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屠杀-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三十一章 屠杀

    现在杨帆很希望苏妍的鬼魂能够出现。

    这里这么多人,苏妍的鬼魂未必就只盯着他不放。

    他该做的都做了,这些人不离开,是生是死与他无关了。

    他毕竟自身都难保,哪有心情管不相干的人的生死。

    杨帆抓着苏绫退后,这时候一个男人冲了上去。杨帆一拳打到他脸上。

    这一拳他用了全力,而且那个男人实在瘦弱不堪,就算拼了命也不是杨帆的对手。

    男人鼻子被的的绽放出血花,脑袋一昏,倒在地上。

    又有几个人冲上来,可这几个人的身子突然停住了,场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四周原本平静的湖水突然掀起一阵滔天巨浪,无数湖水突然涌到空中,掀起巨大的浪潮。

    不久,又狠狠地从空中砸下来。无数的湖水仿佛要将整个岛淹没,许多人被这湖水冲的倒在地上。

    田思思身上彻底湿透了,衣服紧紧贴着她的**,勾勒出诱人的曲线。

    可她脸上的神色却是震惊无比,“苏妍的鬼魂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些!你说的对,一定还有什么更恐怖的东西!”

    “她来了!不是对我们,”田思思又说。

    人群中一个男人的身体突然被什么东西抛到空中,被一种看不到的力量生生撕成两半。

    空中弥漫起了一阵血雾,残肢和内脏散落一地。

    “姐姐——”苏绫突然喊了一句,拼命的往人群中冲过去,杨帆连忙拉住她。

    这些人就是要杀她,她冲过去只怕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苏妍的鬼魂应该已经失去了理智,彻底的化成厉鬼了,根本不会管她这个mèi mèi。

    田思思突然说,“那些人的灵魂,被苏妍杀死的那些人的魂魄并没有被她吞噬掉,好像被吸到了湖里!”

    杨帆虽然看不到这一切,可此刻却稍微明白了。

    他确信,无论是苏妍的鬼魂还是那个巫女,都和湖中的那口棺材有着某种联系。

    或许当年那口棺材中的东西抛弃了那个巫女,选择了苏妍的鬼魂。

    它利用苏妍强烈的怨恨化成的鬼魂,诅咒了这个镇子,所有的人都无法离开,而它最终应该是要镇上的人全部死掉。

    那个棺材中一定关着一个可怕的恶魔,上面的链子或许就是为了封印那个恶魔而准备的,如今逐渐开始松开。

    一但那里面的东西跑出来,他们所有人都会死!

    苏妍之所以杀了那么多人都没有变成厉鬼,因为她所杀的人的怨气和灵魂都被那口棺材里的东西吸收了。

    不管那里面是什么东西,都不能让他出来,苏妍的鬼魂并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人群中不断地传出惨叫声,弥漫起了一阵阵血雾。

    血雾越来越浓,此刻就算是杨帆,都听到了苏妍的鬼魂发出的凄厉的笑声。

    冰冷,无情,恐怖的笑声。

    杨帆略微思考了一下,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要去那个湖里,很有可能那口棺材就是她的鬼魂的寄生物,趁她正在shā rén,我过去看看,你们小心一些。”

    “等等!”田思思突然喊了一声,“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你照顾好苏绫,她毕竟帮过我们,千万不要让她出事,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杨帆看了她们两个一眼,其实一个人去和两个人去都是一样的,那口棺材里的东西绝对不是人多就能对付的。

    田思思突然抓住杨帆的手,将一样东西放到他手里,正是她一直使用的护身符。

    “这个给你吧,希望你能解决这一切。”

    “那你怎么办?”杨帆心里有一股暖流流过,心里有些感动。

    这个护身符是田思思最后的保命的东西了,她就这样交给自己,无异于用性命相托。

    “我不一定会有事,”田思思说,“如果那口棺材真的是苏妍的鬼魂寄生物,她绝对不会让你轻易靠近的。”

    “好,”杨帆没有推辞,直接收下了。

    他不是婆婆妈妈的人,如果他能解开诅咒大家都能活命,如果不能,那都要一块儿死。

    无非是多活一会儿和少活一会儿的区别。

    “那你们小心!”杨帆说完,直接冲到湖里去。

    途中用手上的小刀将手心划破,将自己的血滴到那枚护身符上。

    他原本还担心自己进入水里以后血液会被水冲掉,但现在他一点也不用担心了。

    他的血一碰到护身符,立刻就被吸了进去,外面看不到一点血迹。

    杨帆拼命的往前跑,湖水越来越深,逐渐漫过他的身影。

    田思思看着杨帆的身影消失在湖面,眼中有一抹复杂的神色。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就把自己唯一的保命的东西交了出去。

    杨帆所说的东西她见都没有见过,也许那只是杨帆想一个人逃走,随便找的一个借口。

    以前的她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掌握,此刻她却做了自己以前不会做的事情。

    “难道我是被原本的田思思影响了?”

    这并不是没有可能,因为田思思的灵魂还在这个身体之中,虽然已经无法掌控这具身体,但还没有死。

    她不知不觉的被影响了,也不是不可能的。

    小岛上,凄厉的喊叫声一直都不曾停下,只是片刻,整个岛上几乎没有了活人。

    在一堆残碎的尸体中,一个男人突然动了,他刚才都在装死人,但他还没有真的死掉。

    突然,他从尸体中冲出来,他知道自己绝对无法对抗苏妍的鬼魂,但他早就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

    他对苏妍的仇恨已经深入骨髓,拼了性命也要杀死苏妍的mèi mèi。

    那男人猛的冲到苏绫身边,手上紧紧握着一把锋利的刀刃,朝苏绫刺过去。

    田思思连忙去拉苏绫,可那男子的身体突然停住了,她看见,一个浑身血红的女孩抓住了他。

    女孩儿白皙的手掌化作掌刀,在那男人身上划了一下,那男人身上的衣服破开,皮肤也破开,露出白色的骨头。

    “啊——”那男人歇斯底里的惨叫着,眼睛中满是不甘的怨恨。

    可是他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了,只能屈服,接受他最终的命运。

    那男人身上的血肉被苏妍的鬼魂生生扯下大半。

    最后苏妍伸出手,插进他的胸膛,从他身上抓出几根肋骨。

    那男人终于不再喊叫了,身子软软的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机。

    “咯咯……”一阵笑声传入田思思的耳朵,让她感到头皮发麻。

    那声音阴冷无比,刺入她的皮肤,渗进她的血肉,那种阴冷的感觉将她覆盖。

    苏绫脸上却没有一丝的畏惧,她能看到她的姐姐。

    她挣开田思思,往苏妍那里走过去,“姐姐,不要再shā rén了!”

    苏绫伸出一只手,想要抓她,可是却从她的身体穿了过去。

    已经阴阳两隔,她们永远也不可能触碰对方的身体了。

    “你是世上最好的姐姐,你一直都在保护我,活着的时候是这样,死后也是这样,但是姐姐,不要再shā rén了好吗?那些害我们的人都死了。”

    苏妍的鬼魂站在那里,没有动弹,眼里有一丝迷茫,似乎再与什么东西争斗着。

    忽然,她嘴角微微上扬,发出“咯咯”的笑声,伸手朝苏绫抓过去。

    田思思心里大惊,看来苏妍的鬼魂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连这个她一直都在守护的mèi mèi都要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