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陌生人-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七章 陌生人

    “那边有个便利店,我们过去看看,”凌燕伸手指着马路斜对面。

    “刚才路过那里的时候我往里面看了一下,里面好像还有些东西,看看有没有能吃的。”

    “好吧,”杨帆从长椅上下来,凌燕慵懒的伸出手,虽然休息了一会儿,但是依旧不想走路。

    “我脚疼,你背我,谁让你说我重的!算是对你乱说话的小小惩罚!”

    “惩罚?我看你是太懒了,”杨帆嘴上虽然这样说,却还是满足她的这个要求。

    弯下身子,让她爬到了背上,对于凌燕的要求,他一向都不会拒绝。

    他也知道凌燕不可能提出特别无理的要求的。

    “你要再这么懒下去,不怕长胖了没人要啊。”

    “姐姐我天生丽质,怎么可能没人要,想要我的人能排一条街呢。”

    杨帆知道她这话也不夸张,大学的时候想要追她的男生太多了,可是凌燕全都拒绝了。

    所以他那个时候实在没有勇气向她表白。

    而且他们的关系又很好,他也怕自己的爱慕会让他们连朋友也做不成。

    两个人到了那家便利店,杨帆把她放了下来。

    便利店的玻璃门是半掩着的,依稀可以看到里面去的情形。和普通的便利店并没有什么区别。

    货架上摆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只是里面看不到一个人。

    两人走了进去,门对面的收银台上还有一张被几枚yìng bì压着的纸币。似乎店里的人只是暂时离开一下,上个洗手间。

    可是两个人都知道,这里的主人应该不会回来了。

    凌燕率先走到放了许多小吃的地方,拿起一袋巧克力。

    因为里面有些暗,杨帆把shǒu jī的手电筒功能打开,凌燕看了一下包装,说:

    “好像没有过期,生产日期是上个月的。”

    “这地方这么奇怪,东西能吃吗?还是算了,等我朋友来了,让她带些东西给我们。”

    “你怕什么啊,”凌燕把手里的巧克力扔给杨帆,说:

    “你看和外面的有区别吗?应该能吃的。”说完她又拿了一块,拆开包装。

    “还是算了吧,”杨帆走过去,抓住她的手,“就算有问题你也看不出来啊,小心一点更好。”

    “那我们来这里干嘛,”凌燕放下了手里的巧克力,“东西你不让我吃,水你也不让我喝吧?”

    “我是担心这些东西会有问题,”杨帆解释说。

    “我知道你的意思,”凌燕朝门口走过去。

    “那我们走吧,再待在这里的意义也不存在了,不过等出去的时候你一定要请我吃好吃的!”

    “好,都听你的,等我们出去的时候,你想要我做什么都行。”

    杨帆看着她,轻笑着,他真希望能够永远和她一起。

    心里要保护好眼前这个女子的信念又坚定了几分。

    这时候,便利店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往门口看过去。

    是一个年轻男子,二十五六的样子,看到杨帆和凌燕,也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转身就逃走。

    杨帆开始还以为这人是这里的主人,但看他的样子肯定不是。

    本想去追,但是看到身旁的凌燕,只怕他们也追不上了。

    “我们追上去看看!”凌燕冲他喊了一声,率先冲到门口。

    杨帆连忙追上去,拉住她,说,“你穿着高跟鞋,能跑吗?还是算了吧!”

    “我没事,”凌燕对他俏皮的一笑,“我要是脚崴了,那你就背我吧。”

    两人又往前跑了几步,那个男子转了个弯,消失在他们的视线。

    两个人都停了下来,“看来追不上了。”

    此刻,天色已经很暗了,道路两旁的路灯突然亮了起来。再看看四周的建筑,也都有灯光亮着。

    这里就像是普通城市的夜景,只是马路上没有车,也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两个,冷清之中又有几分诡异。

    杨帆很清楚,这里不可能只是诡异。神谕发布的任务都是有危险的,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死。

    目前危险还没有出现,但这绝对是最可怕的时候,因为连要面对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连防备都无从防备。

    “啊——救命……救命!”

    突然,那男子消失的方向传来一声惨叫,声音凄惨无比,仿佛正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杨帆看了一眼凌燕,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过去看看。

    现在他身上没有任何保命的东西,凌燕也只是普通人,如果真的遇到他们无法对抗的力量,他们过去的结果可能就是死。

    但等待的结果也是一样的,既然那个东西可以对那个男子下手,那也就可以对他们动手。

    如果他们连那个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更无法对抗。

    虽然他不愿凌燕跟自己一起犯险,但此刻并没有别的选择,他只能拼上自己的性命保护凌燕的周全。

    “我们过去看看,”杨帆一把抓住凌燕的手,凌燕也点点头,她本来也就想过去的。

    两人往前跑了一段路,到了一个路口,往刚才那个男子转过去的方向走,小心的看着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是一条稍微宽了一些的路,道路两旁的店铺都亮着灯,只是里面没有一个人。

    就好像所有人一瞬间都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没有人啊,”凌燕蹙眉,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他到底遇到了什么?”

    “我们再找找看,”杨帆继续往前走,借着昏暗的路灯的光芒,周围的景物还能看清楚。

    地面上出现几滴血液,两人对视了一眼,想到刚才那男子恐怖的叫声,只怕此刻凶多吉少了。

    不过他们更担心的还是自己,人在危险的时候又怎么能顾得上陌生人的生死。

    顺着零星的血迹,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血迹变得越来越多,地上还有几个模糊的血色的脚印。似乎那个男子受伤以后,又走了一段距离。

    脚印突然消失,血迹也不见了,两人的目光扫向四周,又对视一眼,都摇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时候,他们听到旁边的店铺里有轻微的动静。

    两个人将目光移过去,那是一家很小的饭店,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年轻男子走了出来。

    两人脸色都是一变。这是他们刚才遇到的那个男子。

    此刻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点血色,也没有任何表情,让人联想起死人!

    “喂,你还好吗?”杨帆拉着凌燕后退了一步。

    眼前的男子实在很奇怪,刚才见面的时候还不是这样,这一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男子根本不理会他们,仿佛看不见眼前的两人,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走的很慢,但每一步都很沉稳,步伐没有丝毫的凌乱。

    “他好像已经死了!”凌燕的手微微颤抖,“好像我们在这里遇到的人都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