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操控尸体-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十九章 操控尸体

    杨帆转过身,他看到二三十个人正向他们跑来。shǒu jī的光让他看清了那些人的长相。

    跑在最前面的分明是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脸上的肉都已经烂掉,依稀露出牙齿和骨头。其它的人也都差不多,可这群尸体的速度却绝不像diàn yǐng里的行尸走肉那般缓慢,而是飞快的朝他们奔过来。

    萧铭跟他讲过,很多鬼都会有一些特殊的能力,比如他第一次任务遇到的那个女鬼就有制造幻觉的能力,而这一次的鬼的能力很有可能就是控制尸体了。

    “我们快跑!”程千紫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知道此刻只能逃跑,杨帆只有最后一次使用驱邪咒的机会,做不了什么,他们两个人还不足以对抗这些尸体。

    “我们往那边跑!”杨帆指了指西边,刚才那年轻男子说过,那个教他们欺骗鬼,让他们得以活下去的那个老人就在小镇西边的山上。

    两人刚跑了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痛苦的叫声,是那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杨帆不用回头去看也猜到了他的下场。杨帆并不觉得怜悯,世事皆有因果,不相干的人的命运他管不了,现在他甚至都无法抓住自己的命运。

    那些尸体在杀死那年轻男子之后开始追他们两人,两人都拼了命的跑,不时的回头看看,那些尸体和他们的距离不断在缩短。他们毕竟是人,会觉得劳累,可是那些尸体完全不会累,也不需要呼吸,速度始终都是巅峰。

    程千紫此刻有些急了,“我们该怎么办?早晚要被他们追上的!”

    杨帆看了看前面那座山朦胧的身影,知道一时半会儿还跑不过去,就算他们跑过去了,也不一定就会遇到那个老人,那个老人能不能对付这些尸体也不确定。

    “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躲!”

    杨帆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一二十具尸体距离二人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了,他加快速度,跑到一家的院门前,一脚踹到门上,门被踢开。

    “快!我们进去,”杨帆对程千紫喊了一声,程千紫立刻往他这里跑,冲到里面,杨帆将门关上,插住门。

    还没等他们喘口气,就听到那些尸体拍打和撞击大门的声音,金属的大门发出极为刺耳的声音。声音响了许久,好像是觉得无法将大门撞开,那些尸体逐渐散开。

    杨帆知道它们不会如此轻易放弃,走到房子前面,发现门是关着的,无法推开。又在院子里找了一下,看见一把铁锹,立刻过去拿起来,握在手里。

    这时看到一个人头从墙外露出,杨帆毫不犹疑,一铁锹削过去,那腐烂的人头从躯体上掉下去,滚落在他脚边。

    这场面诡异无比,可是杨帆和程千紫都没有太过害怕,因为更让他们害怕的是他们的性命可能随时都在交代在这里。

    “看那边!”程千紫喊了一声,杨帆转过头去。见另一面的墙上四五个人半个身体已经爬到墙上。

    杨帆冲过去,用手里的铁锹往一具尸体上猛砸,那尸体的头被杨帆用铁锹削下一半,耷拉在脖子上,但依旧在往墙里面翻。

    此刻再看另一面墙,刚才被杨帆削掉脑袋的尸体已经爬进了墙里,没有脑袋的尸体正朝两人走过去。

    这些人已经死过一次了,不可能再死一次,除非将他们烧成灰烬或者剁成肉酱,否则无法阻止他们。

    眼看越来越多的尸体翻进墙里,杨帆和程千紫只能不住的往后退。两人心里都有些急了,院子本就不是很大,此刻被一二十具尸体围住想要冲出去实在太难了。

    杨帆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选择竟然会把自己逼进绝境,可刚才的情况实在不容他想太多。眼看一具尸体已经走到他们面前,杨帆一铁锹将其拍的爬下,那具尸体腐烂了很久,几乎要散开,可还是挣扎着站起来,继续往两人身边走。

    杨帆挥舞着铁锹不断地阻挡前面的尸体,可实在是双拳难敌四手,而且这些尸体没有知觉,不怕痛,也打不死,两人越来越被动,能够huó dòng的范围越来越小。

    “怎么办?这样下去我们迟早要死在它们手上!”程千紫焦急的说,脸上满是恐惧,因为现在他们都面临着生命的威胁,对他们这些复生者而言,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死亡更可怕了!

    杨帆此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此刻就算他用驱邪咒,也无济于事了。可要让他现在放弃,那也不可能,一脚将一个正要扑到他身上的尸体踢倒,这时候听到程千紫的喊叫声。

    杨帆见程千紫被一只腐烂的手臂抓住,毫不犹疑,一铁锹朝那只手臂削过去,那手臂断掉,程千紫得以脱身,可杨帆手上的铁锹却被另外扑上来的尸体抓住,唯一的wǔ qì也难以在使用。

    眼看两人就要被一拥而来的尸体杀死的时候,他们身后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瘦弱的女人探出头,脸上满是恐惧之色。

    两人如同看见希望一般,那女人喊道,“快进来吧!”

    杨帆和程千紫连忙往房子里冲过去,程千紫先跑进房间,杨帆在她后面。一具尸体抓住了杨帆的衣服,死死的拽着他,杨帆回手一拳打过去,让他没想到的是那尸体的胳膊竟然断掉。

    看来那人已经是死去了很久,杨帆感到庆幸,不敢丝毫停留,冲进房间里,将门关上,那些尸体疯狂的撞击着门,好在门足够结实,一时间却没有办法将门撞开。

    杨帆又从房间里搬了一些桌椅,堵在门上,做完这些,杨帆喘了口气,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女人脸色惨白,即便是现在神情还是没有安定下来,“你们是什么人?从外面来的吗?”

    杨帆见那女人三十多岁的年纪,身子瘦的只有皮和骨头,“是,大姐,我们是不小心走到这里来的。”

    “你们胆子可真大,”女人看了他们一眼,似乎有些怀疑,不过也没有多问。杨帆对她还是很感激的,刚才要不是这个女人及时开门,她和程千紫恐怕已经死在外面了。

    “大姐,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程千紫的目光四处扫了一下,经历过刚才的事情,不得不多一分戒心。

    “现在只剩我一个了……”女人脸上满是悲伤和恐惧,“只怕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在这种地方,活着……活着就是折磨。”

    “大姐,我听说这里被诅咒了,到底是为什么?发生了什么?”

    女人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恐惧,悲伤,自责,无数情绪都涌现在她脸上,杨帆觉得,这个女人能在这里五年没有疯掉,也算得上是坚强了。

    “这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孽,报应啊!”女人脸上的神色变得疯狂。

    “我们都该死,这是老天给我们的惩罚,这是我们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