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相遇-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十八章 相遇

    凌燕挽着杨帆的胳膊,两人行走在无人的街道上,这一刻,她觉得很幸福,她很希望这一刻能够长久一些。可是她知道,这不可能的,从她死而复生的那一天就注定了,她不可能拥有普通人的幸福。

    命运如一根根看不见的透明的丝线束缚牵扯着她,冥冥中不知道是什么的力量操纵着一切。不光是她,所有的一切都被某种力量操纵着。她有她的命运,她的命运并不是像普通人那样结婚生子,为生活忙碌,安稳的渡过一生。

    两人已经在这街道上走了近半个小时,几乎将这里转了一半,杨帆也没有发现第十域的人,只是发现了一具被啃的只剩下骨头和一点点肉的尸体。纵然见过许多尸体,依旧觉得想要呕吐。

    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妖怪般的女人所为了,杨帆将凌燕搂在怀里,尽量不让她看见这些,凌燕任由他如此,没有反抗,虽然她早已经看惯了类似的场景了。

    “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太残忍了!”凌燕小声说。

    “我也不知道,”杨帆无奈的摇摇头,此刻只想带凌燕快些离开此处,他终究还是无法习惯这种血腥的场面。

    “杨帆!”两人刚走了一个路口的路程,杨帆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连忙回过头去,见田思思正扶着墙,虚弱的站在他身后。

    “田思思!你怎么了?”杨帆连忙跑过去,见她受伤不轻,虽然两人才认识没有几天,但也是一起在死亡的边缘走过,相依为命。心里已然将她当做了重要的朋友。

    “还好,”田思思脸色苍白,脸上有一丝痛苦的神色,但整体还算是平静,“没什么大碍,就是需要休息一下。我遇到了第十三域的人,江少华出卖了我们,用我们的命跟第十三域的人做交换。”

    田思思说完这些,身体一软,差点倒下去。她本就受了重伤,好不容易从那些人手里逃脱,此刻身上没有了一点力气。

    拥有灵视能力的她,可以看到一个人行走所留下的轨迹,只是杨帆几乎把这里能去的地方都转了一遍,之时她的能力还不是太强,所以找了很久才找到杨帆,可身上的力气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杨帆连忙扶住她,看了她现在的状况,说,“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凌燕也走了过来,跟杨帆一起搀扶田思思,“你是杨帆的朋友吗?我叫凌燕。”

    “我叫田思思,”田思思头也没有抬,此刻实在太过虚弱,杨帆两人扶着她走到路边的一家店铺,走到里面,有一个小门,通往这里主人的住处,只是此刻一个人也没有。

    田思思坐到床上,用胳膊支撑着身体,说,“他们中间有一个女人,有着跟我一样的能力,估计很快就能找到我们了,我们在这里也不能停留的太久。”

    “可你现在也走不动啊,”杨帆看了她一眼,说,“你先好好休息吧,我在外面看着,如果他们找来的话我们再想办法吧。”

    “可一直这样逃避也不时办法啊,”田思思神色有些黯然,现在的情况对他们而言实在太不利了,又要防着那个怪物一样的女人,还要担心十三域的人,无论哪一方,都能要了他们的性命。

    仔细想一想,这和他们在安宁镇的情形太像了,只不过那时候他们知道对手是什么,知道该怎么做,此刻却对这里一无所知,只能被动的逃命。

    “不要想太多了,先把眼前的难关过去再说吧,想太多也没有用,之前的两次任务我们也是觉得困难,但是后来还不是渡过了吗?”

    “你们说的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凌燕在一旁打断两个人的对话。

    杨帆苦笑了一下,也不想解释太多,他不想凌燕知道这些,田思思更不可能去解释,准备躺到床上好好休息一下,稍微恢复点体力也是好的。

    杨帆正准备去外面看看情况,田思思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叫住他,“杨帆,我怎么觉得你身上的气息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田思思拥有灵视的能力,在感觉方面极为敏锐,刚才因为太累了没有注意,此刻躺下才感觉到。

    “你说我跟以前不一样了?”杨帆奇怪的看着她,以他对田思思的了解,杨帆知道她不会随便乱说的。

    “你身上好像多了一丝鬼的气息!”田思思郑重的说。

    “你胡说什么啊,”凌燕不满的走到他们中间,白了田思思一眼,“难道你是说他是鬼?他要是鬼的话你还能活着吗?”

    田思思开始的确怀疑杨帆是不是被鬼上身了,不过要是被鬼上身她能清晰的感觉出来,杨帆身上只有一丝的鬼气,肯定不是被鬼上身了。

    杨帆走过去,将手搭在凌燕的肩膀上,他可不想这两个人吵起来,虽然他觉得田思思不像是会跟人吵架的人,但凌燕不一样,谁惹她不开心她就会跟谁吵,脾气上来的时候一点面子也不讲。

    “你……你手上是什么?”田思思看到杨帆手心那奇怪的印记,连忙问道,“我看看。”

    杨帆将左手伸出,手上莫名奇妙的多出这样的印记,他也想知道这是什么,只是他对田思思是否知道这个印记的来历还抱有怀疑。

    可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田思思却真的认识,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你手上的这个是远古时候的文字,是鬼字。”

    “这个我也知道,什么远古时期的文字,不就是甲骨文吗?”凌燕一脸不屑的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看田思思不顺眼。

    田思思没有理她,对杨帆说,“你跟我来,我要确定一件事情!”

    “确定什么?”杨帆此刻觉得,或许田思思真的知道这印记是什么,可是她又为何会知道?现在他越发的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了解她,在安宁镇的时候,她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田思思从床上下来,此刻也不顾身上的伤,拉着杨帆就往外面走,杨帆回头看了一眼凌燕,凌燕默默的跟在他们后面。

    走到外面,田思思指着一面墙,对杨帆说,“这里有一只鬼魂,你试一下,把注意力集中到你的左手的印记上,看能不能将这个鬼魂吸收。”

    “把鬼魂吸收?”杨帆一脸惊奇的看着她,“真的可能吗?”

    “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拥有一种特殊的体质,鬼族的体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