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目击-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一章 目击

    “那里怎么了?怎么邪了?”听司机那样说,要是以前他肯定觉得那司机太迷信,太胆小了。

    可是这几天经历了这么多的怪事以后,对这司机的话还是很重视的。

    所谓无风不起浪,既然司机说的煞有介事的,说不定真的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最好还是问清楚,要真有什么问题,最好不让凌燕住在那里了。

    “我听说啊,最近很多人,在前面那条路上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而且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jǐng chá一直在调查都没有结果,有人说是被妖怪抓走了。”

    司机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将车停下来,凌燕这时候醒了过来,睁着迷迷糊糊的睡眼,“到了吗?那你送我下去吧。”

    “还没到呢,司机说让我们走过去,”杨帆又看了一眼那司机,“师傅,真的不能送我们过去吗?”

    此刻他们正在一个十字路口附近,出租车停在距离路口二三十米的地方。

    司机伸手指着前面的一条不宽的小路,说,“就是前面那条路,我跟你们说啊,那条路叫三途路,三途河知道吧,是划分阴阳的一条河,这个路啊,他也是分割阴阳的一条路,要不然为啥取这个名儿?这个路啊,它……”

    那司机滔滔不绝的讲着,却没有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大概的意思就是听人说经常有人在这附近失踪,传闻这里有妖怪什么的,他是怎么也不愿意跨过这条分割阴阳的路。

    杨帆听了半天,总算是听明白了,这里有人失踪可能是真的,但是那条路分割阴阳两界什么的则都是这司机胡扯的。

    不过这司机胡扯的功夫还真是厉害,凌燕认真的听他说完,笑道。

    “大叔,你故事讲的真不错,以后要是有缘坐你的车再听你讲吧,还是先送我回去好不好?”

    “小姑娘,你们走回去不行吗?也就几分钟的路,就当锻炼身体了。”那司机有些无奈的说。

    凌燕拿出shǒu jī,她刚才听司机讲话的时候已经查好了地图,把shǒu jī屏幕对着司机,说:

    “看见了吗?从这里过去还有两公里呢,你还骗我们几分钟就走到?我们对路也不熟,大半夜的也不好走啊。”

    “小姑娘,真的不能送你们去了,”那司机似乎十分坚定,说,“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应该让你们上车。”

    这时候他们对面有一辆车朝他们开了过来,凌燕有些气恼的说,“你看人家怎么就不怕?我们说话这会儿都过去好几辆车了,他们都是鬼啊,你怕什么啊?”

    可是不管他们怎么说,那司机就一口咬定不过去,凌燕气呼呼的走了下去。

    杨帆把车钱给了司机,那司机说,“小伙子,你们可要小心点啊,真的有很多人在这附近失踪,我一个亲戚的孩子就是半夜的时候走到这里最后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你们也小心一点吧。”

    杨帆见那司机神色还是很真诚的,而且他都已经付了钱,那司机实在没有必要说谎,或许这附近真的有什么失踪的事情。

    杨帆还想再问几句,听到了凌燕催促的声音,“杨帆,快下车啊,我们还得走回去呢!”

    “好,”杨帆答应了一声,从出租车上下来,走到凌燕面前,凌燕生气的躲着脚:

    “这司机真是有毛病,胆子这么小还开什么车,还用妖怪什么的吓我,我现在都怕了!”

    杨帆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小了?我记得以前你胆子可是大的很。”

    凌燕瞪了他一眼,说,“我现在也比他胆子大!”

    “要不然你不要回去了,在这附近找一家酒店住下吧,”杨帆也有些担心那个司机说的话是真的,他又不可能一直陪着凌燕,万一这里真的有什么问题那又该如何?

    “你是不是不想送我啊?算了,不劳您大驾了,我自己走回去,”凌燕说完,脚上的步子加快了很多。

    杨帆怕她真的生气了,连忙追上去,“我这么会不想送你呢?能送凌大měi nǚ可不是谁都有的荣幸啊。”

    凌燕突然又笑了,抱住他的胳膊,说,“我开玩笑的,看你紧张的,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两人拐入那条叫三途路的道路。

    有些陌生,道路两旁亮着昏暗的路灯,两边的建筑内也有一些灯光,所以这里并不黑暗。

    想起那个司机的话,杨帆隐隐觉得这里好像真的有些诡异,不过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龙州有什么好玩的?”凌燕一直挽着杨帆的胳膊,从他们上学的时候就是这样,那时候他们经常会像一对情侣一样逛街。

    “我也不太清楚,我来这里也才两个多月,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家,还真没有好好转过。”

    “就知道问你也是白问,我还是网上查查吧,然后我们好好出去玩几天。”

    凌燕刚说完,远处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喊叫声,听那声音,似乎是在呼救。

    “怎么回事?”凌燕心里吃惊,看着杨帆。

    “我们过去看看,”杨帆说完,两个人往那声音的方向跑过去,跑了一会儿,两人停了下来。

    因为那声音太短暂了,两人一时间也无法确定具体的位置。

    “会不会我们听错了?”凌燕疑惑的说。

    杨帆知道刚才肯定发生了什么,那呼救当然声音肯定存在,不可能两个人都听错了。

    不过为了让凌燕安心,他还是点了点头。

    “你还是先送我回去吧,你住的地方远不远?你也早点回去吧,明天我们再见面。”凌燕此刻完全没有了在外面散步的心情。

    “不远,那我先送你回去。”如果要会第十域的话还真的很远,就算晚上不堵车也要一个多小时。

    但是杨帆租的房子距离这里稍微近一些,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去过了,也应该回去拿一些东西。

    两个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凌燕突然一把抓住杨帆的手,连忙拉着他后退,脸上满是恐惧的表情。

    杨帆见她神色不对,连忙问道,“怎么了?你看见什么?”

    凌燕指着他们斜前方的一个小餐馆,说,“刚才我看见……里面……shā rén了!好像是一个女人,浑身都是血!地上……地上还有血,那个女人拖着一具尸体。”

    “你确定没有看错吗?”杨帆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可能目击到了一场凶杀案。

    “你站在这别动,我过去看看!”想到他们刚才的确听到一个人的呼救声,杨帆安抚了一下凌燕,想要过去看个究竟。

    “我们报警吧,”你别过去了,”凌燕抓住他的手不放,“那个人很可能已经死了,除了报警我们也做不了什么。”

    杨帆盯着那个餐馆,很不起眼的位置。

    旁边也有几家店面,门却是关着的,那家小餐馆就变得十分显眼了,昏暗的灯光显得极为诡异。

    “我看的很清楚,”凌燕十分确定的说,随后掏出shǒu jī,拨打了报警diàn huà,杨帆心里却升起不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