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欺骗-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八章 欺骗

    天逐渐暗了下来,裴云飞和江少华从湖岸离开,刚才他们都收到了任务提示,并没有觉得出乎意料,可该如何解除诅咒却是一筹莫展。

    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跟其它人汇合,即便是裴云飞,也没有足够的自信,独自在这样的地方活下去。

    这时,他听到身后有人叫他们,两个人回过头,看见身后一个男人朝他们走过来,等到靠近一些,才发现是孙海昌。

    “是你啊,有见到其它人吗?”裴云飞看着正在走来的孙海昌,语气依旧有一丝居高临下的味道。

    第十域,真正让他发自内心的尊重的人并不多,即便是那些人,他也有要超越他们的志向。

    对孙海昌这样没有任何特点,只不过凭着运气活下来的人,他多多少少都有些看不起的感觉。

    孙海昌也没有在意,说,“我们都在一起,我出来找你们的,跟我过去吧。”

    “都在吗?那个叫田思思的在不在?萧铭让我照顾她,她还好吗?”

    他自然不是因为萧铭让他照顾田思思才关心她的,他在意的是田思思能够看到鬼的体质。他清楚一个拥有灵视能力的人对于整个团队有多重要。

    虽然田思思的能力还未成长起来,但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不会被幻觉所迷惑,这些能力已经很有帮助了。

    “在,”孙海昌回答,“天快黑了,我们先过去吧。”

    裴云飞点点头,夜晚马上就要来了,夜晚正是鬼怪出没的最好的时间。这并不是说白天就安全了,只是夜晚往往更加危险。

    可惜的是现在却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对这里还是一无所知,但他知道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最好还是大家聚在一起再从长计议。

    在孙海昌的带领下,三人走到一栋建筑前,是一栋两层的别墅,比别处的建筑更为豪华美观,可以看出这里原本的主人应该很有钱。

    孙海昌在这里停了下来,“就在这,我们进去吧。”

    江少华迟疑了一下,拉了一下前面的裴云飞,小声说,“有些不太对,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来找我们?他们就这么确定孙海昌能找到我们吗?而且里面也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听江少华这样一分析,裴云飞顿时也觉得有些奇怪,又道。

    “海昌,他们就在这里面吗?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有些阴气沉沉的,要不你叫他们出来吧。”

    “他们应该去找你们了,不过我们约好的在这里汇合。”孙海昌的话并没有明显的lòu dòng,裴云飞一时拿不准了。

    “今天会下雨吗?”这是他们当时制定的暗号,刚才并没有觉得孙海昌有异常,所以也没有问,但现在看来还是问一遍更好一些。

    “你们怀疑我啊?”孙海昌一脸的不快,无缘无故被人怀疑,任何都不会高兴的。

    看到孙海昌的表情,裴云飞已经知道他应该就是孙海昌了,他既然知道这是暗号,那十有**不会错。不过孙海昌还是回答了后半句,“今天不下雨,明天下。”

    “不好意思,在这种地方我们必须要小心,”裴云飞笑了笑,心里的戒备放了下来。

    孙海昌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就往那栋建筑里走,裴云飞和江少华也都跟了过去。

    此刻天已经黑了下来,里面一片黑暗,有一种阴森的感觉,裴云飞也是经历过十次任务的人,对这些并不觉得害怕,他去过的地方,多么诡异的都有。

    正要打开手电筒,听到身后的门“嘭”的一声关上,心里一惊,孙海昌是走在他前面的,江少华也在他的身边,都不可能关门。

    裴云飞把手电筒打开,猛的转身,他身旁江少华也转过了头,门是关着的,但是一个人也没有。二人心里都明白了,再看前面的孙海昌,已经不见了。

    “他果然有问题,”江少华说,“他不是孙海昌,可他又怎么能对出暗号?他带我们来这里又是为什么?”

    “不知道,是有点奇怪,”裴云飞语气凝重。

    江少华立刻走到门的那边,无论怎么用力,门始终不动如山,这一点虽早有预料,但发现真的打不开门,心里还是有些急切。

    裴云飞也走了过去,把手电筒交给江少华,他手里拿出一块木牌,上面刻着秘密麻麻的文字。

    这是他之前一次任务中得到的东西。这是一个隐居深山的得道之士所雕刻的,上面的字是道家的经文,有驱鬼辟邪的作用。

    他并不是这块木牌的主人,更不懂通玄的道法,本来是无法使用的。但他是复生者,肉身已被重铸,他的血很特别,所以只要将他的血滴在这块木牌上,就可以发挥这木牌驱鬼的效用了。

    虽然这只是一件低阶的圣物,但是驱鬼的效果却十分强大。

    门无缘无故的被关上,而且又打不开,这当然不正常。裴云飞立刻将自己的手指割破,血滴到木牌上,将木牌按到门上。

    如果有鬼怪作祟导致他们无法打开门,那这个木牌将鬼驱散之后,就可以把门打开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门依旧紧紧的关着,此刻就算是他心中也有些不安。到目前为止,他都不知道这里到底有些什么。木牌无法将门打开,那说明不是鬼魂作祟,可这样一来,就更加麻烦了。

    不过他也不会觉得害怕,他手上保命的手段很多,不管在这里遇到什么,他不可能毫无还手之力。咒术,还有手上的圣物,都足以让他活下去了。

    “现在该怎么办?”江少华手里并没有保命的东西,此刻他只能听裴云飞的。他要想活下去只能看裴云飞是否庇佑他,裴云飞要是不管他,他只怕有死无生。

    “在这里找找看,看有没有离开的办法,或者找到一些关于诅咒的事情也好。”裴云飞说完,走到了前面,江少华跟在他的身后,用手电筒照着路。

    这里似乎很久没有人住了,地面上是厚厚的灰尘,五年前这里为何突然的消失,这里的人又都怎样了?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肯定和那个诅咒有关。这时候他们看到地面上有一串脚印,似乎是刚刚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