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中年男人-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十二章 中年男人

    裴云飞的腿几乎要断掉,此刻拖着一条腿,一瘸一拐的勉强行走。他身后的江少华也好不了多少,刚才脱险的那一幕现在想想依旧觉得惊险。

    他们都是从那里二楼房间的窗口跳下来的,虽然说不上特别高,但是毕竟是在晚上,两人的腿都受了伤,幸好那些人没有追过来,否则他们绝对活不到现在。

    两人小心的在小镇走着,他们身旁的一个院子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正在门后看着他们。

    “你们是从外面来的?”

    裴云飞惊讶的看着那中年男子,刚才那中年男子的话说明他就是住在这个镇上的人。他没有想到,这个镇子消失了五年了,还有人活着。还是说这个男人是鬼?

    “把手电筒关掉!”那中年男子没有等他们回到,低声吼了一句,“不想死的话就照做,这里的晚上是它的世界。”

    “它是谁?”江少华虽然在问,不过还是把手电筒关上了。

    “不要被它听到!”中年男子又低声说了一句,看了两人一眼,道,“跟我进来,进来我告诉你们。”

    裴云飞依旧无法确认眼前的到底是人还是鬼,如果是人,能够在这种地方活下去,肯定是有原因的,跟他进去并没有什么不妥。可如果是鬼呢?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一次逃脱。

    “你们进不进来?”那中年男人显然失去了耐心,“你们不来接就算了,在外面等死吧!”

    那中年男人说完,不耐烦的关上大门,江少华连忙走过去,“我们进去,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那中年男人打开了门,江少华回头看了一眼,走了进去。裴云飞看看外面漆黑一片,那个中年男人家里也是一片漆黑,这么黑的夜晚,不开灯,这实在不正常。

    但想到那中年男子如此紧张的让江少华把手电筒关掉,很有可能他们不是不想开灯,而是不敢。

    仔细想想,他也只能跟着这中年男人进去了,他现在的状态很差,又是独自一人,这样的夜晚,他真的能活下去吗?dá àn显然是否定的,进去才有一线生机。

    裴云飞也往大门前走,那中年男人不耐烦的催促他,声音却很低,“快点!别磨蹭!一会儿它来了,我们都要死!”

    裴云飞只好加快脚步,走了进去,那中年男人马上将大门关住,说,“别在这待了,先跟我进屋,进去再说。”

    那中年男人走到房门前,裴云飞和江少华也跟了过去,这时候他就注意到,院子里有一口黑漆漆的棺材,还有祭奠死人的花圈。棺材上还摆着几个相框,zhào piàn的内容他却是看不清。

    “你家院子里为什么摆着一个棺材?”裴云飞奇怪的问道。

    听到裴云飞的问题,那中年男人脸色顿时变了,愤怒的低吼道,“你他妈的想把我们都害死就继续问!”

    裴云飞心中也是恼火,可他也是有脑子的,知道自己刚才的问题或许触犯了什么禁忌,而触犯这个禁忌的下场就是死。他知道命比什么都重要,也不会与人争这一口气。

    那中年男人推开房门走进去,里面一片漆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裴云飞很想打开shǒu jī的灯,可是想到那中年男人刚才的表情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先坐吧,”裴云飞听到那中年男人的声音,顺着他的声音,这才勉强看到一个人影,小心的走过去。觉的碰到了什么东西,但感觉是沙发,于是坐了下去,这时江少华也来到他的旁边坐了下来。

    那中年男人叹息一声,“你们这些外地人啊,没事来这地方干嘛?”

    “我们是无意中进来的,发现这里有些不对劲,可是想出去却已经不能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裴云飞问道。

    “你小声一点!我又不聋!”中年男人又压低声音斥责了一句,说,“这里被诅咒了,你们没事别乱说话,会害死我们的!”

    “那我能问问你,这里为什么被诅咒了吗?”裴云飞这次也压低了声音,他知道现在还是不能得罪这中年男人,或许他这里能有什么线索。

    那中年男子说,“白天我再跟你们讲吧,现在可是它的世界,不过就算是白天也不是绝对安全的!这里的禁忌是绝对不能触犯的,触犯一条她都要缠着你,不死不休!”

    “你说的它到底是什么?是鬼?还是别的什么!”

    “你非要害死我们才罢休吗?”中年男人低吼道,“你们两个还是早些睡觉吧,等天亮了我们再说这些。你们要是想作死,那还是出去作,我好心救你们,别把我连累了。”

    裴云飞心里恼怒,心想这人脾气也太差了,但是想到此刻的处境,也理解了一些,他也不问了,万一真的触犯到某些禁忌,只怕后悔也来不及了,现在只能小心得等待天亮了。

    “好吧,那我们天亮了再问你,”裴云飞说。

    现在能休息一下对他也是好事,他倒不是困,在这种地方,只怕躺上一晚上也不一定能睡着,但他太累了,刚才又从二楼跳下去,腿也摔断了,好好休息一个晚上还是有些必要的。

    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江少华忽然问道,“我们在哪休息?”

    “楼下是我和我家人住的,你们住楼上吧,没有灯,也没法给你们铺床,将就睡一晚吧。”

    那中年男人说完,裴云飞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依稀看到那中年男人正缓缓的行走,两人只好跟在后面。

    现在他已经能够再一次使用咒术了,不过他还是挤了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感到有血流出,又捏了捏手上的木牌,这才安心下来。

    突然感到脚上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反应了一下这才明白那是楼梯的台阶,因为实在太黑了,他也看不到,只能凭借感觉慢慢的走,他身后的江少华也是如此。

    平常只要几秒就能爬上的楼梯,此刻却爬了许久。三人上了二楼,那中年男人打开一个房间的门,对他们说,“你们两个勉强在这里住一晚吧,就这一个房间有床。”

    “千万不要开灯,也不要大声说话,你们要想死的话可以这样做。”中年男子又嘱咐了两句,离开。

    裴云飞勉强找到房间里的床,用手摸了一下,床垫还是很软的,但是没有被褥之类的,不过他们并不打算睡觉,也不可能睡的着,只要有个地方可以躺一会儿就可以了。

    两个人都谨遵那个中年男子的话,知道以现在的状态把那个鬼招来,实在等于自杀。

    现在看来,想要破解诅咒离开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他们掌握的线索实在太少了,咒术和圣物能够省着用就省着用,否则未必能撑过去。

    夜很静,只有两人的呼吸和心跳声,逐渐的,两个人都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为何,竟然在这样的环境中睡着。

    睡梦中,江少华依稀被什么声音惊醒,猛的从床上坐起来,眼前只有一片黑暗,摸索着走了两步,刚到门口,突然见一个黑影印入眼帘。

    江少华心中大骇,还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感到有什么东西砸到了自己头上,身体一软,倒在地上。

    裴云飞此刻也感受到了动静,猛的从床上坐起,心里快速的思考着眼前的状况,该怎么办?他确认眼前有危险,但是一片漆黑,他什么也看不见。

    他相信江少华已经死了,他做了一个自认为万无一失的决定,意念一动,驱邪咒瞬间发动出来,手上的木牌往自己受伤的手指上按去,沾上了鲜血。

    他已经感觉到,有一个身影就在他的眼前,看来驱邪咒并没有起到作用。如果是他们之前遇到的被鬼控的尸体,那必须要用手按在那个尸体上,驱邪咒才能起到作用。

    但是并没有关系,手上的木牌也有同样的效果,已经按在前面的人身上。可是下一刻,他还是感到头上受到一记重击,顿时意识模糊起来。

    随后又有什么尖锐的东西穿过他的身体,那尖锐的东西从他体内离开,他体内的一种微热的液体也伴随着那东西的离开而喷涌而出。

    他身体倒在地上,他明白了,自己被人捅了一刀。难怪各种驱鬼的东西都毫无作用,因为,那根本就不是鬼,而是人。

    他防了这么长时间的鬼,唯独没有怎么防备人,怎么也想不到那陌生人为何要杀他?

    但现在他已经不用再想这个dá àn了,因为死人什么都不用做。或许他的命早就该没了,那个人让他复生,可是这还不到半年,就再一次死去。

    对于复生者而言,死亡并不是终结,他们死后,灵魂要永远遭受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