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扇耳光【四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194章 ——扇耳光【四更】

    翟南一巴掌下去,念念顿时就呼喊了起来,“臭翟南,你敢打我,我回去告诉妈妈!”

    翟南闻言,也是怒道:“告诉谁也不好使!打人,赌钱,不学好!你再敢这么做,我还打你!”说着,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打了下去。

    念念当即喊道:“你不是我爸爸,你凭什么打我!”

    翟南听到这话,刚刚扬起的手,顿时就哆嗦了一下,随后便停在了半空中。

    这一句话,仿佛有着巨大的魔力一般,让翟南的手,再也落不下去了。

    是啊!我始终不是她爸爸,我也没有好好照顾她,只是把她交给了韩夏。

    这么久以来,我都没有履行过做父亲的责任,我凭什么打她!凭什么这样对待她啊!

    就在翟南错愕的时候,霍老板已经凑了过来,连忙拉开了念念和翟南,对翟南说道:“翟老弟,孩子小不懂事儿,她就是觉得好玩,你别当真啊!”

    假安迪也凑了上来,“就是,就是,小孩子嘛,都是贪玩的。说两句就算了,打什么孩子嘛!”

    念念被霍老板抱到了一旁,小脸也是憋得胀红,却一滴眼泪也没有落下来,仍旧跟翟南喊道:“你能打人,你能赌钱,为什么我就不行。既然你自己做不到,凭什么要求我做!我以前无论做什么,爸爸都不会打我,也不会骂我,你凭什么对我又打又骂。你跟我爸爸说的,会好好照顾我,可你从来都没有管过我。现在凭什么又要管我!”

    念念声嘶力竭地喊完了之后,当即就再也忍不住,直接就崩溃大哭了起来。

    霍老板和假安迪看着也是发懵,听着念念的话,好像翟南不是她爸爸。但是看着两人的关系,却又好像是父女似的。

    不过不管他们俩关系到底如何,他们也不能再看着翟南打孩子了。

    霍老板连忙说道:“小孩子不懂事儿,乱说话而已。翟老弟,你别生气啊!”

    假安迪也跟着说道:“就是,就是,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

    念念却大喊道:“我懂事儿了,我是大孩子了!”说着,看向翟南,“你以前没管过我,现在我也不要你管我!”

    翟南见此情景,也是心头一软,心中的愧疚感也如潮水一般涌现了出来。

    当初张大胡子临终托孤,就是为了怕翟南工作太忙,疏忽了念念。所以把还托付给了他弟弟一家,可翟南怕念念受到欺负,硬是找了不知道多少关系,才得到了念念的抚养权。

    可是孩子进了他家的户口簿之后,他却从来没有管过,而是直接给送到了魔都,交给韩家二老。

    翟南忙着拍穹顶之下,忙着来香江重建事业,忙着跟无线打擂台,却从来没有关心过念念。

    现在闹成了这种局面,翟南也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之处。念念这么做,也不过是学他而已。

    是他去了赌场跟人豪赌,是他没有陪念念,是他没有做到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

    翟南缓步走向了念念,霍老板见状,连忙上前阻拦,“兄弟,这可不能再打了!”

    翟南摆摆手,“我不会动手了!”说着,绕开了霍老板,单膝跪在念念面前,跟她的眼神相交。

    念念满面泪痕,时不时地抽泣一下,一双眼睛之中,仍旧是充满了不屈的神色。

    翟南看着念念,一字一句地说道:“念念,是我错了。我以后不随便跟人打架了,也不随便赌钱了,是我不对!”说着,猛地抬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

    五道鲜红的指印,瞬间出现在了翟南的脸上。在场的众人,瞬间就愣住了。念念也是一愣,没想到翟南会这么做。

    霍老板错愕地说道:“翟老弟,你你这是干什么啊!”

    假安迪随即要拉翟南起来,说道:“小孩不懂事儿而已,这不至于啊!”

    可以翟南的力气,他根本就搬不动翟南分毫。

    翟南依旧看着念念,缓缓地说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爸爸,也没有做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但是,你是我女儿!我没有教好你,是我的错!今天你是犯了错,但也是我没教好。我打了你两巴掌做惩罚,我也会打我两巴掌做惩罚!”说着,便有抡起巴掌,朝着自己的另一边脸打了过去。

    念念见状,当即尖叫一声,紧接着就一把按住了翟南的脸。

    翟南这一巴掌,可比刚才打念念时候狠多了。所以看见念念伸手,摸着他的脸,便立刻停下了手,也是怕误伤了她。

    而念念更是泪流不断,“你不是我爸爸,你不许打自己,我不是跟你学的!”说完,就转身跑进了一个房间里。

    翟南错愕地看着远去的念念,最后只听到‘嘭’的一声,看着念念关上了门。

    翟南见状,也不禁低下了头。

    霍老板和假安迪见状,连忙把翟南给拉了起来。

    霍老板说道:“翟老弟,你这人脾气也太急了,这下手怎么这么狠啊!脸都肿了!”

    翟南摆手道:“我没事儿!”

    翟南手里有冰肌玉骨膏,倒是真不担心脸上的瘀伤。只是担心念念现在的情况,怕自己对不起张大胡子的在天之灵。

    虽然说念念现在年纪不大,或许是因为一时顽皮才这么做的。但是张大胡子在世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过这种事儿。

    而翟南虽然成了念念名义上的父亲,但在此之前翟南也根本不知道,如何才是一个好父亲该做的。

    完全可以说,念念是个小孩子,翟南就是个大孩子。在面对念念犯错的时候,翟南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看着被打的保姆,翟南也就只好拿出了传统手艺打孩子了。

    结果现在念念情绪爆发,翟南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当初翟南面对张家,面对寒国导演,哪怕现在面对无线郑国豪,也没有觉得如此棘手过。

    翟南扭头看向保姆说道:“真是对不起,是我没教好孩子,我替她给你道歉了。您受的伤,我会支付医药费的,如果还有其他的问题,您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保姆看着酒店主管,都对翟南这么客气,她还哪敢有过多的要求,只是连忙说道:“没事儿,没事儿,都是皮外伤,您太客气了。小孩子不懂事儿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假安迪当即说道:“这算是工伤,我们酒店会自行处理的,保证不让您为难。”

    翟南随即说道:“安迪,之前赢的钱,除了给这位保姆大家的医疗费,其他的都替我捐了吧。”

    假安迪微微一怔,“这,起码也有几千万啊!”

    翟南摆手道:“钱无所谓。”

    就在翟南说完这话的时候,里面的房门突然开了,一只小手伸了出来,往地上放了一打厚厚的小额钞票。

    紧跟着,便听到念念说道:“阿姨,对不起,我不该打你。这都是我赢的钱,你拿去找医生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