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长夜漫漫-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十五章 长夜漫漫

    “天亮之前,如果我们都还活着,那就在这里汇合!”田思思的背影丢下一句话就和那女孩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外。

    杨帆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一种无奈,但是也没有任何办法,他现在自身都难保了。

    田思思有保命的护身符和通灵的体质,她活下去的可能比任何一个人都大。

    那个女孩的确很可疑,或许真的跟鬼有很大的关系,也不大可能死。

    至于她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杨帆就管不了了,他现在最重要的是考虑自己如何活下去。他和程千紫都看不到鬼,也没有护身的东西,唯一能保住性命的东西是那个仅仅只能最后再用一次的咒术。

    但长夜慢慢,那个鬼还会不会找他们还说不好,而他们还会遇到什么,也不知道,现在他们没有任何关键的线索。

    一旁的程千紫说,“我们怎么办?田思思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我们还是很危险,你只能再用一次咒术了,而且现在还没有好,如果那个鬼再追来了怎么办?我们又都看不见鬼,可能都要死在这里!”

    “我们在这里找找看,如果真如我们所猜测的,那鬼肯定去追她们两个了,那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趁这个机会去找找别的线索!”

    “好吧,”程千紫说着,跟在杨帆后面,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了,只能相依为命了。

    星光下的小镇在黑暗中朦胧,寂静,美丽,却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诡异。

    本来,夜色下,一对男女走在一起,会让人浮想翩翩,但在这种环境下,实在难以有什么别的想法。

    已经过了十分钟,两人都是提心吊胆的,但一直没有感觉到那个鬼前来的迹象,这说明他们的推测很有可能是正确的。

    纵然如此,还是不得不小心,他们也不知道这里到底还会出现什么,这是关于性命的事情,所以无论多么小心,都是应该的。

    两人在镇上转了一圈,杨帆始终觉得这个镇上应该还是有其他人的。他见到了那个袭击田思思的男人,还有那个女孩,说明这绝不是一个没有人的镇子。

    当务之急是找到镇上的人,向他们问明这里的原因。那个女孩不愿意说,那其他人未必也不会说。可这里每一户人家都是黑灯瞎火的,实在难以分清那一户有人,哪一户没有人。

    有一户人家的院墙十分低矮,杨帆踮起脚尖,用shǒu jī往里面照着他发现里面有一口黑漆漆的棺材。他好像不是第一次在院子里见到棺材了,一户人家里有棺材虽然很奇怪,但说明不了什么,杨帆又跑到前面的一户人家,依旧发现摆在了院子里的棺材。

    他仔细看了一下,这里的人家,大部分院子里都摆的有棺材,说明这些棺材一定有什么用意。虽然他在龙州市待的并不久,但这里也不像是有这种奇怪风俗的地方。

    这棺材的用意他现在还是猜不透,目前掌握的线索还很少。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里每一户人家都门窗紧闭,没有灯光,但不表示里面就没有人!也许这些人是害怕什么,都躲了起来。

    这个镇子消失了五年,也意味着这镇上的人被困在这里五年了。这期间肯定有不少人死了,但可能也有一些人xìng yùn的活下来了。

    但这些人却害怕着什么东西,所以不敢出现。他们要面对的本来就是非常之事,绝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去揣度。

    杨帆重重的敲了敲面前一户人家的大门,“有人吗?”

    “这里看起来不像有人的样子,”程千紫走到他身边,说道。

    杨帆见没有人回应,又往前走,“不像有人不表示没有人,我们挨家挨户的敲门,我觉得这里肯定会有人的,那个女孩能活着,其他人也可以。”

    程千紫没有再说什么,现在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跟在杨帆后面,她也明白,现在找到住在这里的人十分关键,可以让他们得到至关重要的信息。

    在敲了十几户人家的大门之后,杨帆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他觉得这些人要么故意不回应他们,要么就是已经睡着了。

    正常情况下他这样大半夜的去敲别人家的门,早就被人骂了,遇到一些脾气爆的,被打一顿也不奇怪,可现在是特殊的情况,他倒宁愿有人出来打他。

    “我们继续,这里不可能没有人的,”杨帆说完,正要再往前,听到他身后的一户人家将门打开,立刻转过头,见一个人影探出头来。

    终于见到人了,杨帆心里一喜,这证明他猜的没有错,杨帆立刻跑了过去,见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恐慌和不安,看着杨帆,低声说,“你大晚上的在这里瞎喊什么?”

    “我就是看看这里是不是有人,”杨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毕竟大晚上的敲别人家的门并不是一件什么好听的事情。

    “你们是从外面来的?”那中年男人看了他们一眼,说,“把灯关掉,跟我进来吧。”

    杨帆也没有多说,他知道这中年男人让他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里明明有人,晚上却看不到一丝光,也许这里已经断电了,但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就算电断掉,火总不可能断,唯一的可能就是这里的人不敢在晚上弄出任何的光。

    联想到这里很多人家家里都有一副棺材,他觉得,这一切肯定和那个诅咒有关,这些人应该是在遵守某种规则,这种规则让他们活了五年。

    杨帆当然不敢打破这些规则,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仅靠着最后一次使用咒术的机会,不足以保住他的性命。

    杨帆看了一眼身旁的程千紫,走进大门,程千紫也跟在他身后,一走进院子里,那中年男人立刻就把大门关住,杨帆看的出,他深深的畏惧某种东西。

    不过杨帆心里依旧在提防着,田思思所遇到的事情证明这里的人并不一定会很友好。这也不奇怪,被困在这个镇上五年,五年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人不可能不变的。

    “大叔,这个镇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能告诉我吗?”

    “跟我进屋里吧,进来以后我告诉你,”那中年男人说完,往房间里走,杨帆小声提醒程千紫要小心,他把手插进裤兜里,脸上表情没有变化,手里却紧紧的握着一把小刀。在这种地方,怎么小心都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