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画个月亮-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45章 ——画个月亮

    在场直接开始写字作画,无一不是当世的书画名家。一幅字画送到拍卖所里,都是百万起价的。

    而且今天是徐老大寿,众人当场作画,过个几十年,也会传为一段佳话。估计到时候,今天这书画作品,价格又会翻上一番了。

    翟南得到书画大师的技能,但是轮水平跟着几位比起来,肯定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的。更何况能跟徐老做朋友的,哪有年轻的,全都是钻研书画几十年的前辈了,画出来的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可是刚才因为翟南没带寿礼,搞的徐老满门惨遭打脸,翟南这心里也不好过,总想着给徐老找回这个面子。

    只是翟南这国画大师的技能水平,肯定跟这几位老前辈没办法比。就算上去画了一副,也是跟着丢人去了。

    不过翟南国画大师的技能不够,但是却可以用附身傀儡来凑啊!

    翟南前世的国画大师,张大千,徐悲鸿,齐白石,无论那位的水平,都比这雷老的水平高。

    只不过问题是,现在作画的都是书画界的前辈,论资排辈的话,翟南也没资格上去作画。

    就在翟南正在琢磨这事儿的时候,雷老突然对徐老爷子说道:“徐老哥,我这有个小徒弟,刚从国外回来的,学习了几年国外油画画法。前天才回国,也没给你准备什么寿礼,我就让他现场给你画一幅,你看行吗?”

    徐老顿时眼前一亮,连忙说道:“行啊,这怎么不行了。来,另起一桌子,让小辈的也给我老头子画两张。”

    徐老这话一说,其他几位大师的弟子,也都按耐不住了。

    这边老一辈的一桌,那边小辈的一桌,都开始动起了画笔。

    翟南见状,差点没直奔上去,亲雷老爷子一口。

    翟南这正愁着怎么上去,给徐老爷子也画一张呢,赶巧了雷老让他弟子上来。

    翟南这颗躁动的心,也就再也按耐不住了,当即就走上前去,跟徐老说道:“师傅,我小时候也学过国画,要不我给你画一张,给你当寿礼了,你看行不?”

    徐老则是担心地看了看翟南,虽然雷老说他的弟子是小徒弟,但这也是相对的。跟着群老前辈相比,三四十岁的都是小毛孩。

    雷老说是小徒弟,其实这位都四十多了,给翟南当爹都差不多了。不过翟南这辈分高,按理说也能跟他们混一桌。

    可是翟南这水平,徐老还真就不清楚。要是翟南真画的不错,也算是给徐老长脸了。可万一翟南画的不好,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徐老犹豫片刻,问道“你行不行啊?不行就别逞能啊!在这儿作画的,可都是国内一流的水平。就算那边的小屁孩,也都是现代国画的青年画家代表人物。你要是小时候学过两年,就别上去乱比划了。”

    翟南也是咧嘴说道:“师傅,你就这么看不起你徒弟?”

    徐老一愣,“你真学过?”

    翟南笑道:“少年宫的算不算?”

    徐老一摆手,“滚一边玩去。”

    翟南连忙说道:“别啊,我说真的,保证不给您老丢脸,成吗?”

    雷老爷子见状,便笑着说道:“小南一片心意,别管好不好,心意到了就成。”

    这雷老爷子也是觉得翟南画得未必多好,就算画的不错,也未必跟这群小辈的比得了。小辈的那边,少说都是学了十多年了,肯定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不过看着翟南这么热情,估计也有两把刷子。到时候雷老这几位,再帮着吹捧两句,就算是翟南画的一般,也没人敢直接挑毛病。

    徐老看了一眼雷老,知道有自己这老朋友接着,也出不了大事儿,这才跟翟南说道:“得,那你过去画吧。”

    翟南随即笑道:“那您老就瞧好吧。”说着,翟南便凑到了小辈的那一桌上。

    这边说是一桌,却是五六张桌子拼成的大桌,足够七八个人一起作画了。

    翟南挑了个空地,便直接挤了上去。

    众人看着翟南过来,也都来了兴趣。敢在这个时候作画的,没两手真本事,那就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前有雷老等老一辈的珠玉在先,后有年轻一代的佼佼者翻浪。翟南往这儿一站,妥妥的一个外行啊!

    在场的这些人,不管是想看热闹的,还是担心的,又或者准备生事儿的,当即就全都凑了上来。

    翟南的二师兄也是学过画画的,但是却一直没敢出手,因为他知道自己什么水平,跟着群书画协会的肯定比不了。

    而现在看着翟南出手,还以为翟南年轻气盛,想要找回刚才丢的场子。他心里也是跟着担心,便凑了过去,问道:“小师弟,你行不行啊?”

    翟南答道:“二师兄,你放心吧。画不好,我还画不坏吗?实在不行,我就全都涂黑了,就留一白点。”

    二师兄顿时一愣,“这什么意思?”

    翟南笑道:“我就说我画一月亮。”

    二师兄闻言,也都被气笑了,“你个臭小子,别乱搞啊!”

    翟南也是笑了笑,跟你开玩笑呢,“肯定不会乱搞的,来,您老也别闲着,帮我把这墨调开。”

    二师兄无奈地叹了口气,但是手上也没闲着,开始帮着翟南调墨。

    翟南摊开画纸,拿起毛笔,深吸了一口气,悄悄地拿出了附身傀儡,心里也开始盘算了起来。

    齐白石画作之中,最出名的就是鱼虾花鸟。徐悲鸿最出名的,则是骏马。而张大千的画作中,最出名的则是山水画。

    这三位大师都是翟南前世,享誉全球的绘画大师,无论哪一位附身,都可以横扫在场所有人了。

    而现在翟南最犯愁的,则是该选谁呢?

    就在翟南犯愁的时候,二师兄轻推了一下,问道:“想什么呢?你倒是画啊!”

    翟南看了一眼二师兄,低声问道:“师傅最喜欢什么画啊?”

    二师兄想了想,说道:“山水吧。师傅早年跟着戏班跑过不少地方,现在年纪大了,也没办法去那些名山大川了,所以这些年最喜欢的还是山水画。”

    翟南微微点头,这下心里总算有谱了,拿着附身傀儡,直接张大千上身。

    张大千化作工写结合,最擅长的就是泼墨,泼彩。晚年巨作桃园图更是拍出了将近三亿的天价,翟南要画的便是这桃源图。

    而旁边二师兄看着翟南笔法大胆,笔墨浓重,也是被吓了一跳,忍不住问道:“你不是真打算画个月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