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一章——韩母的心愿-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一三六一章——韩母的心愿

    ()    韩夏姑妈见状,连忙拉着翟南,说道:“小南,好了,好了,夏夏也是怕你担心。算了,别生气了!”说着,又看向韩夏,“夏夏,你也是的。你们俩都结婚这么久,小南是个什么样的孩子,你姑姑我看的最清楚了。这都是咱们一家人,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还能瞒着小南呢。”

    念念此刻则是默不作声,缓缓地帮着韩夏摸去眼泪。

    就在这时,韩父突然跑了进来,说道:“你妈妈她……”

    韩夏猛然一惊,立刻起身问道:“怎么了?”

    翟南也是满脸紧张,“没事儿吧!”

    韩父说道:“她醒了。”

    韩夏姑妈随即说道:“走,快过去看看。”

    韩父随即点了点头,便带着几人一起到了隔壁。

    不过此刻医生正在检查,而韩母惨白的脸上,却带着和善的微笑,“医生,不用检查了。我的事儿,我心里知道。”

    医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韩夫人,没事儿的,再休养几天就好了。你先好好躺着,晚上我再过来。”

    韩母微微点头,跟着便应了一声。

    韩夏姑妈随即便带着念念,一起走进了病房。

    医生走出来之后,韩父,韩夏,翟南人立刻把他围住了。

    翟南嘴快,直接问道:“医生,我妈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不禁一愣,“翟老师,你?”

    韩父一瞪眼睛,“你别管他是谁了,我太太到底怎么样了?”

    医生随之低下了头,微微地摇了摇头,“还有什么亲人,就都叫过来看看吧。”

    韩夏听到这话,顿时就瘫软了下来。翟南在旁疾眼快,立马就扶住了韩夏。

    韩夏则直接倒在了翟南的怀,开始哭了起来。

    韩父随即问道:“医生,刚才我太太不是醒了吗?这不就是好转了吗?怎么,怎么还会……”

    医生有点错愕地看了看翟南和韩夏,随即说道:“韩夫人现在的状态,已经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她现在还能醒过来,我唯一能够解释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个人的意志力。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原因了,至少在检查报告上,我已经找不到任何理由了。”

    韩父微微一怔,最后也只好点了点头。他拍了拍医生的肩膀,说道:“医生,这是我韩家的家事,我不希望被外界打搅,你明白吗?”

    医生瞄了一眼翟南和韩夏,随即便点了点头,跟着便离开了。

    其实韩父这句话,并不是在警告他翟南和韩夏的事儿,而是希望他不要对外说韩母的事儿。

    毕竟韩父位高权重,现在韩母住院,这对某些人来说,也是个表现的会。韩父可不想跟自己妻子最后的时间,还有人不断地来打搅自己。

    而医生显然有点会错意了,还以为韩父是在警告他,翟南和韩夏的事儿。

    医生离开之后,韩母憔悴地说道:“夏夏,小南,你们过来!”

    韩夏闻言,立刻离开了翟南的怀抱,朝着病房走了进去。翟南也紧随其后,立马跟了上去。

    韩母看着韩夏姑妈,“妹子,带着念念去隔壁玩会儿吧。”

    韩夏姑妈见状,连连点头,就带着念念去了隔壁。

    而病房里,便只剩下翟南,韩夏,还有韩父和韩母了。

    韩母看着两人,笑了笑说道:“我挺喜欢念念这孩子的,聪明可爱,还那么懂事儿。”

    翟南眨了眨泛红的眼睛,挤出了一丝笑容,“您老这么喜欢念念,那就好好养病。等咱们出院了,我带你们一起去香江玩,好不好?”

    韩母也随之一笑,“你这孩子,就会哄我开心。”

    翟南笑着说道:“我可没哄你开心,跟你说真的呢。我都在香江准备好了,就等你病好了出院,咱们一家人都去香江。我带你吃虾饺,叉烧包……我知道一家老店,他们家的烧鹅特别好吃。”

    韩夏则是满脸泪水,不住地点头。

    韩父在旁,则是轻叹一声,眼圈也随即湿润了。

    韩母却摆道:“不去了,我知道我不行了。小南,你是个好孩子,当初你父母离世的时候,我们和韩爸爸都不知道。等知道消息了,也找不到你了。这是我一辈子的心病,没有在第一时间找到你,没能够照顾你。”

    翟南连忙说道:“妈,没事儿,我那些年过的也挺好的。”

    韩母拍了拍翟南的,“还嘴硬,夏夏找到你的时候,什么情况我们都知道。其实当初我同意夏夏跟你结婚,的确是有补偿你的心思。可是你这孩子……”说着,泪水也随之流淌了出来。

    翟南连忙说道:“妈,你别这样,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韩母的泪珠滚落,“当初是我们韩家强迫的你,现在你也有了自己的事业。如果你不想的话,我会让夏夏跟你离婚的!”

    韩母此言一出,韩夏顿时痛呼一声,“妈!”

    翟南则看着韩母,一字一句地说道:“妈,不管当初因为什么,现在韩夏是我的妻子,就永远是我的妻子。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韩母听着翟南的话,也是笑带泪,帮着擦去两人的泪水,“你们都是好孩子,都是妈妈的好孩子。”

    韩母跟着说道:“当初因为夏夏的身份,也没给你们办过什么婚礼,就是亲戚一起吃了口饭。没有跟外人说过你们的关系,也没承认过你这个韩夏的女婿。等我走……”

    不等韩母把话说完,翟南便抢先说道:“等您的病好了,出院之后,我们就办婚礼,我们就告诉所有人,我跟夏夏是夫妻,我就是您的儿子!”

    韩母摸着翟南的脸,“傻孩子!”

    韩夏也看着韩母,缓缓地说道:“妈,我会跟小南好好在一起的,等你病好了,我们就办婚礼。”

    韩母热泪滚滚,“你们两个傻孩子,不管我怎么样,你们都要好好的在一起,知道吗?”

    翟南和韩夏,都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韩父看着哭得跟泪人似的人,便说道:“小南,夏夏,你们先去隔壁看看念念吧。我陪着你妈就行了。”

    两人闻言,看了看韩母,又看了看韩父,随即点了点头,便都离开了病房。

    少时夫妻老来伴,或许现在唯一有说不完话的,就是他们老两口了。

    当翟南和韩夏走出病房之后,韩夏满眼泪水,看着翟南说道:“翟南,咱们举办婚礼吧!”

    翟南微微一怔,随即说道:“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