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有人搅局-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44章 ——有人搅局

    翟南这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了。

    师嫂则是笑道:“你这小子,都在哪儿听得这话!”

    翟南拍了自己嘴巴一下,说道:“说顺嘴了,您说。”

    师兄摇头笑了笑,说道:“咱师傅第一个爱好,就是收集那些失传的京剧曲谱和唱片。你去过师傅家里,那一箱子黑胶唱片,你都看见过吧。”

    翟南点了点头,说道:“可这东西不好弄啊。”

    师兄则说道:“这当然了,所以我们多数都准备的第二样,那就是收集古币。”说着,师兄打开了他的礼盒,里面竟然是一张明代的宝钞。

    师兄一脸得瑟地说道:“看见没有,为了这东西,我可是费了不少劲。”

    翟南则是满脸的黑线。

    你这不逗我玩那么?

    古币肯定比老唱片还不好搞,而且这玩应假的比真的还多,我就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真的啊!

    翟南无奈地说道:“第三样呢?”

    师嫂笑了笑,接话说道:“你别看你师兄吓唬你。这也就是老爷子八十大寿,他才费了这么大劲,套弄来的这东西。以前我们都是送字画的,老爷子也特喜欢字画。而且不管是不是名家的,只要老爷子喜欢就成。”

    师兄点头说道:“到时候你抽空去趟画廊,买副好画就成,记得要是国画。外国的油画什么的,老爷子都不喜欢。”

    翟南点了点头,说道:“多谢师兄,嫂子了。”

    这边正说话呢,前面几个师兄也都拜寿完毕。在翟南前面这两位,也随之走上前去,给老爷子跪倒拜寿。

    当这位师兄拿出大明宝钞的时候,翟南真真地看着,老爷子嘴差点没乐歪了。

    而翟南站在后面,两手空空,则显得有些尴尬了。

    等前面这两位拜完了,翟南也是有样学样,上前跪倒,恭敬地说道:“最可爱的小徒弟翟南,祝师傅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周围一群人听到翟南这祝寿词,也都是听得乐呵。

    除了翟南之外,徐老最年轻的一个弟子,都已经三十多了。论起最可爱来,还真就没办法跟翟南比了。

    徐老爷子听着也是想乐,便笑着说道:“就你小子油嘴滑舌,还仙福永享,寿与天齐。这不成老妖怪了!”

    翟南随即笑道:“您老是老神仙,寿星公!”

    徐老更是满意,笑着说道“得了,起来吧。”

    翟南也是笑着站了起来,不过就在这时候,人群之中突然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这空手来的?”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无比尴尬,而最尴尬的则是徐老和翟南。

    这是徐老的寿宴,弟子没给送寿礼,他自然是很尴尬。而翟南身为弟子,没给师傅带寿礼,也是十分尴尬。

    不过刚才大家谁都没说,也就没人注意这一点,只要翟南随后把寿礼备上就成了。

    可是现在当着全场二百多人的面,直接说了出来,现在谁的面子都不好过了。

    徐老顿时脸色一沉,朝着传出声音的方向看去。而众人都是互相看了看,谁也没继续说话。

    徐老的这群弟子,也都是一个个面色不善,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俗话说人到七十古来稀,徐老爷子今年都八十了。居然还有人敢这么搅场子的,这人连起码的尊重都不懂。

    且不说徐老京剧泰斗的身份,但是这岁数也不能赶人家过大寿时候揭人家短啊!

    就算他不尊贤,也起码该做到敬老了。可现在这话说出来,直接就是打了徐老的脸。

    尽管这话是冲着翟南来的,但是话一出口,就是把徐老满门都得罪了。

    可是这全长二百多号子人呢,谁知道这话谁说的。而且这话头摆明朝着翟南来的,肯定就是那一群人,但是你也不能都赶出去。

    翟南也是脸色难看,看向徐老,说道:“师傅,我……”

    可不等翟南说完,徐老便摆手道:“你不用说了,师傅我都明白了。其实众弟子之中,就你小子就和我的心意。我老头子一把年纪了,最想要的是什么,你们都知道吗?”

    徐老环伺众人,谁也没敢接着话。

    徐老则是接着说道:“人都说我老徐三大爱好,老曲古币名画。其实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就是一场空嘛!其实到了我这个岁数,这些东西在我眼里,也都已经无足轻重了。我最想看到的是这些年轻人,我的这些弟子们,过的好,活的开心,能把这条路走下去,才是我最想看到的。”

    徐老说着,便拉过了翟南,说道:“小南子是我最后一个弟子,也是我教的最少的弟子。可是他却是对京剧贡献最大的,让这大嗓小生又活了过来,让我在临死之前又听到了,这就是给我最好的寿礼了。”

    翟南听到这话,也是感动无比,看着徐老,激动地说道:“师傅!”

    徐老则是笑道:“得了,甭说了,咱师徒俩的事儿,咱自己心里明白就成。”说着,给大弟子打了个眼色。

    翟南这大师兄会意,便把翟南拉到了一旁。

    这时,一个跟徐老差不多岁数的老头,则直接拍手说道:“老徐说得好,我这辈子谁都不服,就服你这个脾气。”

    徐老朝着这人看去,笑骂道:“你个老东西,少跟我鬼扯,我的生日礼物呢。别人的我都无所谓,你这份可不能漏下。”

    这时候,翟南的大师兄,在翟南耳边低声说道:“这是雷同化老爷子,咱师傅的至交好友,书画协会的名誉会长。一副百鸟图在拍卖所拍出过六千多万的价格,再世的几位老画家之中含金量最高的,绝对的一画千金。”

    翟南在旁默默点头,而雷老爷子也没跟徐老客气,直接说道:“早就准备好了。”

    徐老却说道:“你可别拿着以前的旧画糊弄我,那些我可都看过了。”

    雷老爷子笑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来,把东西都给我搬上来。”

    雷老这一声令下,当即就有人上前,拿着宣旨水墨,直接铺在了桌子上。

    徐老当即两眼一瞪,问道:“现场画?”

    雷老笑道:“这回你亲眼看着,肯定不是旧画。”

    徐老也来了兴致,直接上前,亲自给雷老爷子研墨,同时说道:“好好好,就要现场画的。”

    雷老爷子也不含糊,直接拿着毛笔,当场就开始画了起来。雷老爷子画的这是写意画,寥寥几笔,一只仙鹤便跃然纸上,栩栩如生。

    虽然写意画不如工笔画那么细致,但却更重韵味。雷老这一只仙鹤,则是极具神韵,似乎随时都要振翅而飞一般。

    众人也都是屏气凝神,仔细地看着雷老这一笔一划。

    过了不知道多久,雷老这一幅灵鹤图画完了,落上了印章,直接递给了徐老。

    徐老接过画作,自然是满脸欣喜。而其余几位书画协会的朋友,也都纷纷上前,开始当场书画。

    翟南在旁看着,心中却暗道:“这个我也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