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第1015章 ——最后一首歌【五更结束】-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1015.第1015章 ——最后一首歌【五更结束】

    翟南这一嗓子喊出去,一群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全都呼啦啦地朝着外面冲了过去。

    翟南找准机会,扭头冲进了机场。远远地看着一群记者,还在围着一群人,还在拍照。

    这群记者可围观群众专业多了,听到翟南来了,当即分派一部分去找翟南。其他的一个没走,继续围着天元众人。

    翟南站在远处,也没敢靠近,生怕被人发现了。至于李化这个天元前总裁,也没有跑得了,一样被围在人群。

    在翟南为难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低声说道:“小南哥,这边。”

    翟南微微一怔,回头看去,竟然是前台小黄。

    翟南看见小黄,立刻走了过去。

    翟南笑道:“你也过来了!”

    小黄点头说道:“小南哥,我来送送你。”

    翟南笑了笑,“幸亏你来了,要不然可是全军覆没了。”说着,把自己的车钥匙,还有家里的四合院的钥匙,全都交给了小黄。

    小黄微微一怔,“小南哥,你这是?”

    翟南笑道:“想什么呢?又不是给你了,先借你用用,别给撞坏了。车子要是除了毛病,你找秦洪信修,我那屋子你没事儿过去帮忙打扫一下。”

    小黄笑了笑,接过了钥匙,“没收你管理费不错了。”

    小黄这话刚说完,不远处有人大喝一声,“小心!”

    小黄还没反应过来,翟南立刻扑到了小黄。紧跟着,原来他们站着的位置,一堆行李箱散落了下来,摔的满地都是。

    小黄当即脸色惨白,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翟南也是心惊肉跳,额头也渗出了一层冷汗。刚才的情况也是太危险了,要不是翟南眼疾手快,这么多行李砸下来,今天可哪儿也去不了了。

    翟南下意识地摘下了帽子眼镜,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跟着对小黄问道:“没事儿吧?”

    小黄摇了摇头,“我没事儿,小南哥,你呢?”

    翟南也摇了摇头,不过还没来得及说话,远处有人喊道:“翟南在这儿!”

    当即一群人冲了来,瞬间把翟南给围住了。

    翟南连忙大声呼喊道:“大家小心一点!”

    而这时,一个男人跑了过来,“翟老师真抱歉,我……我们行李太多了,让您受惊了。”

    翟南摆手道:“没事儿,没人受伤好。”

    翟南倒是没说什么,可是围来的粉丝却不干了。

    “你们走路不带眼睛啊!要是砸到了翟老师怎么办?”

    “是不是瞎啊!”

    “这么多东西不知道好好看着!”

    “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这么不靠谱!”

    “伤到翟老师怎么办,你赔得起吗?”

    这个年男人满脸的尴尬和为难,连忙道歉说道:“对,对不起。我们是学乐队的,刚带着学生在外地演出回来,都是孩子没办法拿着么东西,真是抱歉,抱歉!”

    翟南摆手道:“没事儿,没事儿,又没人受伤。”

    这时,李化和天元众人,还有一群记者也都挤了进来。

    李化下看了看翟南,“没受伤吧?”

    翟南摆手道:“我这个身手,能受伤吗?”

    一个应该是年男人带队的学生说道:“我刚看到翟老师,抱着这个姐姐闪开,动作超级帅!”

    翟南笑了笑,“小朋友,以后好好锻炼身体,也可以做到的。”

    学生连连点头,“嗯,我听翟老师的!”

    这时,记者开始往前挤了过来,“翟老师,您这是要出去旅行吗?”

    “翟老师,你是不是受到了排挤,要远走海外啊!”

    “,听说您会去香江是吗?”

    “有传闻说你会进入亚视,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是不打算再回到京城了吗?”

    “以后在大陆地区,是不是再也看不到您的节目了?”

    翟南面对如此多的记者,也没有想到他们消息如此灵通,居然这么快知道翟南要去亚视的消息。

    翟南摆手道:“不要听信那些小道消息。”

    这时,一个学乐队的小男生,对翟南问道:“翟老师,你真的要走了吗?我们以后看不到您的节目了吗?”

    翟南微微一怔,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跟一个孩子说谎,翟南还真有点开不了口了。

    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是一言不发,齐齐地看着翟南。

    翟南咬了咬牙,说道:“会回来的!”

    翟南此言一出,便相当于承认了刚才记者的所有问题。一群学生乐队的孩子,瞬间都是满脸的失落。

    “翟老师,我最喜欢你的节目了!”

    “我以前练琴的时候,跟我妈的条件是练一个小时,看一集《还珠格格》。”

    “翟老师走了,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翟老师,我最喜欢你的歌了,《传》,《因为爱情》……都是我喜欢的。”

    “翟老师,您能给我们唱一首歌吗?”

    这个孩子话刚说完,一群记者便起哄似的说道:“翟老师,你最后再唱一首吧。”

    翟南为难地说道:“这么干唱啊?不太好吧,没有配乐啊!”

    翟南这话刚说完,那个学生乐队的带队老师,便直接说道:“翟老师,我们是乐队!”

    翟南闻言,又是一阵尴尬,跟着说道:“其实我最近写了首新歌,我怕你们不会。”

    一个学生说道:“翟老师,我有电子琴,你可以用我的电子琴啊!”

    翟南为难地说道:“这儿没地方插电!”

    那学生又说道:“翟老师,我电子琴是用电池的。”

    翟南听到这话,都快哭了。

    这谁家孩子,有人管,没人管,这么会抬杠呢!

    翟南来不及拒绝,几个学生一起把电子琴给架起来。这也是方便,毕竟东西摔了一地,连拆封的时间都省了。

    翟南为难地站在电子琴前,先是试了试音,跟着说道:“那再唱最后一首,送给你们大家,送给这座城市。”

    翟南说完,便弹奏了起来。伴随着悠扬的琴音,翟南缓缓张开了口。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

    “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我似乎听到了它烛骨般的心跳。”

    ……

    “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像霓虹灯和月亮的距离。”

    “人们在挣扎相互告慰和拥抱,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碎梦。”

    ……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我希望人们把我埋在这里。”

    “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在这儿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

    ……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儿失去!”

    “北京!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