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巫女-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二十六章 巫女

    四个人走进那栋建筑里,一进来,里面的阴凉就让杨帆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现在他理解为何田思思会觉得这里诡异了。

    也许是因为这里空了太久,也许这里原本就是这样,一个房子里住着一个神秘的巫女,当然也不会正常。杨帆将shǒu jī背后的手电筒打开,外面明明是白天,这里面却有一种奇怪的黑暗。

    几个人都不敢分开,虽然他们在一起,但苏妍的鬼魂来了,他们依旧没有反抗的能力。只不过人是不喜欢孤独的动物,明明知道这样做也无济于事,却也不愿落单。

    “有人来过,”田思思看了一眼地面,说,“我们之前有三个人的脚印,时间隔得应该不久。”

    杨帆看了眼地面,地上的确有一串凌乱的脚印,不过他看不出那是三个人的脚印,田思思观察的仔细入微让他佩服。

    “奇怪!”田思思说,“有一个脚印走到一半就消失了。”

    “走到一半就消失了?”程千紫惊道,“人能够做到吗?”

    田思思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脚印,说,“当时三个人可能是一起进来的,然后其中两个人发现了异常,就是那个人凭空消失了,他们想要离开,却好像无法离开,当门应该是锁上了,或者有别的什么东西。”

    “那两个人有可能是裴云飞和江少华,”杨帆说出了自己的推测,他看到了裴云飞的尸体,也差点被已经死去的孙海昌骗了,根据这些,他差不多能够推测出当时的情形。

    “他们两个应该被已经死去的孙海昌骗到了这里,我和千紫见过裴云飞的尸体,江少华可能也已经死了。”

    这两个人的死和杨帆并没有关系,他跟裴云飞不熟,江少华跟他有怨,在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关心与他没什么关系的人的生死。

    “我们还是找找线索吧,这才是最重要的,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苏妍的鬼魂迟早会找到这里。”

    “你们放了我,她就不会找你们了!”苏绫睁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杨帆,“我又帮不上你们,你们非要拉着我干嘛。”

    杨帆见苏绫眼中有着泪花,这个女孩刚失去最后一个亲人,甚至都来不及伤心。他虽然同情,但是绝对不会放掉苏绫,这关系到他们三个人的性命。就算苏绫走了,苏妍的鬼魂也不可能放过他们。

    而且他们要破解诅咒,一定也会与苏妍的鬼魂产生冲突,也许让一个可怜的女孩站到与她姐姐敌对的阵营是有些残忍,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做,当苏妍真的化作厉鬼的时候,就连苏绫也未必能活下去。

    几个人在一楼找了了一遍,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又上了二楼,此刻苏绫变得老实了一些,或许是因为害怕的原因。她的胆量全是来自于她那个已经当鬼的姐姐,苏妍的鬼魂才是她在这个世间的唯一寄托。

    二楼有多个房间,杨帆推开一个房间的门,拉着苏绫走进起,里面看过去,只有一对桌椅,一盏台灯,一床铺的整齐的床单,还有一个衣柜,可能这里是那个巫女的卧室。

    房间的摆设很普通,简单整齐,如果不是现在了落满了灰尘,应该也会很干净,完全不像一个单身女人的卧室。她原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是一个巫女。

    没有发现什么东西,正要离开,田思思叫住了杨帆,“枕头下面有东西。”

    田思思走了过去,将床上的枕头掀开,一个粉色的笔记本露了出来,“放在枕头下,应该对她很重要吧。”

    杨帆看了一眼那个笔记本,像是学生使用的日记本,小巧精致,田思思大概翻了一下,扔给杨帆,“你看看吧,我看不下去。”

    杨帆接过,感觉这笔记本应该有些年头了,翻开来,封面的背面写着几个娟秀的字,的确像是小女生的字,“初二一班,李婷。”

    真的是一个学生的日记本,里面也的确是日记。他推测,这个日记应该是那个巫女小时候的,但是却被她一直珍藏到现在。

    不过杨帆没有仔细的阅读,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幸好这个日记也不是每天都写,他粗略的翻了一遍,她字写的很好,容易辨认,杨帆很轻松的知道了全部的内容。

    那时候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生,她和父母就住在这个镇上,而她在附近的一所初中上学,初中的生活对她这样成绩很好又长得漂亮的女生而言,很轻松,很悠闲。

    她在学校里有自己喜欢的男生,那个帅气并且比同龄人更加成熟的男生。他们一起看书,一起写作业,一起玩,放学的时候一起回家,虽然她们住的地方并不顺路,但是那个男生每次都会将她送到那个湖边。在这里,他们第一次接吻了。

    他们看过一本叫《白夜行》的小说,他们都很喜欢,那个男生说,“我会向桐原亮司守护唐泽雪穗那样,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永远在你身边守护你,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是你天空中的太阳。”

    “不要!”她直接拒绝了,“他们的命运太悲惨了,我可不想有雪穗那样的命运,我要是雪穗,我也不会让亮司为自己做那样的事情,或许她根本就不喜欢亮司,不过我却喜欢你!”

    “我只是打个比嘛,你爸妈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命运。”

    可是凡事没有绝对的,从那天开始,她的命运开始转变了,世间的不幸并不因为你不想要就不降临到你的身上,从那天开始,她的命运变了。

    那天她放学回家后,没有看见她的母亲,只有醉醺醺的父亲,从父亲的只言片语中,她知道了,她的母亲离开了,跟着别的男人离开了,永远的抛弃了他们。

    从那天起,她的父亲开始每天都醉酒,她劝父亲,没有任何作用。逐渐的,那个男人变得暴躁起来,有时候会打她,开始那个男人酒醒后还会向她道歉,并且发誓一定会改过了。

    或许是工作上也遇到了不顺,那个男人失业了,尽管他很努力,但是依旧没有任何用。他脾气更差了,就算不喝酒,只要他心情不好,她依旧还是要挨打。

    只是要挨打她还不觉得有什么,她是一个乐观的女生,在学校了,她依旧表现的很平常,努力在她喜欢的男生面前做出高兴的样子,她相信,只要自己一直这样,那些不幸迟早都会结束的。可是更大的不幸在她身上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