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任务-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六章 任务

    凭借着前方微弱的路灯的光芒,终于,他看到了,前面的路边是一片黑暗的区域四周的住宅区或多或少都有灯光亮着,但是只有那里,没有任何的光亮。

    那里应该就是他要去的清水家园了,他现在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但是感觉身体快要支撑不住了,再以这个速度跑下去,他非要晕过去不可,但是终点就在眼前,他不可能现在放弃的。

    连一刻都不敢停顿,继续往前跑,可是速度终究是已经不如刚才了,就算他想要拼命,但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此刻身体已经不受他控制慢了下来。

    “绝对不能迟到!”杨帆心里默念着,迟到一点时间会不会立刻就死他也不清楚,但是绝对不愿意以身试法。

    终于他跑到了那个小区旁边,本想着fān qiáng过去的,却发现小区边上有一条河,心里顿时生出一股绝望的感觉。前面太黑了,他也没有看到有桥,现在只好冲进河里,从水里趟过去。

    还好河水不深,他飞快的渡过河,爬上了河岸,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算到了任务地点,不敢犹豫,抓住小区外围的栏杆就往里面翻。

    这时候突然感觉手臂上有一种温热的液体在流淌着,接下来感觉到肩膀上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整个身体好像要被什么力量撕开一般。

    “是什么?”他连看都不敢去看,站到小区的栏杆上,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跳了进去,这时候感觉到肩膀上的剧痛消失了。

    杨帆大口的喘着气,刚才剧烈的奔跑让他觉得胸口发闷,肺仿佛都要炸开,脑袋混混沉沉的,还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双腿也发软不断颤抖着,只好坐到地上,休息一下。

    这时候他才看到自己手臂上的液体,那是血!顺着他的手臂流淌着,滴到了地上。

    因为夏天穿的是短袖,他把袖子提到肩上,他刚才感觉到肩膀上一阵剧痛,可是肩膀上却没有任何的伤口,而且身上也没有感觉到哪里受伤,那血是从那里流出来的呢?

    这时候他想到一种可能,会不会是因为他刚才没有来得及在零点之前进入这里,所以他要遭受到惩罚。因为他那个时候确实感觉到肩膀上的疼痛,觉得身体好像要被什么力量撕成两半,但是进入这个小区以后,那种感觉就消失了。

    他顿时觉得无比的恐怖,这意味着,那个将他复活的人,只要一个意念,他立刻就会死,刚才的感觉让他深信这一点。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生命究竟有多么卑微,完全就是一个被人随意控制的木偶,别人心情不好了,想要他死,他都无从反抗。

    不过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遵从所谓的神谕,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命比一切都要重要的多。

    在地上坐了一会儿,感觉好了很多,往四周看了看,只能看到一片黑暗和远处零星的灯光。

    “到底要我来做什么?”杨帆实在猜不透所谓的神谕让他来这里的目的,但他肯定不会简单,这里肯定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他想到那个将他复活的人所说的考验,他只有通过那个人的考验才能继续活下去,这就是那个人的考验吗?而且还是可能有生命危险的考验。

    杨帆站起身来,此刻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他只知道自己最好不要想着出去,既然他来了,那应该会有下一步的指示。

    四下寂静无人,诡异无比。当然,如果有人那也不太正常,除了他以外应该也不会有人来这种地方吧。

    此刻他只希望这里不要真的有鬼,鬼怪之类,实在虚无缥缈,完全是他无法对抗的力量。连忙默念起自己刚在网上学的静心神咒,但愿这经文能真的起到作用。

    这时候,他听到一个声音,声音不像是从耳朵里传进来的,像从他脑子里生出来一般,这声音瞬间击碎了他之前的所有幻想,让他如置身于冰窟,浑身上下都有一种阴寒的感觉。

    如果说他之前还能对这里是否有鬼产生怀疑,那么现在他已经不用怀疑了,这里的确有鬼。

    他听到的声音是,“诛灭此处恶鬼,方可离开。”

    听到这个声音,杨帆几乎要哭出来了,让他来一个闹鬼的地方也就算了,杀了这里的恶鬼才能离开?这和让他送死有什么区别。

    他觉得这好像只有两个结果,要么他被鬼杀死,要么鬼不杀他,但是他会一直困在这里,然后饿死或者渴死。如果出去,那个人一个意念他命就没有了。

    “现在该怎么办?”这里有鬼,他用什么办法灭鬼?鬼不来找他就算不错了。

    此刻心里除了默念静心神咒之外,他实在不知道该干什么了,而且这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用。

    这时候远处突然有一点光在晃动,杨帆心猛的提起,会不会是鬼火什么的?随后他发现自己想的太多了,那很像是手电筒的光芒,可是什么人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但是不管是什么人,杨帆决定过去看看,明知道这里有鬼,他又没有对付鬼的手段,一个人实在觉得心慌。不过却也奇怪为何这里会有人?不会是鬼变化出来故意引他上钩的吧。

    可纵然心里有无数想法,他还是不能什么都不做,待在这里等死。

    “喂——”杨帆朝那亮光的地方喊了一声,同时他也把自己shǒu jī的手电筒功能打开,一个原因是为了照明,他刚才在小区的外围,外面马路上有灯,所以还能看见东西,但是走到里面,完全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到了。

    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让对方发现自己,这么黑的地方,这点光还是很显眼的。

    果然,他看到那团光也在向他靠近,此刻杨帆心里有些紧张起来,对方到底是人是鬼?他没有一点底。

    目前他是独自一个人,对这里又不了解,而且来这里的时候没有做任何的准备,身上除了一个shǒu jī以外,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shǒu jī的电量也只有百分之五十,不知道能否撑到天亮。

    等到稍微靠近一些,杨帆依稀看到了对方的身影,加快了脚步走过去,这才看清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大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那女人突然停住脚步不动,手上的手电筒也关掉了,杨帆这才看清她的模样,长相虽然秀丽,但脸色苍白,面无表情。

    那女人女人没有回答他,脸上露出诡异狰狞的笑容,此刻他才发现,那女人竟然没有影子

    这才明白,眼前这人是鬼!此刻心中大急,连忙默念着刚才网上学的驱邪的咒语:“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念到一半,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记不得后面的两句了,顿时生出退意,想要转身逃跑。

    忽的,那女人飘到他的面前,突然伸手朝他抓过去。杨帆连转身都来不及,急忙后退。可那女人的速度太快,鬼魅一样的身法,手掌已经抓到他的肩膀。

    杨帆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肩膀处开始渗入他的身体,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情急之下一拳打了过去。

    他绝不认为自己一拳能打到鬼,可是这一拳却偏偏感到打到了什么东西,突然听到一个男子的痛叫声和骂声:

    “我靠,你干什么啊?见人就打?神经病吧你!”

    杨帆突然有一种如梦初醒的感觉,看到眼前的情景,又是惊骇又是庆幸,却还有一些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