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第1012章 ——饯行宴【二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1012.第1012章 ——饯行宴【二更】

    徐老爷子冷哼一声,“你这么不愿意跟着我?”

    秦洪信连连摆手,“不是,我是舍不得我师傅。 ”

    翟南嘿嘿一笑,拉着秦洪信说道:“咱俩也是师徒一场,我也没教你什么,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让你跟着我师傅学,也算是补偿了。”

    秦洪信摇头,“不要行吗?”

    徐老爷子磨着牙说道:“你觉得呢?”

    秦洪信为难地笑了笑,“师傅,你安心去吧。我觉得我跟师爷,还是挺合得来的。”

    徐老爷子这才微微点头,翟南也是觉得一阵好笑。

    徐老爷子随即看向翟南,“你既然要走了,有没有跟韩夏说一声啊!”

    翟南摆手道:“还没说呢。她可是国际巨星,全世界满天飞,我们见面的机会不会变少的。”

    徐老爷子微微点头,而躺在地的秦洪信则说道:“你还没跟公司的人说呢!”

    翟南回答道:“化哥现在回公司,他应该会把事情交待清楚的。”

    秦洪信撇嘴,“他别被穆姐生撕了才好。”

    翟南笑了笑,跟着对云阳道长说道:“道长,我可能还要借你的地方待一段时间。”

    云阳道长点头说道:“我也是挂单的,不过这边的观主是我朋友,给你空出一个房间,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秦洪信则说道:“要不去我家啊!”

    翟南摆手道:“这边清静,方便我写点东西。”

    秦洪信问道:“还写什么?”

    翟南笑了笑,“给你留的好东西。”说完之后,便让云阳道长给安排了房间。

    翟南自己待在房间里,直接拿出了笔记本,开始写了起来。而院外,则偶尔传来秦洪信的惨叫声。

    翟南这样,在白云观整整带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期间李化来了两次,也都是说去香江亚视的事儿。

    蔡明德是想让他们尽快动身,不过翟南还有最后的事儿要做,只能尽量拖延时间了。所以蔡明德留下了一个电话,然后便直接返回了香江。

    韩夏也来了一次,跟翟南促膝长谈。翟南也把大概的情况,跟韩夏说清楚了。韩夏虽然也担心亚视的未来发展,不过却更加相信翟南的实力,也是对他鼎力支持。

    至于韩夏父母那边,翟南估计是没时间去道别了。毕竟蔡明德那边也着急,翟南手的工作,也必须在离开之前完成。

    天元的人,倒是一个都没来,想来李化也是用尽了手段,把所有人都安抚了下去。

    至于外界的舆论,因为蔡明德的压制,还有警方的手段,也已经把那些捣乱分子全部清理干净了。

    虽然翟南还处于半官方的封杀,但是雾霾的话题终于被所有人接受了。连天气预报也多出了pm25指数的提示,至少也都是在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

    一个星期之后,翟南终于完成了他要做的事情,带着笔记本,还有快被徐老爷子玩残了的秦洪信,离开了白云观。

    鼻青脸肿的秦洪信坐在副驾驶,看着翟南,带着哭腔说道:“师傅,你别走了,我真舍不得你啊!”

    翟南撇嘴,“怎么说话呢?怎么说的我要快死了似的,我是去香江工作,又不是立马挂了。”

    秦洪信啜泣着说道:“师傅,我不是担心你挂点啊!我是担心你回来了,我挂了!”

    翟南挥手笑道:“放心吧,我师傅不会把你弄死的。你弟子太差,所以他才着急的。等以后你身手变好了,不怎么管你了。”

    秦洪信委屈地说道:“我怕我等不到那一天啊!”

    翟南笑了笑,“会等到那一天的。”

    两人一路闲聊,车也开到了名怡会馆。

    翟南带着秦洪信下车之后,便直接进入了名怡会馆。在门后的迎宾看见翟南,顿时是一愣,“翟……翟老师!”

    翟南笑道:“对,是我!”

    迎宾错愕了片刻,便连连点头,“翟老师好,请进,请进!”

    翟南这边刚进去,迎宾便看见了秦洪信,更是满脸错愕,“秦……秦少?您这是……要报警吗?”

    秦洪信挥手道:“一边去,我这是摔得。”说着,跟着翟南走了进去。

    两人进去之后,便直接来到了早订好的包厢,也是名怡会馆最大的一间包厢。

    过不多时,天元和有妖气的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地赶来了。

    李化,穆逢春,雅,苏薇,还有陈峰,陈颖儿,吴昊天,林艺,王远,周胖子他们所有人。

    几乎天元的老员工,都是一个没差,全都来到了这里。

    这都是翟南之前让李化安排的,也是跟一群旧友的道别,还有最后的嘱托。

    一群人看着翟南,眼神之,都是满满的不舍。

    翟南看着众人,便招呼道:“都来了,来,别愣着,快坐下。菜都点好了,全是你们喜欢吃的。”

    在翟南的招呼下,众人也都纷纷落座。

    过了一会儿,等到所有的菜都齐了。

    李化起身举杯,“明天下去我要跟小南一起去香江了,今天这顿也算是跟大家道别。”说着,举了举杯,跟着便是一饮而尽。

    众人见状,也都是举着酒杯,眼神里都是不舍和犹豫。

    翟南跟着站了起来,“害羞个什么啊!平时喝酒的时候,也没看你们谁客气过!来,这杯我敬你们所有人。”说着,也喝干了这一杯。

    众人互相看了看,也都把杯酒水一饮而尽。

    等到这一杯喝完之后,穆晓楠忍不住开口说道:“小南哥,化哥,不走不行吗?”

    李化当即说道:“穆晓楠,我早说好了嘛!”

    穆晓楠扁着嘴说道:“我是舍不得你们!”

    陈颖儿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胡子哥走了,小南哥也走了,连化哥也走了,我……”

    翟南见状,敲着桌子说道:“嘿,我可没死呢!再说了,我是去香江发展,你们应该祝福我才对!”

    一向寡言少语的孙贺,猛地起身说道:“小南哥说得对,他去香江是为了有更好的发展。在国内只会被封杀,还有那么多人相对付小南哥。小南哥,我支持你去,我祝你和化哥一路顺风。”

    其他人见状,也都跟着举杯,“祝小南哥,化哥,一路顺风!”

    孙贺这话说的倒是痛快,但是说着说着,眼泪居然还掉了下来。其他人也都是满脸悲戚,搞得跟生死离别似的。

    翟南见状,连忙说道:“别哭了,都别哭了,饯行宴都让你们哭成追悼会了。来,送你们一个礼物,让你们高兴高兴!”说着,拿出了笔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