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诅咒-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二十章 诅咒

    程千紫安慰着那女人,和那女人交谈着,逐渐那女人的情绪平静了下来。通过他们的交谈,杨帆知道了这个女人叫王芳,她丈夫和孩子都已经死掉了,如今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杨帆觉得这个女人还是很有善心的,她自己对这一切都很害怕,刚才却还冒着生命危险开门,这份善心实在算是难得。至少被困在这样一个镇上五年还有这样的善心很是不容易。

    王芳开始讲述这个镇上发生的事情了,这些东西一直压在她的心底,一直都无法找人倾诉,此刻告诉杨帆和程千紫,让她有一种得到解脱的感觉。

    “五年前,我们这个镇上有一些人得了一种怪病,身上起一种脓包,很痒,发作起来,让人恨不得把皮都扒下来,很多人去医院看过可是医院的也没有办法,只是白白花钱。”

    “我们镇上住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来历有些神秘,很有钱,搬到这里以后还盖了一栋别墅,但只有她一个人住,也不跟别人来往。很多人都说她会巫术什么的,背后都叫她巫女,久而久之,镇上的人就都躲着她。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把镇上的人的病治好了。”

    杨帆猜测,或许诅咒和那个女人有关系,不过还是想听王芳把话说完,“后来怎么了?”

    王芳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说,“后来有更多的人都得了那种怪病,而且之前病好的那些人也复发了,大家都去求那个女人帮忙看病。”

    “可是那个女人说他也没有办法,这并不是单纯的病,而是惩罚!”

    “惩罚?”程千紫疑惑道。

    “嗯,那个女人是这样说的,她说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东西,还需要靠我们自己,因为我们不敬神,不信神,所以才遭到这样的惩罚。”

    “那个女人会不会是宣传邪教的啊?”程千紫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嗯,我们开始也是这样怀疑的,大部分人都不相信她胡说八道,可还是有一部分人信了,并且这些人的病的确也治好了,逐渐的,我们大家都开始相信她了,主要那时候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不相信又能怎样?只有她能治好我们的病。”

    “这和诅咒又有什么关系?”程千紫又问道。

    “诅咒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后来我们按照那个女人说的,在湖中间的那个岛上建了一个庙,说是供奉神灵,可庙建好以后,那个女人说需要祭品。说神灵要降下神力为我们驱除病痛,但是需要向神灵祭祀,否则还是无法彻底驱除我们的病痛。”

    “她要的祭品是什么?”杨帆隐隐有了猜测,却还是问了出来。

    “要用活人来祭祀!而且是十个人!”王芳说着,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杨帆已经猜出大概,并没有觉得太过惊讶,那个女人可能不是单纯的想要骗点钱那么简单,应该有更深的层次的考虑。

    “然后你们同意了吗?”程千紫说。

    “开始大家都没有同意,毕竟是要shā rén,大家又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事情,而且对所谓的神,大家也不过是半信半疑,就算那个女人能治好我们的病,我们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就听她的去shā rén。”

    现在的世界又哪有几个人相信鬼神呢?可有些时候人又不得不相信,比如杨帆他们这些复生者。

    开始他们或许并不相信鬼神,但是经历过死而复生的事情以后,他们不得不信,不得不按照那个将他们复活的人的意志来做事。

    这个镇上的人跟他们这些复生者有着类似的命运,命都是被别人掌握着。纵然这些人开始不相信,但是最后一定也会选择屈服。

    王芳又说道,“后来我们实在没有一点办法了!那种病,只要一发作,身体就像是被许多毒虫钻咬一样,很多人都实在熬不住了,开始有一些人去求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说她没有办法,除非按照她所说的祭神,否则就只能忍受煎熬。”

    “可是如果按照那个女人说的,必须要用十个人的性命来祭祀神灵,我们实在不敢同意,不过后来那个女人又改口了,说我们镇上有恶魔的转世之身,只要把那个恶魔转世的人杀死就可以结束这一切!”

    或许那个女人原本就知道,让他们用十个活人的性命祭祀神灵他们是不可能接受的,可是突然把贡品的数量从十个降到一个,那就很容易接受了。

    王芳继续说,“后来她找到了恶魔的转世,是镇上一个叫苏绫的小女孩,那时候才七八岁。”

    杨帆觉得那个女人有些奇怪,就算是邪教也完全没必要shā rén啊,她只要把那些人的病治好,一定能吸引到很多信徒。

    “后来,那个女人让我们在神庙前把那个女孩烧死,虽然大部分人不愿意参与这样残忍的事情,但是他们也没有阻止,也没有选择报警之类的。”

    这很好理解,他们就算不忍心做这样的事情,但是自己身上还有着病痛,当然不会阻止这些。一部分人跟随那个女人迫害了那个叫苏绫的女孩,一部分人保持沉默,袖手旁观。

    “那个女孩的家人呢?他们都没有出面阻止吗?”程千紫问道。

    “没有,那个女孩的父母也得了病,他们是最相信那个女人的一批人,那个女人说要烧死他们的女儿,他们想都没想直接就同意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看着自己的女儿被烧死?”程千紫觉得难以置信,咒骂了一句。

    杨帆知道,邪教洗脑的本事还是很高明的,虽然现在不多见了,但与其最接近的就是非常流行的传销了。数以百万记的人为一个毫无逻辑,空口无凭的承诺而陷入疯狂,明明一戳就破的谎言却遮蔽了无数人的一生。自己做着一朝暴富的白日梦,还要拉着亲人朋友下水,自以为在做着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其实不过是别人成功路上的垫脚石罢了。

    这些被愚昧蒙蔽了双眼的人,既可怜又可恨,杨帆也不想评论他们的对错,这些与他都无关,他要的是生存下去。

    “虽然那个苏绫的父母同意那个女人烧死苏绫,但是苏绫的姐姐却拼命的想要阻止,虽然她那时候才十岁,但还是不顾危险把mèi mèi从火海里救出来,自己身上都被火烧着了,最后两个人跳进了湖里。”

    “她们都死了吗?”杨帆本以为他们遇到的鬼应该就是苏绫死后化成的,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