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凌燕-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三十五章 凌燕

    杨帆去找田思思借了shǒu jī,立刻拨了凌燕的diàn huà。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自己和他妈,他也只记得凌燕的diàn huà了。

    可diàn huà拨出去却提示无法接通,杨帆想她可能是在飞机上,只得又把diàn huà还给了田思思。

    可这个时候,diàn huà突然又响了,杨帆看了一下显示的号码,是凌燕打过来的。

    diàn huà刚接起来就听到凌燕的声音,“你是哪位?”

    “是我,杨帆。”

    听出是杨帆,凌燕的声音变得有些着急也有些责备。

    “你怎么了?diàn huà怎么一直打不通?你不是说好了来接我的吗?”

    “我shǒu jī坏了,”杨帆连忙解释。

    这确实是他的不对,明明答应了她的,却差点把这件事忘了,“你现在在哪儿呢?”

    “联系不上你,我对这儿又不熟,能去哪啊?”凌燕有些赌气的说。

    杨帆觉得很过意不去,放了她鸽子,不过他知道凌燕也不是小心眼的人,解释清楚就好了。

    “你不会还在机场吧?你几点到的?”

    “我有那么傻吗,还一直在机场等着啊。我在酒店呢,你过来找我,一个人好无聊,人生地不熟的,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好,我过去跟你说,”凌燕把所在的位置告诉他,挂了diàn huà。

    杨帆把shǒu jī还给田思思,却听田思思说,“你拿去用吧,我暂时不用,没有shǒu jī你也不方便吧。”

    “好吧,谢谢你,”杨帆也没有客气,他确实需要,现在再去买一个shǒu jī也来不及了。

    转身就往外面跑,没有看清前面,从楼梯口出去的时候撞倒了一个人。

    “对不起,”杨帆乱忙道歉。过了一会儿,才看清眼前的人的样子。

    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子,精致的五官,白玉般的面庞,眉头微皱,眼神中有一丝冰冷和孤傲。

    那女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与他擦肩而过。

    杨帆见那女子陌生,可能是自己之前不曾见过的人。

    应该不是新人,因为行为举止上实在不像。不过也没有多想,他现在着急着去找凌燕。

    从第十域离开,杨帆立刻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往凌燕所说的地方。

    他们是大学时候的同学,大学的前两年他们不算熟,只是认识而已。

    直到大学快结束的时候他们才开始熟悉起来,经常会在一起。

    不过那个时候杨帆并没有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她,直到快要毕业的时候他才越发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她在身边,已经很难离开她了。

    可是他终究没有勇气向她表白,处理人际关系一向是他的弱点,在面对爱情的时候也是如此,甚至表现的有些懦弱。

    后来毕业以后他就和凌燕各奔东西,两个人虽然不时的在网上聊天,却也是有一年没见面了。

    他以为两人的缘分或许就尽了,却没想到凌燕突然说要来龙州。

    他很意外,也很开心,能见到自己喜欢的人,他说什么也不想再错过了。

    他觉得自己以前的人生实在太被动了,被动的接受命运,所以过得一塌糊涂,一事无成。

    但他死而复生了,现在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再像以前那样活着,他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就算是那个将他复生的人,也不能控制他。

    出租终于到了,下了车,杨帆给凌燕打了diàn huà。

    “你等一下,我马上下去!”凌燕说完挂上了diàn huà。

    杨帆心情忐忑的等着她下来。很久没有见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紧张了起来。

    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是以前的样子,会不会因为自己放她鸽子而生气。

    虽然他也很不想这样,可是现在很多事情他都掌握不了。

    三四分钟后,杨帆看见一道靓丽的身影从酒店走出来,那身影很熟悉。

    虽然很久没有见了,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凌燕穿着一件浅色印花的连衣裙,纤细的腰肢和胸部玲珑的曲线极为诱人。

    长发慵懒的披在肩头,本来她脸上还带着笑容,看到杨帆后却故意收起笑容,嗔怒道。

    “你现在厉害了啊,竟然敢放我鸽子,说吧,你该怎么补偿我?”

    杨帆笑了笑,果然,凌燕还是跟以前完全一样,一年多没见,也没有多少变化,“我不是来赔罪了吗,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凌燕走过去,食指抵在脸上,思考了一下,说,“那你这几天就什么也不要干了,陪我玩几天。”

    “这算是惩罚吗?”杨帆笑道。

    “也是啊,跟在我这样一个大měi nǚ身边,你还求之不得呢,别人做梦也没有这机会。”

    “少臭美了,谁求之不得啊,还大měi nǚ?”虽然他心里也不得不承认凌燕是一个大měi nǚ,但嘴上却是不认。

    “去你的!难道我还不是měi nǚ啊?”凌燕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勉强算是吧,”杨帆笑道,“凌大měi nǚ,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龙州?”

    “没什么,就是觉得家里没意思,所以想出来走走,你在这里几个月了吧,感觉这里怎么样?”

    杨帆觉得这里特别不好,因为他前几天莫名其妙的就在这里死了一次。虽然他又复生了,可对这里实在没有多少好感。

    “感觉不怎么样,我前几天被车撞死了,所以觉得这里一点都不好。”

    凌燕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灿烂的笑容如花般,开在脸上。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胡扯了?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不好笑你还笑?”

    “你讲笑话没有人笑,岂不是很不给你面子?”凌燕止住脸上的笑容,“你饿不饿?”

    杨帆想想自己好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在安宁镇的时候他虽然带的有食物,却吃不下去,回来以后觉得太累了,更是顾不上吃饭。

    此刻凌燕这样一说确实觉得饿了。

    “我一天都没吃饭了,请我吃饭,”

    凌燕抓住他的胳膊,拉着他走了几步,坏笑道,“为了惩罚你没有来接我,还把我晾这里晾一天,今天怎么也要让你心疼心疼。”

    “那你可不要太狠,不然我下个月就要吃一个月泡面了。”

    “有泡面吃就不错了,要是下次再这样,我让你连泡面都吃不起。”

    两个人并排走着,这里杨帆也是第一次来,并不熟悉。

    他在龙州市的时间也算不上长,平时又忙着工作,所以很少有机会出去转转。

    整个龙州市那么大,他所熟悉的地方也就是上班的地方和住的地方。

    凌燕最后选择了一家看上去很干净,但也不是非常高档的餐厅。虽然她嘴上是说要让杨帆多花些钱,但也不可能真的这样做。

    两人吃过饭,又逛了街,随后还看了最近刚上映的一部diàn yǐng,是一部叫鬼影的恐怖片。

    diàn yǐng音效利用的很不错,恐怖而压抑的氛围伴随在diàn yǐng的始末。

    虽然明明知道那些老套的恐怖片的套路,但杨帆也不时的被吓一跳,主要是现在他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不相信鬼的存在了。

    diàn yǐng结束了以后,两人走出diàn yǐng院,在街上走了一会儿,已经是深夜了。城市已经不复白日的喧嚣,路上的人和车辆逐渐少了起来。

    可能是刚看完恐怖片的原因,凌燕一直挽着杨帆的胳膊,跟他靠的很近,杨帆也乐于享受这样的温馨。

    只是天色已经很晚了,凌燕脸上还有些疲惫,杨帆打了一辆车,想要送她回住的酒店。

    两人坐在车租车的后面,一路上很少有车辆,出租车行驶的也很顺畅。司机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通过车内的后视镜,看了他们一眼,说。

    “小伙子,能不能在前面的路口停下来,已经不远了,你们再走十几分钟就到了。”

    杨帆看了一下,前面的路也很顺畅,来来往往的车辆并不多,而且他看凌燕已经很累了,靠着他肩膀快要睡着了,小声对司机说:

    “怎么不能继续往前走了呢?反正也不远了,你送我们到地上不行吗?”

    那中年司机犹豫了一会儿,为难的说,“不行啊,小伙子,我跟你说,前面那条路有些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