腕。

    田思思死死的抓住那把刀,不让拿男子抢走。现在,只要能保持这样的局势不变,她基本上就不会死了。她只要等到那个叫杨帆的过来就好了。

    可是那个男人显然是知道她有帮手要来,绝对不肯给她拖延的机会。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觉得还是自己先下手为强,她猛的收回脚,一脚踢在那男人的裆部。

    那男人脸上露出痛苦而愤怒的神色,但剧烈的疼痛还是让他松开了田思思的手。田思思绝不肯给他任何的机会,出手极为狠毒,手指伸出去戳那男人的眼睛。

    虽然她力量上的确差了一些,但眼睛是人身上极为脆弱的部分,那男人左眼被田思思重重的戳了一下,立刻用手去捂,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他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十分柔弱的田思思,这么一会儿怎么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样。

    田思思绝对不给他任何的机会,趁机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脚踩在那男人的手上,将刀夺了过来。

    她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情,刀直接刺进了那男人的腹部,那男人痛苦的呼喊声充斥在整个房间。田思思又将刀拔了出来,一脚将那男人踢倒,任由那男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

    田思思将刀扔在地上,脸上露出冰冷的表情,这具身体依旧觉得不是很适应。实在太过弱小了,纵然是她,也无法保证能用这样的身体在这种环境活下去。不过她要比原本的田思思更加的坚强冷酷,更加适合这样的环境。

    现在这个身体有两个灵魂的存在,一个是她,一个就是原本的田思思。原本的田思思的灵魂并没有被彻底灭掉,因为她必须要让这个灵魂存在,否则她就无法真的当田思思。但是一旦她离开这个身体,真正的田思思也会死。

    “田思思,你还好吗?”杨帆的声音在楼梯上响起,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他从墙上翻了过来,现在也才走到这里。

    田思思立刻收起冰冷的表情,因为她第一次没能成功的控制住田思思,田思思和第十域的人都见过面了,如果性格突然发生巨大的转变,那实在会让人生疑。

    她必须要扮演真的田思思,这两天的观察已经让她勉强能够扮演这个角色,只是不能做真正的自己让她有些烦恼。

    田思思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冲出房间,扑到杨帆的怀里,“我……我……shā rén了!”

    杨帆看着满手鲜血的田思思,又看看她脸上的惊恐,有些心疼,毕竟他和田思思也算是一起患难,在生死之间相互扶持,多多少少也是有些感情的。

    “现在没事了。”杨帆没有问她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大概猜出来了,只是不断地安慰她,希望她能挺过来。

    田思思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说,“我们离开这里吧!”

    杨帆往听到刚才的那个房间有动静,将田思思推开,走了进去,看到一个男子躺在地上,挣扎着,鲜血已经将他周围的地面染红。

    田思思刚才并没有刺到他的要害,他要死只怕还需要一点时间。但是基本上活不成了,除非能够马上送到医院救治,但显然这一点是不太可能做到。

    原本杨帆对这个男人还有些许同情,可是看到房间的骸骨之后,他觉得让他慢慢死去或许更好一些,这也算是他的报应了。

    正要离开,转念一想,这个男人既然是本地人,那可能对这里的诅咒知道一些。

    刚想问这男人一些问题,就见那男人脸上满是疯狂怨恨之色,他还没有开口,那男人就说道,“你们都要死!它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也就比我多活一会儿罢了!”

    “它是谁?”杨帆问道。

    “它?”那男子痛苦的笑着,“它毁了我们所有人,诅咒了我们这个地方,只要进来,就永远也无法出去!你们等着死在这里吧,或者像鬼一样活着!”

    那男人的脸上又出现了一丝的恐惧,他都已经要死了,那他现在还怕什么?还是说,就算他死了,也无法摆脱吗?

    “你们为什么会被诅咒!”杨帆问完这句话,整个窗户上的玻璃突然哗啦啦的碎掉,从窗户上掉了下来,田思思发出惊恐的叫声!

    “有……有鬼!”

    杨帆不敢有一丝怠慢,他相信田思思的判断,而且他自己也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驱邪咒在他一个意念间释放了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释放咒术,心情极为忐忑,他也不知道这咒术会有怎样的效果,但愿能够成功,否则,他和田思思就要交代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