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套路满满的徐老爷子-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02章 ——套路满满的徐老爷子

    翟南看着正在练拳的徐老爷子,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好,师傅,你这拳法真厉害!”

    徐老爷子看是翟南,便收势停手,长出了一口气,对翟南说道:“东西呢?”

    翟南一愣,反问道:“什么东西?”

    徐老爷子顿时脸色一沉,“今天中秋,你就这么空手来啊?”

    翟南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脸色也是随之变得十分尴尬。

    都是您老一个劲地催我,要不然我这功夫还才起来。

    不过这中秋节来看师傅,连块月饼都没带,的确是不太像话了。

    早知道昨晚那五仁月饼,我省这点吃,还能拿来撑撑场面。

    翟南眼睛一转,连忙说道:“师傅,您老早上没吃饭那吧。要不然我请你吃饭吧。”

    徐老脸色阴沉,说道:“我吃过了。”

    翟南笑道:“那就中午的。反正节目组的盒饭也不好吃,咱爷俩到时候去外面开小灶。”

    徐老这才脸色稍缓,不过依旧是满脸的不高兴。

    翟南笑着说道:“师傅,你早上有没有吃剩的,徒弟我还没吃呢。”

    徐老也是被气笑了,“你小子过来纯是打秋风的,不但不给我带块月饼,还上我这来蹭饭。”

    翟南摆手道:“师傅,咱爷俩这关系,谁跟谁啊。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厨房在那边呢?”

    徐老无奈地朝着厨房指了指,说道:“就剩了小半碗锅底,你不够吃自己做。”

    翟南笑道:“有口就行,我不挑食。”说着,就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厨房里的小锅中,果然还剩了一点小米粥。翟南自己找了碗,到了半天,也就不到一碗的量。

    翟南端着小米粥,喝了一口,还挺香的。

    院子里徐老则又开始练起了拳,翟南两三口喝完了小米粥,就把碗和锅都给洗干净了。顺带手的,又把厨房里里外外,全都给收拾了一遍。

    徐老爷子鳏居多年,都是自己一个人做饭。这厨房里虽然说不上脏乱差,但也说不上有多干净整齐。

    翟南这个当徒弟的,自然不能就这么看着。而且翟南早上走到匆忙,也没给老爷子带什么东西,也就只能在这儿献献殷勤了。

    忙活了半个多小时,翟南也总算把徐老的厨房给收拾干净了。灶台上沉积多年的油污,也都全都清理干净,露出了锃亮的本色。橱柜里落下的灰尘,也都被翟南清扫干净。常年没用的碗筷,也都顺手全洗了一遍。

    等翟南清扫完了之后,整个厨房都变得亮堂了许多,翟南这才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走出了厨房。

    看着还在院子里练拳的徐老,便问道:“师傅,你练的这是什么拳?能不能教我两招?”

    徐老缓了口气,说道:“你还用我教?当初在京城卫视的门口,我看你也是带着功夫的。看路子,是南拳的路数吧?”

    翟南苦笑。

    我那会什么南拳啊!

    那都是李小龙上身,我才能把那群城管放到的。

    现在不用附身傀儡,我就是个挨揍的主儿。

    翟南随即说道:“师傅,我哪会什么拳法啊。那天就是看着他们朝你冲上去,我着急了,才跟他们动手的。”

    徐老轻哼一声,“信你?看招吧!”说着,便直接朝着翟南打了过来。

    翟南先是一惊,没想到这徐老说出手就出手,要试功夫提前也不打声招呼。

    不过好在翟南敏捷够高,反应够快,立马就躲开了徐老的这一招。

    徐老看着翟南的反应,不禁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又是一掌,朝着翟南拍了过来。

    翟南本来还以为仗着自己的超高敏捷,可以躲过这一掌。可是徐老这一掌,却将翟南所有的退路,完全封死了。

    翟南总是觉得,自己无论朝着那个方向躲闪,都没办法避开徐老这一掌。

    万般无奈之下,翟南只好伸出双手,挡在了胸前。

    而徐老也发现了翟南的不对,不过此刻已经收势不及,一掌就拍在了翟南的手臂上。

    翟南顿时连连倒退几步,最后脚步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徐老看着翟南,不禁皱眉,问道:“你小子的功夫,怎么一下子就全都没了。之前看着你的步伐和招式,都是南拳的路数,这个没错啊!”

    翟南一脸无奈,揉着手臂说道:“你老下手也太狠了,不就是没给您带月饼吗?”

    徐老轻哼一声,“我这都已经收力了,要不然晚上的直播,你都参加不了。”

    翟南站起身来,“师傅,你这到底什么拳?威力这么大,教我两招,让我防身也好啊。”

    徐老看着翟南,又问道:“你真的不会南拳?”

    翟南无奈地说道:“师傅,你自己也看到了。我真是一点不会,那天就是被逼急了。俗话说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我了。”

    徐老沉吟片刻,随后才说道:“那好吧,姑且先信你了。”

    翟南笑了笑,总算是把这事儿搪塞过去了,随后又问道:“师傅,那您是肯教我这拳法了?”

    徐老却摇头说道:“这可不行,我答应过我师傅,绝不外传。你其他几个师兄,都没有学过。你,更不可能。”

    翟南一脸无奈,“为什么?”

    徐老却说道:“这事儿也是说来话长。当年我的这个师傅,是一个弃徒,被逐出来师门,所以他没资格教徒弟。”

    翟南当即说道:“那您不是也学了。”

    徐老笑了一下,说道:“也是机缘巧合,我看到他练拳,就偷学了几招。最后他没办法,只能收我为徒,不过却让我发下重誓,永世不得将拳法外传。”

    翟南眼睛一转,计上心来。

    不让外传,你还挡着我面练拳。你老这路子不对啊!

    你是偷学的,这不是鼓励我跟你偷学吗?

    嘿,这老头还真是满满的套路啊!

    不让你教别人,你就大模大样地练拳,谁能学到就各凭本事了。

    这老爷子还真会玩!

    翟南想通了之后,笑着问道:“师傅,这路拳法叫什么名字?”

    徐老缓缓说道:“这门拳法名为形意。以意为始,以形为终。在内家拳中独树一帜,只可惜现在的传承断绝,会的人也不多了。”

    翟南恍然大悟,难怪老爷子故意诱惑我偷学,原来这个世界的形意拳,传承都快断了。所以老爷子就才故意引诱我偷学,就是想将这一门拳法传承下去。

    翟南想通了徐老的心思,顿时眼前一亮,说道:“哦,原来这样。那您在这儿练着,我就不打搅了。”说着,就上旁边扎了个马步。

    徐老看了一眼翟南,便问道“你这要干什么?”

    翟南笑道:“偷师呢,您甭管我,接着练您的。”

    徐老尴尬一笑,果然没再理会翟南,继续开始演练了起来。只不过这才的速度却慢了许多,显然是在故意让翟南看清他的动作。

    翟南也是不戳穿,就这么跟着徐老学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