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日记-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二十七章 日记

    她无法想象,父亲怎么可以对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天晚上她哭了,以前,无论她的父亲怎么打她,她都不会哭的。可那天她哭了一整晚,她的世界也仿佛变成了一片黑暗。

    第二天她没有去上学,她一直坐在那个湖边,她想要跳下去,想要洗刷身上的肮脏,可是她终究没有那样做。她还想再见他一面,那个说要做她天空中的太阳的男生。

    傍晚,那个男生来了,他见她没有来上学,他很担心,所以一放学他就来了,看到了做在湖边的她。

    她紧紧的扑在他的怀里,一向坚强的她此刻却只知道哭,她哭的很伤心,他紧紧的抱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她不想说,而他也不会去问。

    可她的父亲赶到了,那个男人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再加上又喝了一点酒,他变得疯狂起来。他将那个男生推进了湖里,可他终究没有忍心对自己的女儿下手。湖水很深,而那个时候镇上的人又很少,那个男生在湖里淹死了,而她被她的父亲囚禁起来。

    有一天,她偷偷的跑了出来,跳进了冰凉的湖水里,她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她的恋人就在那湖水中丧生,而她很快也要陪他一起去了。

    日记中并没有描述她跳进湖里的事情,但杨帆知道,那个巫女并没有死,她在湖里遇到了什么?被人救上来了吗?可是杨帆从她最后的日记中看出她有一定要死的决心。她又为何改变了主意?

    杨帆又翻了几页,发现了一行凌乱的字,但能勉强看出,是出自一个人之手,写这些字的时候似乎心情很激动。

    “它救了我!可是我并不想活着。”

    杨帆想不出这句话的意思,“它”指的是什么?继续往下翻,他发现下面都是这样的一句话的日记。

    “我没有死掉,它不让我死!”

    “我离开了那个地方,可是它依旧不肯放过我!”

    “三年了!它一直都在折磨我!”

    “为什么还不让我死!”

    日记本上的字越来越凌乱,主人的心应该也很乱。

    “已经五年了,它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去死吧!我才不会为它做那些事情!”

    那些字迹越来越成熟,就像一个少女长成一个妩媚的女人。

    “它能满足我的愿望?它真的是神?它能让死人复生?”

    “至高无上的神啊,我愿意成为你的奴仆!”

    “神?”杨帆心里反复思索着这个字,那个巫女在湖里遇到的东西应该和这个所谓的神有关,但肯定不是真正的神。

    现在杨帆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这个诅咒绝对不单单和苏妍的鬼魂有关,这里应该还有着更可怕的东西。

    “你发现了什么?”田思思察觉到了杨帆脸上的表情的变化,问道。

    “很可怕的东西,”杨帆合上那本日记本,放到了桌子上,“我们要面对的可能不光是苏妍的鬼魂。”

    田思思没有心情再去翻看那本日记,问道,“怎么回事?”

    杨帆整理了一下现在所知道的一切,依旧有些模糊,还有很多地方想不通,但他知道自己很接近真相了,可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危险。

    “我也不是很清楚,这只是我的猜测,苏妍的鬼魂杀了这么多人都没有变成厉鬼,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而且那个巫女小时候好像在湖里遇到了什么,她本来是要在湖里自杀的,却成了巫女,并且要用镇上的人祭祀神灵。”

    “那我们再找找别的线索吧,”田思思眉头皱起,也不知道是否听懂了杨帆的话。

    程千紫和田思思先走出去的,杨帆拉着苏绫走在后面,突然苏绫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杨帆回头问她。

    “没什么,”苏绫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一个布做的娃娃,看起来是手工缝制了,做的很精巧,刚才是这个娃娃掉到了地上,吓了她一跳。

    “会不会是那个女人送你的礼物?”杨帆开玩笑的说,可苏绫却当真了,一把朝杨帆扔过去。

    “我才不要她的东西的!都是那个女人害得我和我姐姐!”

    杨帆也不想跟她争辩什么,可那娃娃落到他手上的时候,他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声音,杨帆心里一喜。他听萧铭说过,当找到圣物的时候,都会有这样一个声音。但只有第一个得到圣物的复生者才会听到这样的声音,并被告知所得到的圣物的用途。

    可当他得知这件圣物的用途以后,心里的兴奋就不见了,他本以为是一件驱鬼的圣物,可以帮他们渡过眼前的难关,可这东西并没有驱鬼的作用。

    这件圣物叫傀儡娃娃,只可以使用一次,效果很强大,只要能获得一个人的血,并且滴到这娃娃身上,那个人就会与这傀儡娃娃产生某种依存关系。施术者完全可以通过这件傀儡娃娃杀死被控制的人。但是如果被控制的人太过强大,那就无法起到杀死对方的作用了。

    “你们怎么了?”程千紫朝杨帆看过去,问道。

    “得到了一件圣物,可惜没有驱鬼的作用,”杨帆无奈的说,“不过倒是可以害人。”

    “好歹也算是一件圣物,以后说不定会有用处,我们再去别处看看吧!”田思思说完,走向另一个房间,她的护身符已经找回来了,并且她已经涂上了自己的血,她目前还是很安全的。但她知道,这安全只是暂时的,破解不了诅咒,她早晚都要死。

    这是一间书房,只有一些书籍和zhào piàn,杨帆看见这个房间的窗户已经被打烂了,时间应该不久,他猜测可能是裴云飞和江少华从这里离开的时候打烂的,这里没有江少华的尸体,有可能跟裴云飞死在一起了,或许他没有死。

    四个人接下来把二楼的房间都翻了一遍,除了弄了一身灰尘之外,并没有别的发现,此刻看见外面的太阳,已经是接近中午了,苏妍的鬼魂一直都没有找他们,但肯定会来的,因为苏绫在他们手上。可是他们还必须带上苏绫,否则他们一点对抗的资本也没有。

    “这里应该没有什么了,我们先离开!”杨帆拉着苏绫往楼下走,田思思和程千紫跟在了后面,三人刚走到一楼的大厅,田思思突然惊道,“她——她来了!”

    与田思思的话音同时落下的是程千紫痛苦的喊声,程千紫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提了起来,好像一只无形的手抓着她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那双无形的手继续掐着她的脖子,鲜血喷溅出来,杨帆,田思思以及苏绫,他们身上都被溅上了血迹。

    程千紫的尸体从空中掉下去,她脖子上一大块的血肉已经不见了,只有血液在不断的流出。

    杨帆一把拽过苏绫的身体,手上一把锋利的小刀架在苏绫的脖子上,杨帆还没有说话,田思思也跑到了苏绫的身边,开口,“如果你非要杀我们,那我们就杀了你mèi mèi!”

    这也是杨帆想要说的话,不过他不可能真的杀了苏绫,就算苏妍的鬼魂真的要杀他他也不会这样做,因为毫无意义。如果他杀不杀苏绫都一样会死,那他当然不会杀。这种对自己毫无意义却又会害死无辜的人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的。

    “她走了,”田思思凝重的表情松懈了一些。

    看到地上程千紫的尸体,杨帆感到无比惋惜,但是他也无可奈何,现在才真正明白了自己的弱小,他自己也随时都有可能死啊,如果刚才苏妍的鬼魂袭击的是他,他不知道是否还能活下去。

    杨帆拿开了放在苏绫脖子上的刀,抱歉的看了看她,可苏绫一点也不领情,“你们用我威胁我姐姐也没用!你们……你们早晚都要死的!”

    田思思冷声道,“如果我们会死,你也一样,我们不杀你,你那个鬼姐姐也会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