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发现-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十章 发现

    裴云飞看着地下的脚印,可能是刚才孙海昌留下的。但现在已经不是孙海昌了,而是被什么某种东西控制的傀儡。

    孙海昌可能就躲在这里某个角落,随时会出现攻击他们,就算是他也不会觉得轻松。

    一楼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窗户上还有护栏,他们也不可能翻出去,两人找到楼梯,上了二楼。二楼有四五个房间,原来的主人应该就住在这里。

    “在这里找找吧,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裴云飞说完,将旁边的房间门推开。手电筒的光芒照进去,里面有一张床和衣柜,还有一个桌子,一盏台灯。床单铺的十分平整,看上起好像主人只是暂时离开了一样,但上面的灰尘又似乎在诉说着主人许久未归。

    见房间没什么异常,两人走了进去。在里面找了一遍,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东西。手在床上拍了一下,在手电筒的光芒下可清晰看到飞舞的灰尘。里面的人八成也是死了,毕竟是这样一个诡异之地。

    两个人走出去,又走进一间房间,看样子是一个书房。仔细的看了里面的书籍,裴云飞觉得有些奇怪,里面大部分是关于巫术、宗教之类的书籍,还有一些鬼怪、神学方面的书。

    不得不说这里的主人的兴趣有些奇怪,喜欢这些东西的人应该不会很多。

    书桌上,还摆着一个年轻女人的zhào piàn,女人的五官都很普通,但组合起来却让人觉得很美。女人有一种十分独特的气质,即便是zhào piàn,也能感觉到她身上的那种执着,凌厉的眼神中好像隐藏着什么东西。

    裴云飞将桌子上的一个抽屉拉开,里面是一些zhào piàn,他看了一下,有几张是那个年轻女人的,正觉得无用,准备放回去,却无意中看到一张长相十分丑陋的男人的zhào piàn。

    那男人脸上长满了脓包,看上去极为恶心,但是仔细看,他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都是那种脓包。

    裴云飞又看了一些,还有好多类似的zhào piàn,zhào piàn上人都是和那个男人一样,身上长满了令人恶心的脓包。他不想再看下去,奇怪这里的主人为何要收藏这样的zhào piàn,但是正要把zhào piàn收回,一旁的江少华把手按在了zhào piàn上。

    “你看这一张zhào piàn,”江少华说,“仔细看,有没有发现什么?”

    zhào piàn上是一个女人,看起来挺年轻的,身段很美好,但是皮肤看上去却让人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裴云飞眉头微皱,“有什么好看的?”

    江少华解释说,“你仔细看这女人身后的背景,是不是觉得很熟?zhào piàn是在这个镇子上的拍的。”

    裴云飞依旧没有看出来,这实在不怪他,因为zhào piàn拍的时候离的很近,女人身后的景物并没有拍到多少,如果江少华不是瞎说,那他的观察力就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了。

    “她旁边的那块石头,虽然没有拍到全部,但是我见过,就在镇子的中间,上面写的是安宁镇!”

    裴云飞看了一下,女人脚旁的确能看到一块大石头,但是只拍到了很小的一部分,只可以看到半个“真”字,但也证实了江少华所说,顿时对这个人的观察力感到佩服,这一点,他自愧不如。

    江少华继续说,“虽然还不能确定,但是可以做一个假设。这个镇子上的人大部分应该都得了这样的疾病,这个诅咒应该和这疾病有关,又或者和巫术什么的,不过现在线索实在太少,无法确定。”

    “有道理,”裴云飞说,继续将所有的zhào piàn浏览一遍,发现里面大部分都是那种得了奇怪的病的人,不过他又看到了一个女孩的zhào piàn,让他心惊。

    “这女孩,是不是很像白天看到的,湖里面的那个女孩?”

    江少华看了一下,点了点头,因为白天见到的湖里的那个女孩很漂亮,所以他们都记住了长相,zhào piàn上的女孩年纪小了一些,但的确很像。

    女孩看起来很惊恐无助,背景是夜晚,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四周都是火焰。

    “也有可能诅咒和这个女孩也有关系,白天我们可是看到过她,很有可能她已经变成鬼了!”江少华说。

    裴云飞思考着,疾病,诅咒,变成鬼的女孩,却不知道如何将这三者联系在一起,毕竟他们掌握到的东西太少了。

    zhào piàn中的女孩突然流出了眼泪,接着他们听到一个小女孩的笑声,两个人心里都是一凉,看到那zhào piàn中的女孩动了。

    女孩突然伸出手,抓住了裴云飞。他顿时感到一阵寒意冲进他的身体,身体犹如被冰封一般!

    zhào piàn当然不会动,那个女孩的鬼魂出现了,此刻他想要使用身上那件驱鬼的圣物,可是却完全来不及,他很庆幸现在咒术已经可以使用了,否则他可能也要死在这里!

    只是脑子里一个意念的瞬间,驱邪咒使用了出来,刹那间,他觉得冲进身上的那股冰凉迅速退散,眼前的zhào piàn恢复了原样。

    裴云飞松了一口气,心里却还是觉得心疼,咒术必须是要通过功德兑换的,价格实在昂贵。算下来,他使用一次驱邪咒就等于是两百功德值,可是完成一次任务却也得不了多少功德。

    又一次不得不使用咒术,让他也感到这里或许不能继续待了,虽然他有驱鬼的圣物,但是他这两次根本就使用不出来!下一次在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恐怕他就要死在这里了。

    现在门打不开,但是二楼的窗户却可以翻出去,裴云飞看了一眼,他也不知道鬼会不会再一次出现,但是现在必须先离开了,这半个小时之内,他没有了自保的把握。

    这时候他突然感到他们身后有什么东西,裴云飞和江少华立刻回头,只见刚刚的孙海昌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惨白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对于被鬼控制的孙海昌,裴云飞并不怕,只要能看见,就不难对付,他真正害怕的是那个鬼魂,看不见的,虚无缥缈的鬼魂才是让他畏惧的根源。

    那个鬼魂不知道何时就会再一次出现,现在必须快些离开这里。

    迅速的将手指上的血粘到木牌上,他知道孙海昌是被鬼控制了,他只要将手上的木牌碰到孙海昌的身体,就可以切断孙海昌和控制他的那个鬼之间的联系。

    裴云飞正要动手,看到突然出现的情景,顿时后退了几步,孙海昌的身后又出现四五个人,楼梯上还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

    他不可能同时消灭这些被鬼控制的人,刚才只要他动手了,是生是死就不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