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房间里的尸体-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三章 房间里的尸体

    “我没有按七楼啊?七楼怎么亮了?”凌燕奇怪的说。她确定也不是杨帆按的,那电梯只有他们两个人,又是谁按了电梯?

    凌燕当然不会联想的鬼怪上,任何一个正常人也不会因为这个就觉得电梯里有鬼,也可能是电梯出故障了,或者是她记错了,不小心按到了七楼。

    凌燕正要把七楼的按钮暗灭,杨帆连忙抓住她的手,制止了她。虽然这件事可能是意外,但也可能是灵异现象。或许这电梯里有一个鬼,就在他们身边。

    不过鬼魂也是人变的,除了一些穷凶极恶的恶鬼,一般的鬼魂绝对不会随便就出来shā rén。但是一定不要得罪鬼魂,鬼比人更加极端,可能一件小事就能得罪了它,它就会缠着你不死不休。

    “干嘛啊?”凌燕疑惑的看着他。

    “没什么,”杨帆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刚才的行为了,好在这时电梯停了下来,七楼到了。

    电梯门打开了,两个人都没有去按关门的按钮,等待它自动关闭,可就在电梯关闭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又打开,好像电梯中间有什么东西,又或者有他们看不到的东西按了电梯的开关键。

    两个人就这样看着,足足等了一分钟,电梯门才关上,杨帆心里松了一口气听到凌燕说,“什么破电梯啊,大半夜的真吓人。”

    杨帆笑了笑,不过他倒觉得凌燕胆子的确不小,今天可是目睹了一起诡异的凶杀案,现在还能神色如常,的确很难得了。

    “总觉得今天好奇怪啊,”凌燕深吸了一口气,这时候电梯到了八楼,两个人走了出去。

    “可能是你今天晚上看到了……”杨帆没有说下去,后悔自己不该提这茬,说不定凌燕已经将那凶杀案的事情忘掉了,他反倒又提醒了她。

    楼道里亮着灯,很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脚步声,凌燕脚上的鞋子踩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让这场景更加诡异。

    “可能是吧,”凌燕说,“就住今天一晚上,以后都不来这附近了,总觉得怪怪的。”

    “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可能是你想多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会好了。”

    “希望是吧,今天我不敢一个人住了,”凌燕用房卡打开房间的门,将房卡插在墙上的卡槽里,房间的灯亮了起来。

    “你让我跟你一起住啊?”杨帆惊讶的看着她,凌燕白皙的脸上顿时多了一抹红晕,一脚踩到杨帆脚上。

    “你想什么呢!我是看现在下雨了你不好回去才收留你的,里面有两张床!你……你想什么呢!”

    “我什么也没想啊,”杨帆顿时慌乱了起来,心脏“噗通,噗通”的乱跳,就算是面对要杀他的鬼魂,他也没有这么慌乱。

    “那你快进来啊,”凌燕拉了他一把,把他拉进房间,将房间门关上,随后走到床上,坐了下来,杨帆此刻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虽然以前是经常和凌燕一起,但是可没有像现在这样在酒店的房间里。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都不知道该对对方说些什么。凌燕坐在床上玩起了shǒu jī,杨帆走到窗户前,看着外面的暴雨,以及不时传来的轰鸣的雷声和刺破黑暗的闪电。

    “杨帆,你有没有听说过安宁镇?”凌燕看着shǒu jī,突然说道。

    杨帆心里一惊,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怎么了?你听说过吗?”

    “以前在网上看到过,那时候我上高三,听说是龙州市的一个镇子,一夕之间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但是今天好像又突然出现了,据说已经被封锁了,警方在那里找到大量的尸骸,好像镇上的人都死了。”

    “网上的消息也不一定是真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奇怪的事情,也许是有人造谣。”里面的情况杨帆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他不想让凌燕卷入这些和她不相干的事情,自然也不会对她说实话。

    “那可不一定,”凌燕说,“感觉龙州真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明天我们一定要好好转一转。我网上搜一下,看哪里好玩儿,明天我们一起去。你明天不上班吧?不过就算你上班也要给我请假。”

    “好,都听你的,”杨帆无奈的说。

    “喂——你,你有没有闻到什么怪味儿?”凌燕突然皱起眉头,说,“不是很大,但是很难闻。”

    杨帆走了过去,仔细闻了一下,好像是有一些轻微的味道,很难闻,像是肉腐烂的味道。“是有一些味道。”

    凌燕突然指着对面的那个床,说,“好像……好像是从那个床上发出来的!”

    杨帆连忙走过去,仔细闻了一下,越靠近床,那味道就越浓重,像是肉腐烂的味道。杨帆想起以前网上看到过,有人住酒店的时候在酒店的床里面发现一具尸体。说起来这腐臭的气息的确很像一具尸体。

    想到这里,杨帆不再犹豫,将床垫掀开,顿时,一股腐臭迎面而来,里面是一个黑色的很大的塑料袋裹着的东西,看那形状,的确是一个人!

    凌燕惊呼一声,脸色苍白,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住的房间竟然有一具尸体。“你别看了!我们先找工作人员,然后报警吧。”

    到了这一步,就算不用看杨帆也知道那肯定是一具尸体,连忙拿起床头柜上的固话拨打了酒店前台的diàn huà,可diàn huà响起,却没有人接。

    “怎么会没人接呢?你先打报警diàn huà吧,然后我们下去找人!”凌燕见状急道。

    杨帆也挂了diàn huà,掏出shǒu jī打了报警diàn huà,此刻除了报警以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diàn huà很快就接通,杨帆听到一个说着标准普通话的女声。

    “你好,我们在酒店发现了一具尸体,就藏在酒店的床里面。”

    对方的语气显得对此十分重视,“先生,你是在哪个酒店,告诉我们具体地址,我们马上就就派人过去!”

    杨帆说出了地址,对方语气突然变了,仿佛有些犹豫也有些不耐烦,“先生,您应该知道吧,如果报假警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杨帆愣了一下,随后道,“我为什么要报假警?我真的在酒店发现尸体了!”

    “你这样的diàn huà我这个星期接到过十几次了,不是说发现尸体就是说被人追杀,向我们求救,但是我们警员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现。先生,你应该也是成年人了,不要玩儿这种无聊的游戏,我们完全可以根据你的号码找到你的。”

    杨帆本来还想说“我说的都是真的!”可是转念一想,刚才凌燕报警的时候,jǐng chá来了什么都没有发现。这件事情绝对有问题。他倒不怕jǐng chá找上他,他用的是田思思的shǒu jī,但是因此给她惹上麻烦就不太好了。

    对方见杨帆不说话了,语气变得凌厉起来,“先生,最好不要有下一次,下一次的话我们可真的会调查了,查出你的身份绝对不是一件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