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鬼族体质-地狱转生-
地狱转生

第十九章 鬼族体质

    “鬼族体质的特点就是可以吸收灵体,将其转化为自己的力量,如果你能吸收这个鬼魂,那就说明的确是这样。”

    田思思看着面前的墙壁,虽然在别人看来什么都没有,可是她却能看到那墙边有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正满脸恶毒的看着他们。

    田思思一点也不怕,她身上还有一件能够驱鬼的物品,而且这个鬼魂被某种东西束缚着,无法伤害到他们。

    本来田思思不想告诉杨帆这些的,因为这可能会让杨帆怀疑她的身份,真正的田思思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

    可此刻他们的处境实在太危险了,能让杨帆多变强一分,他们就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她也只能寄托于这一点希望了。

    杨帆看不到田思思所说的鬼魂,但他还是按照田思思所说的做了。他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团进入自己身体的黑气是否就是田思思所说的鬼气,而这团鬼气又让他的身体产生了什么改变。

    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左手上,他感到自己左手变得阴冷无比,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手,而左手手心散发出一股黑气,黑气弥漫开来。

    杨帆如同本能一般,将手伸到前方,顿时感觉到手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好像有一股阴冷的东西从他的手心冲进他体内,在他体内蔓延开来。

    接着他听到耳边有一个少年怨恨的喊叫声,不过那声音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当那阴寒的东西彻底融入他的体内,杨帆感觉到全身都无比舒畅,总感觉自己的双手似乎比以前更加有力,身体比以前更加结实。

    “成功了,的确是我想的那样,鬼族体质!”田思思惊讶的看着他,“你是怎么获得鬼族体质的?这种体质可是十分罕见的。”

    杨帆刚要回答田思思的问题,突然听到脑子里传来一个声音,“杀害无辜的鬼魂,扣除100功德!”

    “为什么会扣除我功德值?”杨帆顿时觉得有些冤枉,刚才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杀了了一只鬼魂,还被扣了功德。

    “可能那个鬼魂只是普通的幽灵,是被那个妖怪害了,变成了鬼,它也没有害过人,你杀了了他,所以要被扣功德的。不过我也没想到这种情况,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否真的拥有鬼族体质,你虽然被扣了功德,但是力量应该有增加吧?”

    田思思把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不过杨帆也没有责怪她的想法,如果不是田思思,他或许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有特殊的体质。

    刚才的感觉真的很奇妙,而且力量的确有有所提升,但只吸收一个鬼魂,也不可能让他的力量提升到哪里去,但如果吸收一些强大的恶灵的灵体,这种提升就会非常明显。

    “你的这种鬼族体质十分特别,可以吸收鬼魂来提升自己的力量,能提升多少在于你所吸收的鬼魂的强弱,但是强大的鬼魂都会有强烈的怨恨等负面的情绪,你自己也会受到这些方面的影响。”

    田思思身体虚弱的靠在墙壁上,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鬼族体质的信息告诉杨帆。

    “我知道了,你的伤怎么样?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杨帆见她受伤实在不轻,说道。

    “我还……”好字还没有说出口,田思思突然停住了,脸上神色顿时凝重起来,“有人来了!好像是十三域的那些人!”

    杨帆四处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人,他知道田思思的能力,心里也不敢怠慢。他虽然有所谓的鬼族体质,但力量还是太过弱小,十三域的人如果还有咒术什么的,他的确也不好对付,最好还是避开他们。

    “那我们先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躲一躲吧,”杨帆看了两女一眼,田思思受伤,凌燕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离开这里更好一些。

    “只怕我们躲不了多久,他们早晚都能找到我们的,他们之中有一个比我要强很多的感知者,不管我们躲到哪里,都会被找到的。”田思思眉头微微皱起,此刻的情况虽说不是危险万分,可一时之间却没有破解之法。

    “怎么了?是那个妖怪要来吗?”凌燕突然说道,“那我们快跑吧,我们根本不是那个妖怪的对手啊。”

    杨帆抓起凌燕的手,又看了田思思一眼,“还是尽量跟他们避开吧,他们应该也会担心遇到那个妖怪的,应该不至于跟我们死磕。”

    “希望如此吧,”田思思点点头,往前走了几步,杨帆见她走路困难,过去扶着她,凌燕也过去帮忙,三人刚走了一个路口的距离,神色突然大变。

    那个身穿白衣的如同妖怪的女人正站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看到杨帆,变得更加凶猛,如一头野兽般扑过来。

    杨帆心中大骇,他知道这个妖怪恐怕是恨透自己了,昨天用的那个傀儡娃娃没能杀掉她,让她受了重伤,那要死的就可能是自己了。

    杨帆没有退后,并不是他知道自己能战胜这个妖怪,只是因为凌燕在他身边,他要是退了,那凌燕只怕就危险了。

    虽然有了鬼族体质,但杨帆并不认为自己就能跟这个妖怪对抗了,差距实在太大了,可是有些事情,即便知道自己做了会死,而且可能起不到任何作用,但他依旧要这样做。

    眼看那妖怪一样的女人就要扑到他的面前,突然,那女人停住了,眼上露出强烈的不甘和怨恨,身形飘忽,转向一边,消失在街道旁的建筑之中。

    “怎么回事?”田思思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刚才她以为杨帆就要死了,她不能使用任何咒术,可能也要死在这里。可那妖怪一样的女人为何突然走了?而且好像十分不情愿,但还是要离开了。难道会有更加可怕的东西出现?田思思此刻心里更为不安。

    杨帆同样也不解这一切,按理说那个妖怪要杀他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为何突然就走了?那妖怪绝不是善类,不可能突然良心发现就不杀他们了,杨帆实在想不出这是为何。

    “终于找到你们了!”杨帆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那男人的声音有一丝激奋,仿佛一头等待许久的饿狼找到了猎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