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恒飞完了-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13章 ——恒飞完了

    恒飞听到自己的声音,从音响里传了出来,他也瞬间懵逼了。

    因为下一个节目,是一个小品。所以幕后的工作人员,并没有着急收走众人的话筒。而是先准备了小品的道具,正准备送上舞台。

    而恒飞也没有想到,自己手里的话筒,竟然又出了问题。先前是电流声,结果这次更严重,竟然没能及时关闭。

    幸好在恒飞话说了一半的时候,旁边有个工作人员及早发现,立刻上去抢下了话筒,直接将电池扣了出来。

    众人见状,也都是面色不善地看向恒飞,恒飞则是满脸的呆滞,显然还没有缓过劲来。

    这时,马导演脸色阴沉,带着满腔的怒火,已经冲了过来,“恒飞,你故意找事儿是吧!你特么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你特么不嫌丢人,老子还嫌丢人呢!”说着,更是直接拎起一把椅子,就要朝着恒飞砸过去。

    旁边的工作人员见势不妙,立刻拦阻了马导演,不断地劝阻了起来。恒飞也是脸色惨白,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他本来就跟翟南有怨,背后说翟南的坏话,这也是肯定的。但是这件事儿,直接被捅到了台面上,现在谁的面子都不好看了。

    而作为正主的翟南,此刻也是哭笑不得。他虽然有点看不上恒飞,但也不得不承认恒飞是个好演员。

    只是没想到恒飞会弄出这样的事儿,以后他的演艺事业,估计也就被他这一句话给断送了。

    一般想这种大型晚会,哪怕是后台传来说话的杂音,都可以说是播出事故了。而恒飞竟然在直播的时候骂人,这已经是最严重的事故了。

    恒飞这一句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背后要受罪的人,可就多了去了。首先音响老师就跑不了,还有管话筒的工作人员。马龙这个导演,更是难辞其咎。

    因为他这一句话,不知道要有多少人,跟着一起倒霉。

    特别是这一群京剧演员,刚才大家还都是兴高采烈的,感觉演出很圆满。可是恒飞这么一句话,瞬间就成了播出事故。

    而且这件事儿被爆出去之后,可就不光是小生之争了,更是让整个京剧圈跟着一起丢人。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只会说传统京剧圈容不下新人,都是一群排挤新人的小人。

    就是因为这一句话,整个京剧圈都跟着一起背了黑锅,谁都抬不起头来。

    所以一群京剧演员,都是对着恒飞怒目而视,都恨不得上来锤他两拳来出出气。

    马导演更是直接开始骂娘了,指着恒飞连祖宗十八代都给说了一遍。

    翟南本来还想着骂两句来着,不过看着马导演骂的也是精彩,便一直没有插话。

    而徐老则看向翟南,问道:“怎么处理?”

    翟南无所谓地笑了笑,“跳梁小丑,懒得搭理。”

    徐老点了点头,说道:“那咱就撤吧。要不要跟我回去喝两杯。”

    翟南却说道:“别想了,我还得回家陪媳妇呢。”

    徐老笑骂了一句,“有了媳妇忘了师傅!”

    翟南却说道:“我可是先结婚,后拜师的。”

    徐老则说道:“你还没正式拜师呢。”

    翟南答道:“那好,等八月十八,您老大寿的时候,我再正式跟您拜师。”

    徐老点了点头,“也好。”

    师徒俩正说话呢,马导演则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说道:“徐老,翟老师,这事儿是我们不对,没有立刻收回设备。对您两位造成的影响,我马龙负全责。”

    徐老看了一眼翟南,翟南点头,说道:“马导演,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我也没打算讹你。其实这都是我跟恒飞的私人恩怨,还把你这勤苦筹备的晚会,给弄砸了,是我不好意思才对。”

    马导演闻言,更是无比惭愧,连忙说道:“翟老师,您真是大人有大量,以后有用得着我马龙的地方,只要您说一声,我绝对不会含糊。至于那恒飞,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能让那小王八蛋好受。”

    翟南笑了笑,说道:“甭说这见外的话了,我这还着急回家呢。您接着忙吧,我等会儿就闪人了。”

    马导演连连点头,又是一阵道歉,才匆匆离开了。

    徐老看见马导演离开,这才对翟南说道:“你就这么放过恒飞了,不像你小子的脾气啊!”

    翟南却说道:“那我能怎么办?冲上舞台,抢个话筒再骂回来?”

    徐老笑着问道:“那你就一点也不生气?”

    翟南笑道:“我又不是泥捏的,肯定会生气了。不过恒飞他骂了我一句,可结果却是被更多人骂回去。对比一下结果,肯定他更惨,这我就心理就好受多了。”

    徐老也是笑了笑,说道:“这倒也是,先不说外人,只是台前台后这些人,就已经开始骂上了。而且恒飞唱许仙,摆明了是挑衅。你唱辕门射戟,则是有意劝和。再加上他那句话,肯定会有不少人去骂他。”

    翟南也是笑道:“没错,这么算算,我还是赚了呢。”

    就在这师徒俩说话的功夫,恒飞已经耷拉着脑袋回来了。本来俊俏的脸孔,此刻已经是面无血色,满脸的懊恼之色。

    周围的小演员,之前还前前后后地叫他恒老师。可是现在,都像是避瘟神似的,看到他都纷纷躲开了。

    梅派的那位传人,也是看不惯恒飞的嘴脸,直接说道:“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真是丢我们京剧艺人的脸面。”

    演花旦的那位,也是脸色不善,跟着说道:“跟这种人同台,我说出去都嫌弃丢人。”

    恒飞听着众人的冷嘲热讽,也是再也待不住了,立马换了衣服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翟南看着仓惶逃离的恒飞,摇了摇头,“以后京剧圈他是混不下去了。”

    徐老也是说道:“恐怕演艺圈他都没办法混下去了,搞出这么大的播出事故,没有哪家卫视敢收留他。”

    翟南则说道:“可惜这一身本事了。不过他要是去曲艺学校当老师,也是个不错的出路,最起码能传授几手真本事。”

    徐老则说道:“他这人的人品有问题,没有艺德,曲艺学校肯定不能收他当老师。”

    翟南却笑道:“您老怎么就这么肯定呢?”

    徐老笑道:“因为我是名誉校长。”

    翟南叹道:“这小子算是彻底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