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线索-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十八章 线索

    “那你小心!”程千紫也没有说太多,她清楚,杨帆的选择或许是最正确的,冲到墙边,踩在棺材上面,往墙外翻,她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现在田思思拖住了那个鬼,他们暂时没有太大的危险,但是必须要利用这段时间找到有用的线索,否则他们最终还是要死。

    虽然杨帆很不愿意去救眼前的那个年轻人,毕竟这个人曾经要杀他,而且去救人他自己也要陷入危险当中。他只有一次使用驱邪咒的机会,绝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掉。

    眼看裴云飞就要扑到那个年轻男子身上,杨帆冲过去,一脚朝裴云飞踢过去,他知道裴云飞现在是被鬼控制了,手下觉不留情,反正他们原本也不熟。

    裴云飞被踢的退了几步,那愣住的年轻男子这才反应过来,杨帆冲他喊了一句,“还不逃!”

    那年轻男子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父亲的尸体,脸上的表情无比痛苦,但也有深深的恐惧。显然恐惧占了上风,他立刻冲到墙边,往墙外翻,此刻只想快些逃离此地。

    裴云飞正要追赶,杨帆拦在了他前面。此刻的裴云飞只是一具没有感情,不知道疼痛,被人操控的傀儡,要对付起来并不简单。

    虽然杨帆可以使用驱邪咒将裴云飞的尸体与控制他的力量切断,但最后一次的驱邪咒,是他手里唯一的牌了。

    这张牌打出去之前他心里还有些底气,可一旦这张牌打出去,那他之后再面对鬼怪,将毫无还手之力。只要不威胁到他的性命,他绝不会使用这最后一次的驱邪咒。

    眼看裴云飞就要扑到他身上,杨帆立刻闪到一边去,躲过这一击,他见那年轻男子此刻已经爬到墙上。虽然程千紫也在外面,可是程千紫未必能拦下那个男子,所以他必须尽快脱身。要是那个男子跑了,那他所做的一切都白做了。

    杨帆爬到那个棺材上的时候,裴云飞已经扑了过来,杨帆一脚将他踹开,站到了棺材上,往墙上爬。刚爬到一半就感到脚被什么东西拽住,他知道肯定是裴云飞。

    杨帆死死的抓住墙壁,拼命的用脚踢裴云飞的身体,却感到脚上传来一阵疼痛,裴云飞咬住他的脚腕。杨帆吃痛,脚上更加用力,一脚将裴云飞蹬的飞出去,挣脱了裴云飞的纠缠,翻到墙上,从墙上下来。

    此刻见远处程千紫正和那个男子拉扯着,杨帆感到庆幸,那个男子还没有走远,拼命的朝两人飞奔过去。

    那男子见杨帆过来了,心里着急了,一把将程千紫推倒在地上,转身就要跑。可他毕竟没有杨帆快。杨帆追了上去,一拳打到那个男子身上,那男子身体本就瘦弱不堪,承受这一拳显得十分吃力,身体摔倒在地上。

    “你跑不掉了,现在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杨帆将那男子按在地上,“你要是不回答,我不介意杀了你。”

    那男子挣扎着,但力量上却不如杨帆,五年来想要吃一顿饱饭都无比艰难,瘦弱的身体早已经没了力气,此刻也唯有屈服。

    “好,好……你问,问什么我回答什么!”

    “你们刚才为什么要杀我们?我们刚刚见面,不可能有什么仇怨吧。”

    那年轻男子看了一眼杨帆,眼神中有些畏惧,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我们太饿了,没有吃的!”

    杨帆心里感到一阵寒意,他们竟然是想要吃掉自己,这种事情他实在难以想象,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也许那个想要杀田思思的男人也是一样的想法,这个镇上的人被困在这里五年了,早已经没有了食物,也不难解释为何会有这样的行为。

    “这个镇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五年前突然消失了?这镇上的人现在都在哪?”

    “诅咒!”那男子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睛中印满深深的恐惧,这诅咒折磨了他五年,此刻哪怕只是提起,都让他疯狂。

    “这个镇子被鬼诅咒了,所有人都出不去,我们只能躲藏起来,只要被它找到,它就会杀了我们。”

    “现在这个镇上还有很多人吗?”

    “不知道,人应该不多了,这么多年,死了很多人。”

    这些事情杨帆早已经知道了,问的这些话无非是想确认这个男子会不会说实话,现在看来,他说的话似乎都是真的。

    “那你们知不知道该怎么解除诅咒?”

    “不……不知道,我们要是知道的话,又……又怎么可能会困在这里五年!”那男子脸上的表情尽是痛苦,五年的折磨,让他快要疯掉了。任何一个正常人在这种地方活上五年,都会发疯的。

    男子的回答在杨帆的意料之中,他也知道这些人不可能有解除诅咒的方法,但还是要自己亲自问一问,因为凡事不能只靠猜,要亲自证实,或许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那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为什么五年了它都没有杀了你们?”

    “我们……我们之所以活下来是因为……因为它以为我们已经死了。”

    “以为你们死了?它为什么会这样以为?”

    “我们在家里放了棺材,并且还给自己修建了坟墓,造成已经死去的假象,她找不到我们,所以才能活到现在。”

    杨帆现在想明白了,为什么这里大多数人家里都有棺材,而且就算是晚上这里也看不到一点灯光。因为他们害怕那个东西知道他们还活着。而他们害怕的东西应该就是那个鬼了。

    “你们怎么知道这样做可以迷惑它?是有人给你们指点吗?”

    杨帆敏锐的察觉到,普通人不可能知道该怎么对付鬼魂,这里的人明显是受到高人指点,否则又怎么可能会想出这样的办法?

    “是住在山上的一个老头说的,他姓陈,好像叫陈海山什么的。就住在那边的山上。不过这最近都没有见过他,是不是还活着就不知道了。”

    杨帆想这个陈老头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多多少少也会有些本事,否则也没有能力指点镇上的人活下来了。现在总算是找到一条有价值的线索。

    杨帆决定,要拜会一下那个叫陈海山的老人,那个老人肯定比别人知道的要多一些。

    “你知道他具体的住址吗?能不能找到他?”

    那男子摇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

    “你们镇上的那个鬼是怎么来的?那个鬼又为什么要……”

    杨帆话还未完,就见那男子脸上露出极为恐惧的表情,整张脸扭曲着,眼睛睁的很大,几乎要从眼眶中掉出来!

    男子的目光落在他的身后,杨帆感到脊背发凉,他知道这个男子是在害怕他身后的东西。还未来得及回头,杨帆听到身后的程千紫发出一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