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被困2-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五章 被困2

    杨帆心里觉得十分不对劲,在经历过这么多诡异的事情以后依旧有一种恐怖的情绪泛起,或许他们要离开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到现在连遇到了什么都不知道。

    凌燕脸色逐渐平静下来,望着杨帆的眼睛,“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我们一起,我就不怕。”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不管发生什么,”杨帆的语气无比坚定,凌燕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认真严肃,心里却升起一丝暖意。

    “哪儿有个人!”凌燕突然指着街角,“我们过去问一下这里到底怎么回事,说不定是我们想多了。”

    杨帆点了点头,两个人往那边跑过去。那是一个女人,因为只能看到背影,但看穿着打扮年龄也不小了,好在那个女人走的不快,两个人很快就追上,杨帆开口说,“大姐,你好。”

    那女人依旧自顾自的走着,连头也没有回,两个人加快速度,绕到女人前面。见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目光呆滞无神,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表情。

    “喂,大姐?”凌燕叫了一声,那女人也没有理她,呆滞的目光没有一丝的变化。感觉到女人不正常,凌燕伸出手,在女人眼前摇了摇,那女人仿佛没有看见一样,眼睛都不眨一下。那女人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绕过他们,继续往前走。

    “怎么回事?”凌燕呆呆的看着那女人离去的背影,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不久之后,又说,“她会不会是神经病?”

    “也有这个可能,”杨帆虽然这样说,可是他觉得这个可能并不打,绝对不是神经病那么简单。

    从昨天晚上开始,他们遇到的事情就没有一件正常的。他有一种感觉,他们好像不小心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我们再走走,问问其他人吧,总之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凌燕又抓住杨帆的手,虽然她知道杨帆不可能抛下她,可这能让她感到心安。她现在觉得,只要和杨帆在一起,就算再危险恐怖的地方,她都不会害怕。

    凌燕挽着杨帆的胳膊,两个人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此刻他们有一种感觉,好像整个世界的人都蒸发了,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喂,有没有发现这里我们好像来过?”凌燕看着眼前有些熟悉的场景,惊讶道,“可是我们明明是沿着一条直路走的啊?我们又没有转弯,不应该又回来啊!”

    杨帆当然也发现了这些,这下他确定,他和凌燕不可能轻易离开这里了。可这是什么地方?他们又为什么会到这里?

    “太奇怪了,”凌燕皱着眉头,将头依靠在杨帆的肩膀上。

    “所有的事情不管多么离奇,也都是有原因的,我们也一定可以出去的!”杨帆的语气十分坚定。

    他已经完成了两次神谕上的任务,每一次都是九死一生,他都是差点丧命,结果他还是活过来了。何况现在他们还没有遇到威胁到他们生命的事情,比起他经历过的那两次任务,这里也没有什么。

    凌燕点了点头,“那我们继续走吧,说不定就走出去了呢。”

    他们继续往前走,眼前的情景更加熟悉,那是一个酒店,他们昨天就在这里,早上也是从这里出发的,现在走了一上午,他们竟然又回到了出发的地方。

    “又是这里!”凌燕看了一眼那个酒店,叹了口气,现在她明白了,不光是这个酒店诡异,而是这一片区域都不正常。

    “你说这里的人都到哪儿去了?不会是都死了吧?”凌燕的眼睛不时的望着四周,有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怎么可能都死了,”杨帆摇摇头,反正现在凌燕也发现了这些诡异,他也没必要继续隐瞒了,直接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我们好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

    “不在原来的世界?”凌燕惊讶道,“为什么这样说?”

    “你还记得昨天你打diàn huà报警的事情吧?”杨帆说,“那时候那个jǐng chá来了,但是却说那里没有凶杀案,而且你告诉他我们的位置,他说他就在那里,但是没有看见我们。”

    “难道不是那个jǐng chá玩忽职守,没有来吗?”凌燕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是觉得生气。

    “怎么可能,你报警的时候可是说死了人,怎么会没有jǐng chá来,我猜测他们肯定是来了,到了我们看到凶杀案的地方,但是却没有看到有人死,并且也没有看到我们,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在同一个世界。”

    凌燕连忙说,“我们会不会已经死了?但是我们不知道自己死了,我以前看到过一个diàn yǐng就是这样的。”

    杨帆摇了摇头,很佩服她的想象力,笑道,“你看我们像是死了吗?死后可不是这种感觉。”

    “那死后是什么感觉?说的好像你死过一样。”

    “我昨天不就跟你说我死过一次吗?”杨帆又笑道,“可是我又复活了。”

    “你现在也会编故事了啊,”凌燕不屑道,“可是你的故事也不吓人也不好笑。”

    杨帆也不给她解释,让凌燕知道的太详细对她未必好,还是让她把这当成是一个不好笑的故事更好一些。

    “我们现在应该所处的地方,外界的人看不到我们,但是我们可以跟外界的人联系上,diàn huà还能打通,而且这里和外界的景物也一模一样,所以,我们不知不觉的进来,直到现在才发现。”

    凌燕想了想,说,“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好像有些道理,可为什么偏偏我们遇到这种事情?”

    “应该不止我们两个遇到这种事情,还有其他人,昨天晚上那个司机说什么也不愿意来这里,还说有很多人在这里失踪,而且昨天晚上我打报警diàn huà的时候,那个人说最近总是接到有人打报警diàn huà,说在这附近发现尸体什么的,还有人打diàn huà求救,但是jǐng chá来到这里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昨天打报警diàn huà的时候他们才会怀疑我们报假警,所以……”

    凌燕这时候也明白了,接过杨帆的话,说,“你的意思是说之前也有人和我们一样不小心来到了这里?然后他们发现这里有些奇怪所以打diàn huà报警了,然后就出现了和昨天类似的情景。”

    “你还蛮聪明的嘛,大概就是这样。”

    “你都说成这样了我还不明白吗?我又不傻,这一切听起来确实很不可思议,但是的确可能是你说的这样,毕竟这个世界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可是这样的话我们还能出去吗?”

    “能,一定能的,就算再奇怪的事情,也一定是有因果的,只要找到为什么会这样,我们还是能够离开的。”

    “那我们比一比谁会先找到dá àn!怎么样,在这种地方,一定很刺激!”凌燕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原本心里还有些恐惧,此刻却满是好奇。

    “有什么好比的,你不觉得害怕吗?”

    “有点,”凌燕叹口气,说,“我们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吧,那些进到这里的人应该遇到了什么,否则也不会有人这么多人打报警diàn huà了。”

    杨帆知道以凌燕的聪明,也不可能瞒得住她,还是原原本本的告诉她更好一些,“是,我们的确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而且还要面对我们无法抗衡的力量,比如鬼魂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