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4.第1464章 ——哭丧【四更】-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1464.第1464章 ——哭丧【四更】

    翟南看了看蔡夫人,“每个人体质不同,效果也不一样。蔡明辉毕竟不是重病在身,会对他有效,也并不怪。”

    蔡夫人沉默了许久,随后才擦了擦眼角,勉强说道:“谢谢你。”

    翟南摆手道:“不用谢,是我该还老蔡的。”

    蔡夫人此刻又恢复了冰冷的模样,微微点头,说道:“走吧。”

    翟南见状,也应了一声,便跟着才夫人离开了休息室。

    不过两人才走出去,听到灵堂内传来的嘈杂的声音。

    蔡夫人连忙加快了脚步,翟南也紧随其后。

    两人到了灵堂,便看见蔡思毅穿着一身丧父,正跪在灵堂间,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蔡夫人见状,眉头不禁微微皱起了。

    翟南则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戏演的太假了。

    这蔡思毅哭喊了半天,居然连一滴眼泪都没有留下来,纯粹是在干嚎啊!

    周围的宾客见状,也都是冷眼旁观。

    在场的一部分人,都经历过昨晚的闹剧,也都知道这蔡大少心里的盘算。

    而没经历过昨晚闹剧的宾客,也或多或少听到过一些传闻。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蔡家的一场闹剧,早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现在蔡大少闹这么一出戏,他心里想的什么,没有人看不出来的。

    蔡思毅不肖,蔡思敏能力不足,蔡思思年纪尚幼。蔡家人里,唯一有能力,有资格接管整个蔡家产业的,只有蔡夫人一个了。

    如果蔡明德没有老糊涂,不会把蔡家产业给别人。

    而蔡明德在商场,又是出了名的精明。

    蔡夫人接掌蔡家的事儿,几乎是板钉钉了。

    现在蔡思毅玩起了一哭二闹三吊的把戏,无非是想从蔡明德的产业里,捞出一份好处来而已。

    豪门恩怨之,无非是这点事儿而已。大家心里都更明镜似的,不过却没有人来拆穿他,毕竟这终究是蔡家的家事。

    看着在灵堂哭闹的蔡思毅,蔡夫人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蔡明辉拉着蔡思毅,看见远处走来的蔡夫人,不禁喊了一声,“大嫂!”

    蔡明辉这一声,瞬间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拉了过去。

    蔡夫人难看的脸色,立马恢复了正常,缓缓说道:“思毅是明德的儿子,哭丧也是应该的,别拦着他,让他哭吧!”说着,又回到了蔡思思的身边,当没看见蔡思毅一样,继续默默地烧着纸。

    刘天王见状,随即便朝着蔡明辉摆了摆手。

    蔡明辉愣了一下,干脆也把手松开了,继续招待其他宾客。

    蔡思毅没了别人的管制,又开始大声地哭喊了起来。

    翟南也权当是看戏了,直接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陆续有宾客敢来吊唁,看见哭喊的蔡思毅,也都是愣了一下。不过片刻之后,便恢复了正常,继续看蔡思毅演戏。

    这蔡思逸干嚎了半天,嗓子都喊哑了,也没人过来在劝说半句了。

    唱了半天的独角戏,蔡思毅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己算喊破了喉咙,别人也是当他是个笑话。

    他左右看了看,干脆凑到蔡家姐妹身边,说道:“哎,让让,给哥让个地方。”

    蔡思敏满面泪痕,看了一眼蔡思毅,没有多说话,只是后退了一些,给蔡思毅让出了一个位置。

    原本这块位置,也容得下蔡夫人她们母女三个,现在蔡思毅挤了过来,瞬间变得拥挤了许多。

    蔡夫人见状,直接站起身来,去跟蔡明辉接待宾客了。

    蔡夫人跟着蔡明德做了多年的生意,面对这些巨商富贾,也是游刃有余。

    但凡过来吊唁的人,见了蔡夫人,都要说一声,‘嫂夫人节哀。’然后,才会祭拜蔡明德,再跟蔡家的几个儿女点点头。

    蔡思毅看了半天,觉得自己不能一直跟这儿跪着啊!

    在跪下去,别人都以为蔡夫人接掌了蔡家,根本没人认识他这个蔡家大少了。

    蔡思毅连忙站了起来,蔡思敏见状,连忙问道:“大哥,你干嘛?”

    蔡思毅看都不看蔡思敏,“跪着你的吧!”说完,便三步并两步,站到了灵堂门口,也开始招待起了宾客。

    原本招待宾客的只是蔡明辉,随后又来了蔡夫人,现在又多了个蔡思毅。

    三个人挤在门口,顿时让来吊唁的宾客,有点不知所措了。

    一般来吊唁的人,都是认识蔡夫人和蔡明辉的,都会宽慰蔡夫人两句。可这时,蔡思毅硬挤了过来,跟人家东拉西扯的。

    结果这边三个rén miàn对一个宾客,另外一边的宾客却是无人问津。

    蔡夫人看着自鸣得意的蔡思毅,不禁蛾眉微蹙,转身又回到了蔡明德的灵前,开始继续烧纸去了。

    蔡思毅见状,不禁露出了一脸得意之色,仿佛自己已经拿到了蔡家的家产似的。

    不过片刻之后,蔡思毅发现,似乎这场面又有点不对了。

    一般宾客过来,都是跟蔡明辉寒暄两句,跟他这位蔡家大少,也是点点头而已。随后,便来到灵前祭拜,对蔡夫人的态度也是毕恭毕敬,问候了一声,“嫂夫人节哀!”

    蔡思毅看到这场面,瞬间有点懵了。

    怎么这见女人到哪儿,这群人跟到哪儿,老子才是菜价的嫡系,蔡家的大少爷啊!

    蔡家的亿万产业,可都是我的,你们是不是都瞎了!

    在蔡思毅满面牢骚的时候,翟南却是一声冷哼,“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该站什么位置,真是白痴一个,老蔡有这样的儿子,真是个悲哀啊!”

    翟南这话刚说完,李化走了进来,而且还是带着常叔一起来的。

    常叔此刻已经是老泪纵横,祭拜蔡明德的时候,更是直接瘫在了地。

    翟南见状,也立马前,与李化一起,一左一右扶起了常叔。

    常叔看着蔡夫人,悲戚地说道:“夫人,我回来晚了。”

    蔡夫人看着常叔,脸色这才稍稍缓和,“常大哥,多谢。”

    常叔也是连连点头,最后被翟南和李化,扶到了椅子。

    三人坐定之后,李化不禁侧着头,对翟南问道:“小南,这蔡大少没病吧?”

    翟南挑眉问道:“怎么了?”

    李化低声说道:“我们进来的时候,他居然跟我们说,他是蔡家大少爷,以后蔡家的业务找他行。”

    翟南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得古怪了起来。

    这位蔡家大少,真是智商感人啊!

    连自己家的职员都没认全,想着拉帮结派抢生意,这脑袋还不如二两豆腐呢,谁敢跟他合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