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新任务-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六章 新任务

    凌燕一点也没有觉得意外,或许她早就想到了,“对了,我要给我家里人打个diàn huà,万一我们困在这里出不去了,也算是提前给他们告别吧。你别偷听啊!”

    凌燕说完,拿出了shǒu jī,走到一边,开始凌燕脸上还满是笑容,后来就听她声音逐渐变大,似乎很不满,几分钟后,凌燕走了过来。

    “我才出来几天,他们就叫我回家,可我一点也不想回去,在家里他们除了叫我相亲,催我找男朋友,就没别的事情了,烦死了。”

    杨帆笑道,“他们也是关心你嘛,很正常,我妈也是这样,怎么,你打算一直留在龙州吗?”

    “我也不知道,”凌燕说,“我来这里是为了一个人,可是那个人太傻了……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呆一辈子吧,虽然听起来很浪漫,但是世界那么大,我还是想到处看看。”

    杨帆很佩服凌燕的胆量,这么快就接受了这么离奇的事实,他当初死而复生,可是无论怎么样都不愿意相信的啊。直到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勉强接受这样的事实,第一次任务的时候还吓的半死。

    虽然这一切才过去没有多久,但是杨帆确信,自己已经脱胎换骨了,并不是说他的能力有多大的提升,而是他的心性的成长。

    “我相信我们能够出去的,你也一定要相信。”凌燕看着他,眼神中露出坚定的神色。

    杨帆点点头,他当然相信,无论什么时候他都相信自己能活下去,只要还能动他都不会放弃,他想要活着。这时候他的脑子里出现一个声音,那个他不敢违抗的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

    杨帆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接到神谕发布的任务,距离他完成第二次任务还不到两天,这任务实在太频繁了。可他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按照那个所谓的神谕来做事,或许那个将他复活的人也受制于神谕,他又怎么可能反抗。

    “明天零点,到三途路!违神谕者,死!”

    这个声音威严而又无情,仿佛是无情的天地,而这个声音的主人就代表着一切,听到这个声音,所有的复生者都只能遵从。

    接下来,关于这个任务的一些信息涌入他的脑子里,这次任务还会有第十三域的复生者前来,也就是说两个复生者基地的人一起完成任务,只怕会更加凶险。

    作为复生者,如果杀死普通人或者做了危害社会的事情则会扣除功德,功德可以被扣成负数,变成罪孽。

    但如果杀死不同基地的复生者,则会获取功德,而且是为数不少的功德,具体需要视双方的强弱而定,但是基础的奖励也是一千功德。

    这样的规定或许就是为了让他们这些复生者相互残杀,这次出现其它基地的复生者,杨帆知道,这绝对不是好事!他们能够一起合作的可能并不大。

    “你怎么了?”凌燕看到杨帆表情有些奇怪,担忧的说,“你不是害怕了吧?”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杨帆无奈的笑了笑,说,“那接下来我们就找找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吧,我们想办法破解这一切。”

    “好,我也很好奇这里面隐藏的秘密。”凌燕笑道。

    这时候,杨帆的shǒu jī突然响了,他连忙拿来出来,这shǒu jī是田思思的,他开始以为是田思思的亲人或者朋友打来的,却见屏幕上显示的是原小依的名字。

    “喂,杨帆?”diàn huà那头是田思思的声音,“你现在在哪儿?你接到任务了吗?”

    “你也接到任务了吗?”杨帆并不意外,因为他和田思思是从第一个任务开始就一起的,接到同样的任务并不奇怪,他反倒希望田思思能够来,她的能力对他是很有帮助的。

    “今天晚上十二点,三途路!你现在在哪儿呢?”田思思说。

    “我现在就在那里,昨天就不小心进到里面了,一直到现在都出不去!直到刚才接到任务,实在太巧了。”

    “怎么会这样?那你的功德兑换东西了吗?没有护身的东西的话,那你怎么办?”

    “没有,我也没想到这么突然,基地里还有别人接到任务吗?这次可是有其它基地的复生者前来!”

    “这个我知道,除了你我,还有江少华和两个昨天晚上刚来的新人也接到了任务,你先熟悉一下那里的情况,等我们到了再跟你联系,我还用这个diàn huà。”

    “好,”杨帆说完挂了diàn huà,凌燕这时候走了过来,“是谁啊?好像是一个女的啊!”

    “是我一个朋友,只是一个关系比较好的普通的朋友,”杨帆担心她误会,连忙解释。

    “真的?”凌燕质疑道。

    “嗯,真的只是一个普通朋友,刚认识没有多久。”

    “你这么紧张干嘛,我就是随便问问啦。”凌燕见杨帆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又没那么小心眼。”

    “我朋友也要来这里,这样我们就多几分把握离开这了。”

    “你朋友也要来?他们来干什么?救你出去吗?”凌燕不解的说,“你朋友也太奇怪了吧,普通人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躲还来不及呢。”

    “因为她有必须要来的理由,”杨帆暂时还不想把这些事情告诉她,这些对她没有任何好处,“我们先在这里转转,熟悉一下这里的情况。”

    “好,”凌燕挽着他的胳膊,说,“现在我对这一切更加好奇了,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离奇的事情。”

    看着凌燕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杨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自认为自己绝对做不到这般气定神闲,也许是凌燕对这一切了解的还太少的缘故吧,有时候,知道的越少越是无畏。了解的越多反倒越会觉得恐惧。

    和心爱的人,牵着手,走在寂静的街道上,这本应该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可杨帆心里却无法轻松起来。目光不时的扫着走过的那些地方,想要将这里每一个场景都牢牢的记在心里。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就必须要接受这一切,他不想死,也不想凌燕受到伤害,那他就必须做的更多,早点解决掉这里的事情,才能保证他们两个的性命。

    两个人用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将外面的街道走了一个遍,除了遇到几个如同行尸走肉的人以外并没有别的发现,但是杨帆将这里的路记熟了,只是脑子里依旧无法形成一副完整的地图。

    因为这里太奇怪了,他们无论从那个方向出发,最终都会回到出发的地点,所以方向这个概念在这里显得十分模糊。不过这里比较有标志性的地方他都能轻易找到,这也算是他们这几个小时的收获了。

    “好累啊,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凌燕已经有些走不动了,她毕竟是女子,体力不如杨帆,走了几个小时的路,终究是觉得有些累了。

    “那我们休息一下吧,”杨帆指着马路斜对面的公交站牌,下面有一条可以休息的长椅,“到那边坐一会儿。”

    “好,”凌燕双手突然抱住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你背我过去,我走不动了。”

    杨帆无奈的看着她,只得同意,双腿微微弯曲,凌燕绕到他背后,跳了到了他背上。“你以前也这样背过我的,还记不记得?”

    “那天可是下雨了,”那时候他们还在学校上学,那天下了暴雨,有一段路有很深的积水,所以他就背着凌燕走过去。“不过你好像比以前重了。”

    “你说什么!”凌燕在他肩膀上打了一拳,“竟然敢说我胖了!罚你今天要一直背着我。”

    “我可没这样说,”杨帆连忙解释。

    “反正你惹我不开心了,就是要背着我!”凌燕搂着他的脖子,似是在撒娇。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杨帆无奈的笑了笑,走到公交站的长椅旁边,将凌燕放下,两人坐在椅子上,望着前方。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两人休息的也差不多了。

    “你饿不饿?”凌燕说,“我们想办法找点吃的,我又饿又渴。”

    走了一天的路杨帆也和她一样的感觉,又累又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