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匆忙拜寿-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43章 ——匆忙拜寿

    送走了李老板和他儿子这对活宝之后,翟南这边也开始忙活了起来。今天要拍的戏份,基本都在翟南的身上。

    易新变装大魔王的戏份,在野外也没办法拍。只能等到回天元公司,在摄影棚里拍出来,然后再做特效。

    而翟南拍的这段,虽然比较简单,但是需要的镜头太多,也是零零碎碎地拍了快一个上午。

    眼看着快要十一点的时候,翟南总算是把这场戏的所有镜头都拍完了。正在他查看拍摄出来的素材时,张大胡子却提醒他电话响了几次了。

    翟南连忙取回了手机,拿起来一看,已经十多个未接电话了。而且这些未接电话,还全都是翟南的那些师兄打过来的。

    翟南立马给其中一位师兄回了过去,问道:“师兄,怎么了,都这么着急?”

    师兄看翟南终于回电话了,也是抱怨道:“你怎么才接电话啊!今天师傅大寿,你不会是忘了吧?”

    翟南这才想了起来,今天就是徐老爷子大寿。翟南不禁猛拍大腿,尴尬地说道:“师兄,真是不好意思。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一直在拍片子,真的没注意到时间。”

    师兄也知道翟南这个小师弟的事儿,便说道:“得了,你也不用太着急,寿宴十一点半才开始呢。到时候你尽快准备寿礼,让人送过来就行。师傅也说了,这边京剧圈的人都在,你过不过来都行。”

    翟南也知道自己与京剧圈的这恩恩怨怨,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可现在徐老大寿,翟南无论如何也得有所表示才行。而且现在翟南又是徐老的弟子,更不能在外人面前,丢了师傅的这份脸面。

    翟南当即说道:“行,我都知道了,我尽量赶回去。”说完之后,翟南便立刻挂断了电话。

    张大胡子看着翟南心急火燎的样子,便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翟南想了想,说道:“今天我师傅大寿,我必须立刻过去一趟。胡子哥,你跟大家说一声,先休息吧。等到下午我肯定赶回来,咱们再拍下一场戏。”

    张大胡子点头道:“成,那你快过去吧。这边有我看着呢,你就放心吧。”

    翟南点了点头,便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换了回去。

    直接开着李文化租来的铁碗面包车,翟南直接朝着市区开了过去。

    寿宴的地址,徐老也早就跟翟南说了,是在京城内一个比较有名的曲艺会馆。这地方翟南也知道,就是从来没去过。

    不过时间只有半个多小时,翟南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回去,只能一路把油门踩到底,尽可能地加快速度。

    只是这铁碗面包虽然质量挺好,就是这速度最快也就这样了。眼看着都已经十一点二十了,翟南现在距离那曲艺会馆,还有差着十几条街呢。

    最倒霉的是,他现在还堵在了马路上,一时半会也过不去。翟南看着时间飞速流逝,可是这车却一点都没动地方。

    翟南也是着急了,立刻调转车头,找了个停车场,就把面包车停在了里面。除了停车场,便开始一路狂奔,好在翟南速度不慢,耐力也不错。一连跑了十多条街,总算在十一点三十五赶到了曲艺会馆。

    曲艺会馆的迎宾看见翟南,竟然一眼就认了出来,连忙说道:“翟老师,您这是跑着来的?”

    翟南此刻已经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嗯,跑……来的!晚没?”

    那迎宾连忙把翟南请进了会馆内,说道:“徐老爷子的寿宴刚开始,您那几个师兄都排队祝寿呢。您是老幺,估计现在进去也赶趟。”

    翟南道了声谢,便急匆匆地跑了进去。

    到了徐老开寿宴的地方,翟南当即推门就进来了。

    原本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主位上的徐老身上,还有正在祝寿的弟子。可是翟南这么猛然进来,所有人便都朝着翟南看了过去。

    翟南当即一愣,看着屋里起码而百来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他,也是觉得一阵尴尬。

    徐老见状,微微摇头,然后随手一摆,“过去吧。”

    翟南这才松了口气,看着不远处的一群师兄,也跟着站到了一起。

    虽然有徐老解围,但是这二百多人的目光,却还是有一大半,都还在翟南的身上。

    翟南也是知道,这些就是原本京剧圈里,那些抨击他的人。不过徐老出面呵斥之后,他们便都不在说话了,可是不说话,却不代表他们看着翟南就顺眼了。

    本来徐老的意思,就是不让翟南过来,省的在与京剧圈的这些人发生什么冲突。不过翟南因为一时忙晕了头,结果忘了准备礼物,现在人再不过来,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所以翟南来的时候,也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今天是徐老大寿,别管别人说什么,就当是没听见,今天就是让徐老高兴最主要。

    翟南站在一群师兄弟里,做为徐老最小的弟子,自然是排在最后面。在他前面的师兄,则是带着媳妇来的。不过这俩人岁数都不小,都已经三十多了。

    前面这位师嫂看着翟南满头大汗,也是心疼这小师弟,便连忙抽出纸巾,递给翟南擦汗,“你这孩子,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呐!”

    翟南接过纸巾,在脸上摸了一把,说道:“多谢嫂子了,我也是没招了,车堵在半路了,我一路跑着来的。”

    师兄见状,便说道:“你小子还真行,这要是我,半道就得去医院了。”

    师嫂拍了师兄一下,低声呵斥道:“瞎说什么呢!”

    师兄尴尬一笑,拍了自己的嘴巴一下,“见怪莫怪!”说着,又看着两手空空的翟南,“小师弟,你的寿礼呢,不会是落在车上了吧?”

    翟南不免有些尴尬地说道:“来得太匆忙,忘记准备了。”

    师兄微微皱眉,师嫂却说道:“没事儿,师傅最喜欢小师弟,这寿礼晚上备好就行。”

    师兄想了想,也说道:“人到了就行,咱师傅也不注重那些乱七八糟的俗礼。其实你不知道,按照咱师傅这脾气,都不会办这么大的寿宴,都是其他人撺掇的。”

    师嫂却说道:“什么叫撺掇的啊!老爷子是现在京剧圈辈分最好的,这八十大寿还能想以前一样,自己在家办了吗?”

    师兄摆手道:“得得得,就你说的对。”

    翟南想了想,问道:“师兄,你跟着师傅时间长,你知不知道师傅都喜欢点什么啊?”

    师兄想了想,说道:“其实咱师傅,就三个爱好。”

    翟南一愣,下意识地顺嘴胡说道:“抽烟喝酒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