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父子-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十七章 父子

    杨帆看着那中年男人迈进房间的门,正要跟进去,借着微弱的星光看见院子里有一小块黑色的液体,仔细看了一下,那液体的痕迹从门口一直到墙边。

    并不一定是黑色的,只是因为光线的原因,他看到的是黑色的。走到门口他又闻到淡淡的血腥味,当下更确定,那液体十有**就是血。

    杨帆停住脚步站在院子里,“大叔,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里诅咒的事情?知道的话你就告诉我,不知道的话我们去别人家问问,这里肯定还有别人吧。”

    “知道,”那中年男人说,“我们到里面说,不能让它听见。”

    现在杨帆知道,这些人口中的“它”十有**就是他们遇到的那个鬼了。

    “不能让它听见”这句话到底是为了骗他们进去,还是真的不能让它听见,杨帆此刻却猜不到,不过他更偏向前者。

    哪怕鬼真的来了,他现在还有一次使用驱邪咒的机会,还能暂时保住性命,可要跟他进去,会遇到什么就说不好了。

    那中年男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杨帆看到了地上的液体,却不动声色,道,“你们进来不进来,一会儿它要来了,你们都没命了!”

    那中年男人越是让他进去,杨帆越是觉得里面有问题,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万一有人从黑暗中冲出来给他一刀,他可能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他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能够安然面对一切危险。

    杨帆没有说话,拿出shǒu jī按亮,那个中年男人虽然很忌讳光亮,但他也不必如此听话,至少刚才他们一直用shǒu jī照明也没见出什么事。

    shǒu jī的光将前面照亮,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确是血迹。“好端端的地上怎么会有血?”

    那中年男人没有说话,程千紫突然惊呼一声,“小心!”

    杨帆突然看到一个人影从黑暗中冲出来,他看清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骨瘦如柴,或许困在这里的五年日子并不好过。

    那个瘦弱的男子手上拿着一把刀,朝他砍过去,他看到那男子脸上的表情狰狞无比,既有一种疯狂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杨帆也没有想到突然会有人冲过来,他毕竟不是武功高手,此刻也难免有些慌乱,连忙躲避。慌乱中还是感到自己肩膀被砍了一刀,不过他踢出的一脚还是将那年轻男子踢的后退几步,差些倒在地上。

    此刻他能看清,无论是那个中年男人还是这个年轻男子,两人都是很瘦,给人营养不良的感觉。

    虽然感到肩膀上传来的疼痛,但伤并不重,他相信,在有所防备的情况下,他绝不会轻易被眼前的两个人杀死,再怎么不济也能拉他们两个陪葬。

    “你们为什么要杀我们?我们无怨无仇的,”杨帆后退了两步,将程千紫护在身后,毕竟身上没有趁手的wǔ qì,打起来还是吃亏,保持安全的距离还是很有必要的。

    “是你们自己来找死的!”那中年男人脸上也有疯狂之色,不知何时,手上找来了一把菜刀,看样子真的是要将杨帆两人留在这里。

    杨帆也从手兜里拿出一把bǐ shǒu,能装在兜里,显然也不会很长。

    虽然他觉得那两个人的力气不如他,但是真要打起来,他还是不占便宜。程千紫的战斗力被他自动忽略了,毕竟是一个女人,在身体和心性上都不占优势,他等于是要以一打二,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没底。

    那两个人拿着wǔ qì不断的逼近,程千紫突然跑到大门前,想要将大门打开,却发现门已经被锁住了,只得又跑到杨帆旁边。逃跑已经不可能了,她必须要和杨帆一起面对那两个人。

    当两个人距离他们只有一两米的时候,他们都能听到对方粗重的喘息。

    “它来了!”杨帆突然大声喊了一句,他前面的两个人愣了一下,顿时变得有些慌张,显然那个“它”在这五年来给他们带来了深深的恐惧,只要一提到那个“它”,就足以让他们心神不宁了。

    杨帆又哪里能看到鬼的出没,趁两人惊慌之时,猛的冲出去,重重的撞到那中年男子身上。那中年男子实在很瘦,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但体重绝对不超过七十斤,力气不可能有多大。

    此刻那中年男子被杨帆撞得倒在地上,杨帆迅速的夺了他手上的刀扔到一旁,手上的bǐ shǒu抵在那中年男人的脖子上,“让他把刀放下,不然我杀你!”

    那年轻男子脸上满是疯狂之色,根本不理会杨帆的威胁,不光没有放下手里的刀的意思,反倒朝杨帆冲过去,一刀砍过来。

    这几天,杨帆虽然经历了许多不寻常的事情,胆量和心性都有成长,但要他现在shā rén,还真的做不到。况且以此刻的情形看来,他要真的杀了这个中年男人,也会被这年轻男子砍上一刀,到时候是生是死也就不好说了。

    杨帆连忙放开那中年男子,身体滚向一边,迅速站了起来,那年轻男子正要再冲过来,突然听到屋里一个少年发出惊恐而痛苦的叫声。

    那年轻男子愣了一下,朝屋里看过去,这时候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从屋里冲了出来。男子肚子上被捅了一个窟窿,肠子从里面掉出来,可是他却浑然不觉得痛。

    “裴云飞?”程千紫认出了那个人,杨帆也认了出来,此刻不用想也知道裴云飞已经死了。

    杨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裴云飞毕竟是他们中最有经验的一个人,完成了十次的任务,身上的保命手段很多。当时萧铭嘱咐他们一定要跟紧裴云飞,听从裴云飞的安排,可没想到裴云飞这么快就死了。

    “鬼!鬼——”那年轻男子发出惊恐的声音,身体不住的颤抖,眼中的恐惧溢出,满脸皆是骇然。

    裴云飞猛的冲过去,一把将那年轻男子扑倒,张口就咬,那年轻男子早已吓的不敢动弹。

    那倒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叫声,猛的站起来,朝已经变成一具尸体的裴云飞扑过去,竟然没有畏惧。

    裴云飞被那中年男子扑倒,他虽然变成了尸体,但力量依旧比那中年男子大很多。瞬间就翻过身来,将那中年男子按在下面,张口就朝他咬过去。

    那中年男人发出痛苦而恐惧的惨叫声,可声音很快就消失了,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他知道,那两个人是一对父子,即便是面对那种怪物,做父亲的依旧不要命的冲过去,想要换取儿子逃生的机会。虽然他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但是也能稍稍体会到那种感情。

    不过他并不怜悯那两个人,裴云飞应该是被他们杀死的,他们也算是自作自受了,可怜的人有时候也会可恨。只是这两个人死了,那线索就又断了。

    裴云飞站了起来,朝着那年轻男子扑过去,那年轻男子此刻只有恐惧,呆呆的看着父亲的尸体,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你先出去!”杨帆朝正在发呆的程千紫喊了一句,指着墙边的棺材,说,“从墙上翻出去,我想办法救他。”

    “你救他干什么?他们刚才还要杀我们!”程千紫急道,“我们现在先离开,你只有一次使用咒术的机会了,绝对不能浪费!”

    “我不是想救他,而是想从他嘴里问一些东西,他要死了,我们还要找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