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我要当爸爸了!-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4章 ——我要当爸爸了!

    这边翟南刚刚走出来,陈颖儿等人就立刻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翟南,韩姐没为难你吧?”

    “你们在里面都说什么了?”

    “是啊,怎么还吃上地瓜了?”

    只有陈颖儿没有开口去问什么,而是对着翟南说道:“南哥,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瘦了欺负,也就只能吃了哑巴亏了。”

    翟南笑着摆手说道:“都是小事儿,你不必介意。”

    陈峰则说道:“对你来说是小事儿,对我妹妹可不是小事儿了。白鸿飞那个王八蛋,早就听说他不是什么好人,就是没想到他这么变态。”

    这时,钊哥走了过来,看着翟南叹了口气,“翟南,虽然咱俩第一天认识,不过就你这脾气,哥们算是服了。不过看样子今天也呆不下去了,不过你放心工钱照结,不过人嘛……”

    钊哥这话没说完,但是这意思大家是心知肚明。

    毕竟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则,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大家却都在默默地遵守。尽管白鸿飞偷窥不对,但是翟南得罪了他,这个剧组也是呆不下去了。

    而且这个钊哥也算是仗义了,还能给翟南结算工钱。若是换了别人,恐怕直接被保安架走了。别说是工钱,不挨顿打就已经算是客气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陈家兄妹也是一脸无奈。翟南被赶走,也是因为陈颖儿而起。所以翟南被赶走,这兄妹俩的心理也是特别的难受。

    陈峰直接说道:“翟南,你要是不麻烦,多等我们一会儿。等这边完事儿了,我请你吃饭。今天这事儿,是我欠你的。”

    陈颖儿也跟着说道:“对,我们兄妹请客。南哥,你可千万不要拒绝啊。”

    易新这话痨也凑了上来,“也不能少了我一个吧。”

    王远则说道:“在这个圈子混得久了,敢说话的也人见得少了。翟南,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孙贺是个老实人,耿直地说道:“南哥,反正都是龙套,就一天的活儿。明个咱们一起开工吧。”

    翟南笑了笑,说道:“行,反正我这个太监也不能演了,不过能交到这样一群朋友,也算是值了。”

    说话间,一群人也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方便以后有活儿了,大家也能互相知会一声。

    这边正聊着呢,却见王导从化妆间走了出来,大声喊道:“翟南!翟南呢?”

    翟南下意识地应了一声,而王远则十分警惕地说道:“小心点,这都要把你赶走了,现在还找你,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王远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挡在了翟南身前。

    只不过这时已经晚了,王导早就已经看见了翟南,随即便走了过来。

    钊哥跟在王导身边,沉声说道:“王导,其实这事儿也不能怪翟南,毕竟是白鸿飞他……”

    钊哥话未说完,王导就冷哼了一声,钊哥也只能乖乖地闭上了嘴。

    而陈峰看见王导走了过来,当即便迎了上去,说道:“王导,您还找翟南干什么?他都已经被你们赶走了,你也不能赶尽杀绝吧!”

    王导皱了皱眉,“谁说我要赶尽杀绝了?”

    这回却轮到陈峰疑惑了,“那您这是?”

    王导走到翟南面前,脸上露出一副怪异的神色,看了翟南半天,才说道:“你去把这身太监的衣服换了吧。”

    听到王导这话,众人也是意料之中,肯定是让翟南换衣服走人了。

    不过王导接下来一句话,却说道:“张大胡子,把那套带着血包的衣服拿来。”

    管道具的张大胡子刚才还在布置背景,这时候才赶过来,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只听到王导这话,也没有多想,便开口问道:“王导,你要那套衣服啊?”

    王导没好气地说道:“要皇帝的那套!”

    钊哥一脸茫然,“皇帝的那套衣服!”

    陈峰也是错愕,“这什么意思?”

    王远更是疑惑,“不会是要拿他给韩姐练手吧?”

    陈颖儿略显焦急,“王导,你到底要做什么?”

    看着众人慌乱的样子,翟南不紧不慢地说道:“得了,你们都不要为难王导了。我来告诉你们吧。”

    众人随即朝着翟南看去,而翟南则是一脸得瑟的样子,说道:“韩姐跟我说,我要当爸爸了!”

    “当爸爸了?”

    “韩姐跟你说的?”

    “这什么意思?”

    “你们两个不会是……”

    众人听了这话,更是满脸的疑惑。只有知道真相的王导,却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指着翟南说道:“你这小子,还真是嘴上不饶人,韩姐怎么就推荐你演皇帝了呢。”

    王导说出真相后,众人更是露出惊疑的神色。

    “什么,韩姐推荐了你!”

    “让你演皇帝,白鸿飞演皇子?”

    “你还是真是要当爸爸了。”

    “快说,你跟韩姐在化妆间里,到底做了些什么!”

    翟南一脸得意,毫不介意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扯着脖子喊道:“韩姐说,有人欠管教,让我做起一个父亲的责任。”

    众人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儿,顿时都是脸色憋得涨红,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而在不远处的白鸿飞,则是脸色铁青,阴沉的就要滴出水来了一般。

    翟南却觉得还不过瘾,继续大声说道:“可惜啊!当爹的死得早,就养出了这么一个逆子来。”

    翟南这话说完,大多数人都笑不出来了。虽然翟南像是再说剧本上的剧情,可实际上却是在嘲讽白鸿飞,完全就是裸地打脸。

    白鸿飞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又听到翟南这么骂他,当即就跳了出来,指着翟南咒骂道:“你小子找死是吧!你特么再说一句试试!”

    翟南冷笑,刚要开口时,韩夏却走了出来,大声说道:“都吵什么吵!翟南的这个角色是我推荐的,反正就这么一场戏,演完就结束了。有什么事儿,等拍完了这场戏再说。”说完,韩夏就进了化妆间。

    白鸿飞被韩夏喝止,也不敢在多说一句,只是咬牙切齿地看着翟南。一双眼睛之中,满是怨毒之色,仿佛就像一条毒蛇似的。

    这时候,张大胡子已经拿着皇帝的衣服走了过来,朝着翟南低声问道:“翟南,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怎么惹上白鸿飞这家伙了。”

    翟南看张大胡子的语气,想来也是没少受白鸿飞的气。

    不过翟南这刚要开口解释,念念就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跳着脚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随后,就把翟南和白鸿飞的事儿说了一遍。虽然念念才只有五岁,不过却机灵的令人发指,居然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跟张大胡子说了一遍。

    张大胡子听完,也是对翟南竖起了拇指,“兄弟,你牛逼!”

    翟南却得瑟地笑道:“教育孩子方面,还是比你差了点。”

    我也想上新书榜,帮帮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