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桃源图-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46章 ——桃源图

    翟南听到二师兄这话,差点没把这笔直接甩到宣纸外面去。

    翟南咧嘴说道:“二师兄,你别逗了成么?我能那么画吗!”

    这时候雷老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小南这是泼墨画法,就是要落笔大胆。其实不少画家在用泼墨笔法的时候,都会先打底稿,也是怕落错了笔。小南敢直接这么画,肯定是早有准备了。”

    徐老听到雷老夸奖自己的弟子,也是脸上有光,不过却依旧谦虚地说道:“他那是早有准备,就是个年少气盛傻大胆而已。别搭理他,咱在看看你这灵鹤图。”

    翟南听到这话,也是微微撇嘴。

    您老想要客气两句,就随便说两句就得了,干嘛说我傻大胆啊!

    我这张大千附身,当世画道就没有比我更精的了。

    翟南心理吐槽了两句,手上可没有停下。附身傀儡就十分钟的时间,而想要将桃源图完全复制下来,十分钟可远远不够。

    虽然桃源图是张大千的名作,翟南又得到张大千附身,速度自然会快上一些。可是十分钟之内,想将这画完成,却是不太可能。

    至于要用到多少个附身傀儡,翟南心里其实也没个谱,只能硬着头皮把着桃源图画完了。

    桃源图长有两米,宽有一米,这幅画想要画完,也需要不少的时间和精力。前世张大千作这幅画的时候,可是用了经年累月的时间,才完成了全部的创作。

    而翟南虽然只是复制过来,时间可以缩短很多,但是这需要的时间,也绝对不会太短。

    翟南刚开始画的时候,周围的人也就是看个热闹。可是当翟南将张大千的画工技艺,完全展现出来的时候,更多的人则是为之惊叹了。

    几位已经作画完毕的老前辈,也都纷纷上前,开始低声点评了起来。

    “这泼墨泼彩真是精妙绝乱啊!”

    “这小子年纪轻轻,居然有这般的技艺。”

    “这是散点透视的画法啊!”

    “我看他为了这幅画,起码要构思几年的时间吧。”

    “这么小的年纪,就能画出这样的画,我这岁数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老一辈的争相夸赞的同时,翟南这一桌的几个小辈,脸色也都不好看了。

    虽然都说是小辈,但却都是四十左右的大叔了。他们一个个作画写字的同时,也都侧目朝着翟南望去。

    看着翟南面前逐渐成形的桃源图,一个个也都变得心浮气躁了起来。

    若是按照资历,翟南给这几位当学生都不配。可是看着画艺,这几位想给翟南做学生,恐怕都不够格了。

    翟南拿着画笔,动作也是飞快。一百多的敏捷加上灵犀一指的加成,顿时让翟南运笔如飞,一张桃源图正以极快的速度,在画纸上呈现出来。

    不过即使如此,翟南也是觉得速度太慢,一个附身傀儡的时间,已经消耗完毕。翟南迫不得已,只好又拿出了第二个来。

    而翟南的快速作画,再加上精妙绝乱的画功,更是让人为之瞩目。一桌的同辈画家和书法家,一幅作品完成之后,也都没人点评了,直接被挤到了外面。

    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整整一大桌上,就只有翟南一个人还在作画,其他人全都被挤走了。周围则全都是上了岁数的老辈,一个个拿着眼镜,放大镜,恨不得直接贴在画上看。

    就连刚才还对翟南不放心的徐老,也跟着凑了过来。而雷老的那副灵鹤图,也被他扔在一旁了。

    雷老看着翟南的画作,也忍不住地徐老说道:“老徐,你还真是收了个多才多艺的好徒弟啊!”

    徐老此刻看着翟南的画作,也是对着画中山水心驰神往,根本没注意到雷老说什么,也没客气两句,就嗯嗯啊啊地应了两声。

    雷老见状,也是微微一笑,目光再次落在了翟南的画作上。

    翟南此刻则是全神贯注,周围的人来了几个,又走了几个,他都完全没有注意。

    他的精力则是完全灌注在了这幅画上,感悟着其中色彩构架的变化,仿佛将自己的心神,全都融入了里面一般。

    过了不知道多久,附身傀儡也不知道用了多少个,翟南终于完成了这幅画作,只是还没有落款。

    翟南随即将画笔放在一旁,长出了一口气,说道:“画好了,桃源图!”

    雷老见状,当即说道:“精妙,实在是太精妙了,这已经不是一幅画了,而是一件艺术品啊!”

    旁边也有其他老一辈的画家,也纷纷开始赞赏了起来。

    “这绝对是现当代国画艺术品中的巅峰之作。”

    “简直就是叹为观止!”

    “这孩子真是了不得的天才啊!”

    “跟他一比,咱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得见此画,不枉此生啊!”

    “这绝对是将国画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巅峰。”

    徐老见状,当即说道:“小子,快落款啊!”

    翟南听到徐老这话,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能让当世名家如此赞扬,翟南必然可以一画成名,徐老催促着翟南落款,就是想借此机会来捧翟南。

    可是翟南此刻却是有苦自知,附身傀儡恰好用完,现在翟南再落款,写的一手狗爬的字,那可就丢人了。

    翟南当即眼珠一转,说道:“师傅,这就是我送给你的寿礼。不过这寿礼的最后一步,我想让您亲自完成,帮我把这款落上。”

    徐老微微一愣,雷老则是笑道:“好好好,师徒合作,此后必成一段佳话。”

    周围众人,也都纷纷吹捧起来。

    “对,徐老该当题字落款。”

    “老徐,你也别绷着了,你徒弟不落款,除了你谁也没资格题字。”

    “老徐的字我也看过,绝对也是名家风范。”

    众人鼓吹之下,徐老便被推了上来。

    徐老看着翟南,笑着说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翟南也是笑着答道:“就怕您老跟我客气。”

    徐老笑了笑,拿起了毛笔,沉思片刻,便在这幅画的旁边写道:“耄耋之年幸得弟子翟南献寿桃园画作,如入桃源山水,为世外之欢,承靖节遗风,仲霖提笔以庆。”

    随后又在上面写了年月日,最后落下来他老人家的印章。

    等徐老写完了,又对翟南说道:“你的印章呢,我给你印上。”

    翟南摊手说道:“我没有印章。”

    雷老见状,当即大方地说道:“这没关系,等我回头给你刻一个,到时候再补上。”

    翟南当即谢过了雷老,而旁人则是露出了一脸羡慕的神色。

    雷老绝对是当世大家,能得到他的一幅字画难得,能得到他亲手刻制的印章,就更是难得了。

    不过就在众人都是一脸羡慕的时候,雷老却突然说道:“都是小意思。不过我下个月七十八大寿……”

    雷老还未说完,徐老便拆台地说道:“你少来这套,你生日早就过完了,别来欺负我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