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七章——全都是熟人【二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一一四七章——全都是熟人【二更】

    杨慧怡没想到翟南会让她开车,看样子是真着急了。 壹看 书 w ww ·1ka nshu·翟南素来都是不敢开快车,也不敢做快车的。现在让杨慧怡这个飙车狂开车,这是真的在担心徐老爷子。

    翟南随即把车停到了一旁,立刻跟杨慧怡换了位置。

    杨慧怡坐上驾驶座,然后扭头看了一眼翟南,“坐好了!”

    翟南默默地系上安全带,然后捂住了眼睛,“来吧!”

    杨慧怡不屑地撇了撇嘴,随即一脚油门踩到底了。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杨慧怡就把车开到了黄大仙庙,也顺利地找到了那家忠武拳馆。

    此刻的忠武拳馆,早就里里外外地围满了人。看这样子,绝对不是一家拳馆的人,除了围观群众之外,好像还有其他拳馆的人。

    翟南人在外面,想挤进去也挤不进去,只能大喊一声,“让让让,大便憋不住了!”说着,还来一段‘噗噗’的口技。

    周围众人见状,瞬间一脸厌恶的模样,纷纷给翟南让开了一条路。

    杨慧怡虽然也是一脸嫌弃的表情,但也只好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终于到了场内,翟南终于看清楚了。在场的众人分成了三拨人,其中靠着门口的,就是他师傅徐老爷子和徒弟秦洪信。

    对面正座中堂的,也是一个老头,须发皆白,一脸的络腮胡子,看上去就是不怒自威。

    在这两拨人中间,还有一个老头。这老头身材魁梧,满面红光,身后也站着几个小徒弟。

    而且这老头身后的一个徒弟,翟南居然还认识,竟然就是在兰桂坊结识的雷老大。

    翟南先是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秦洪信就看见了翟南,当即说道:“师傅,你可总算来了!”

    徐老爷子闻言,也随之回头看了过来,“嗯,这次倒是挺快的。壹 看书  ww w·1k anshu·那就开始吧,这就是我的小徒弟,最不成器的一个,才教了不到三年。你们随便选人,要是能把他打趴下,就算我输!”

    翟南错愕地说道:“这都什么情况?”

    秦洪信一脸无辜的模样,“师傅,我可都是按照你吩咐办的。”

    翟南疑惑地问道:“什么意思?”

    秦洪信答道:“你不是说要尽量拖时间嘛!我就在他们中间搅合了一阵,现在接个老爷子不动手了,让手底下徒弟过过招。我那些个师伯都在大陆,最近的就是你了。”

    翟南咧嘴,“哇擦,现在这么流行坑师傅吗?”

    徐老爷子轻哼一声,“你把我坑的有家不敢回,现在你徒弟坑你,纯熟活该!别废话,快点上去!”

    翟南无奈地苦笑一声,“得,我认命了,成吧!”说着,便要上去。

    不过杨慧怡却一把拉住了翟南,然后对徐老爷子说道:“徐老先生,翟总可是我们亚视副总,他要是受伤了,我们亚视的工作怎么办啊!”

    徐老爷子摆手道:“没事儿的,别看对方人多,其实都是花架子,根本一点真功夫没有,全都是挨揍的命。不用小南上去,就是小秦都能暴打他们一顿。”

    杨慧怡当即说道:“那就让秦大少上去呗!”

    秦洪信顿时咧嘴,说道:“靠,这么坑我,我是不是该收你为徒啊!”

    徐老爷子干咳一声,随即指着对面一边,有一群十一二岁的小孩,说道:“那就是那个死老头的徒孙,要是同辈上擂台,你觉得让秦洪信去打这群小孩,合适吗?”

    杨慧怡顿时一愣,随即看向秦洪信,埋怨道:“你辈分怎么这么低啊!”

    秦洪信满脸的无辜,“这能怨我嘛!”

    翟南摆手道:“得了,得了,我上去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能伤到我的,全国最多也就十个。”

    杨慧怡摇头说道:“你就吹吧!”

    翟南撇嘴,“是不是吹牛,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说着,便直接上前一步,站在了场地中央。

    翟南站定之后,先是朝着雷老大招呼了一声,“老哥,您也在啊!”

    雷老大站在他师傅身后,笑呵呵地说道:“听说踢馆,就来凑个热闹,没想到是你啊!”

    翟南嘿嘿一笑,“凑巧了!”

    而雷老大的师傅,则侧目问道:“小雷,这人你认识?”

    雷老大闻言,不禁一愣,随即反问道:“您不认识?”

    红脸老头皱眉,“他很有名吗?”

    旁边的一个小徒弟说道:“师傅,他是个明星,亚视的拍过电视剧的。还有综艺节目,我每周都看,可有意思了!”

    这时,正对面满面虬髯的白发老头,便对着红脸老头问道:“洪老,你们认识?”

    洪老摆手说道:“跟我这小徒弟,有过一面之缘。”

    雷老大连忙说道:“在一起喝过酒,人还不错,就是不知道也是咱们江湖上的。”

    就在这时,翟南突然发现,在这个虬髯老头的身后,居然还有个熟悉的身影。

    翟南侧目看了看,擦,这不就是那个什么什么堂的豹哥嘛!

    翟南随即抬手说道:“豹哥,你也在啊!”

    虬髯老头不禁一愣,随即回头看去。只见排在最后的豹哥,尴尬地笑道:“呵呵,翟总好!”说着,看向了虬髯老头,“师傅,我跟他也就见过一面。”

    虬髯老头皱眉说道:“怎么回事儿?”

    豹哥连忙说道:“就是之前他被流氓纠缠,然后通过朋友,过去帮了忙!”

    虬髯老头闻言,不禁轻笑一声,“被流氓纠缠,还需要我的小徒弟帮忙,也不过如此嘛!”

    徐老爷子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当即对翟南质问道;“小南子,到底怎么回事儿?遇见两个小流氓,还需要找人帮忙?”

    翟南连忙挥手道:“师傅,不是我打不过,就是惊官了,不太好处理。所以托了不少人,才把我从警局捞出来的。”

    徐老爷子闻言,随即对着虬髯老头说道:“死老头,听到了吧!不是你徒弟有多能打,不过是认识人多点而已。”

    虬髯老头冷哼一声,“那也是我徒弟有能力,比你的强!”

    这两老头掐架,翟南和豹哥都是一脸为难。

    翟南为难是因为,这个豹哥的确帮了忙。还跟翟南说过,尖沙嘴这一带出了事儿,都可以找他。怎么说也算是个朋友,所以这么见面,才会觉得尴尬。

    而豹哥尴尬,那可是真尴尬了。他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清楚的很。翟南是什么身份,他自然也是知道,绝对不是他一个流氓能惹得起的。

    当初翟南从那找的关系,他自然也是清楚明白。托他办事儿的人,可是他招惹不起的。

    没想到现在居然发生了这种事儿,他既得罪不起翟南,也不敢违背了师傅的意愿,夹在中间更是浑身难受。

    就在翟南这儿正尴尬着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师傅,看热闹不早点叫我!”

    众人闻言,随即循声望去。只见大德哥挤着人群,就这么冲了进来。

    翟南看了一眼,“喝,又是个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