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致命的错误-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四章 致命的错误

    杨帆只觉得心脏猛的炸开一般,眼前发黑,脑袋一片空白,脚一软,倒在地上。可片刻间就又惊醒,眼前一个和蔼的老头奇怪的看着他。

    “小伙子,你到底怎么了?”

    杨帆马上站起来,和那老头保持距离,他不管这老头是人是鬼,只想早些离开这个电梯。那个老头显然也觉得他有些奇怪,也站到了电梯的另外一个角落,两人分别在电梯间的对角。

    此时电梯才到三楼,这时候他发现,电梯八楼和十楼的按钮都是亮着的,或许他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

    终于,电梯到了八楼,杨帆觉得这电梯实在太慢了,不过电梯的门还是开了,那老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走出电梯。

    杨帆见他走了,深深松了一口气,赶紧按了关门的按键,电梯门关上,上了十楼,随后又打开,杨帆逃一样的离开电梯,打开房门,跑进自己的房间,摸到墙上的开关,把灯打开。

    他感觉自己心脏砰砰的跳着,仿佛要跳出胸腔,那个老头恐怖的样子依旧不时的浮现在他的脑子里,他越是不让自己想,那老头的样子就越清晰。

    坐到床上,他感觉自己身体都在不住的颤抖。睡觉!这是他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事情,或许他是玩游戏玩的太久了出现幻觉了,睡一觉就好了,他只能用这个解释来安慰自己了。

    可是睡觉也不是他想要睡就睡的,闭上眼睛,在床上躺了许久,久到他觉得过了一个世纪,可是他没有一点睡意。翻了一个身,趴在床上,摸了一下枕边的shǒu jī,将屏幕按亮,感到shǒu jī的光芒穿过他的眼皮,他才睁开眼睛。

    他shǒu jī的壁纸是一个měi nǚ的zhào piàn,这个měi nǚ还是他大学同学,以前一直暗恋的女孩儿,虽然关系还是不错的,不过也就停留在暗恋的阶段了。

    měi nǚ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正看着他,让他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看了一下时间,刚好二十二点,正准备继续睡觉,shǒu jī屏幕里那个女孩儿突然动了一下,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杨帆顿时吓得将shǒu jī丢在一边,可再仔细看下去,却什么也没有。

    他松了口气,正想把shǒu jī屏幕关掉,突然感到手上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那冰凉瞬间蔓延到他的全身。杨帆心脏猛的绷紧,他想要将shǒu jī扔掉,却发现shǒu jī如同黏在了手上,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还能感觉到汗水在背上缓缓流淌。

    shǒu jī屏幕中的女孩儿一只雪白的手臂伸出,抓住他的手腕,他感到浑身如同冰封,动弹不得。

    雪白的手缓缓顺着他的手臂向上蔓延,来到他的肩上,随后又触到他的脸。那只手冰凉无比,轻轻抚摸他的脸颊,慢慢触碰到他的眼睛,可他却连眨眼都做不到。

    顿时,那只雪白的手变了模样,手上的皮肤开始糜烂,不断地在他脸上抓着,他感到有无数不明的粘液沾在他的脸上,还有腐臭的气息不断进入他的鼻孔。

    此刻,shǒu jī屏幕上的女孩半个身体已经爬出来了,原本漂亮的脸蛋上满是鲜血,女孩儿嘴唇轻动着,发出诡异阴森的声音。

    “最后一次提醒!明天零点,清水家园,违背神谕,死!”

    这句话说完,眼前恐怖的景象立刻消失了,杨帆再仔细看shǒu jī,屏幕里面的女孩依旧冲他笑着。此刻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刚才他连动也无法动弹,现在他知道了,如果不按照那个人说的做,他一定会死,绝对不会有意外。

    现在他决定,还是去一趟吧,不管那所谓的“神谕”让他去哪,他都不敢再质疑了。去了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可不去的话,只怕必死无疑了。

    反正是让他明天去,杨帆想了想,决定明天不去上班了。他记得城外山上有一个道观,香火还很旺盛,他决定去求一些开过光能驱鬼辟邪的东西来,哪怕把他全部积蓄都花完也不在乎了。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毕竟是要去一个传闻闹鬼的地方,就算没用也要试试。

    以前他心里也怕鬼,但是却并不是真的相信鬼的存在。但今天,他的世界观彻底崩塌了,以前不信的事情现在也不敢再怀疑了。

    此刻心里还是不能平静,又拿出shǒu jī,在网上搜一下有没有什么辟邪的东西,可那些东西他都没有,想着白天的时候可以买一些,不管有没有用,反正多多益善。

    又在网上翻了一下,还找到几篇驱邪的咒语,据说心里默念可以辟邪,看见一个叫金光神咒的,“天地玄宗,万什么本根……”

    “靠,连字都不认识,而且还这么长,”杨帆心里想着,又翻了翻,找到一个叫静心神咒的经文,这个就比较短了,心里默记着。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心里念了十几遍,确定自己能够背下来,这才稍稍放心,不过心里还是不停的默念。他这才发现,自己心里还真静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这咒语的作用,不过他宁愿相信是这咒语的作用。

    看了一下表,已经二十三点了,杨帆将shǒu jī关上,准备睡觉,刚躺下一会儿,猛的坐起来,身上惊出一身冷汗。

    “明天零点?那不就是今天晚上十二点吗?”

    “靠!就不能说清楚一点?说个今天二十四点或者晚上十二点,明天零点?故意坑我呢吧!”

    杨帆猛然醒悟,他本以为留给他的时间是一天,没想到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那地方他去都没去过,要是赶不上呢?那他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死掉!

    此刻再也不敢有丝毫犹豫,拿上枕头边的shǒu jī,立刻就往外面跑,此刻心里也没有刚才那般害怕了,只是担心自己能不能在十二点前赶到。

    虽然大部分人都知道晚上十二点是一天的开始,周日才是一个星期的第一天,可也没有多少人真的把这个当回事。

    以前他买的火车票也是这样错过的,没想到这次也在这个上面吃了亏,可这次晚了就不是钱的问题了,而是要他的命。

    迅速下了楼,杨帆拼命往小区外面跑,这是他有生以来跑的最快的一次,因为这可是关系到他的性命的事情。

    到了小区门口,杨帆停了下来,现在最快的方法也就是打车了,可路上车却很少,好不容易看到一辆出租车,他把手挥断了也没有停下来。

    杨帆看了一下shǒu jī,已经十一点二十多了,这样下去,十二点前肯地定到不了啊!心里顿时焦急如焚。

    不过他知道大概的方向,觉得在这里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拿起shǒu jī一边搜索着地图,一边跑。他只希望那个人看在他拼命往过赶的份上宽限他一些时间,按照地图上显示的距离,他就是跑断腿半个小时也跑不过去的。

    “哎,小伙子,摩的坐不坐?”

    杨帆突然听到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忙转过头,见一个骑着电动车的大叔停在他身边,此刻如同看到救星一般,连跑过去坐上电动车。

    “大叔,带我去祥宁路,清水家园。”

    “哪儿?”那大叔疑惑的问了一句,“是在新区吗?挺远的啊。”

    “是,就是在那儿,大叔,你快一点,晚了就来不及了,我多给你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