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传统教学模式-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49章 ——传统教学模式

    徐老家大院门口,只见赵芊芊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脸兴奋地冲了进来。

    翟南看见赵芊芊,就下意识地朝着旁人身后躲了起来。

    可是这院子就这么大的地方,翟南再躲能躲哪儿去,一眼就被赵芊芊看见了。

    赵芊芊微微一愣,看着翟南问道:“你怎么来了?”

    翟南看着自己没地方躲了,只好探出头来,撑起一张笑脸,说道:“嗨!”

    这时,大师兄在旁笑道:“这是师傅最近刚收的小徒弟。你俩就算认识,也不能没了礼数,以后这得叫小舅。”

    翟南尴尬一笑,摆手道:“嗨,大外甥女!”

    赵芊芊当即哼了一声,“滚蛋!”

    徐老听到赵芊芊的声音,也是端着架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着赵芊芊笑着说道:“芊芊啊!你可来晚了!”

    赵芊芊看见徐老,顿时就把小狐狸脸变成了小白兔脸,朝着徐老冲了过去,说道:“姥爷,我去给你买礼物了,这你还怪我!”

    徐老笑了笑,说道:“不怪,不怪,我们家芊芊最乖了。”

    赵芊芊随即看向翟南,然后便对徐老问道:“姥爷,你怎么还收他为徒了?”

    徐老却笑着说道:“这还不是你推荐的。给我看了你和她唱的白蛇传,这大嗓小生的唱法都失传多少年了,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我可不能把他放了。”

    赵芊芊听到这话,就跟吃了黄莲似的,没想到这个小舅还是自己给自己找的。

    翟南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认识徐老,竟然是赵芊芊从中帮忙的。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徐老不懂那些网络的东西,那白蛇传的视频肯定是别人给他看的。

    魏金良虽然跟徐老认识,但关系却没有那么近。就像今晚徐老家里的这场寿宴,魏金良就没有资格过来。

    估计这件事儿,就是赵芊芊把视频给徐老看了,徐老这才找了主角之一的魏金良,替他拍视频发声。

    而不找赵芊芊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赵芊芊的身份。虽然一线明星,但是跟京剧圈的关系不多,地位甚至好不如魏金良。

    所以魏金良发出去的,便是面向京剧圈说的。如果是赵芊芊发出去的,恐怕京剧圈的人没人怎么注意到,反倒让八卦记者挖了家史。

    就在翟南暗自思索的时候,门口又传来一个声音,“这是徐老哥家吗?”

    翟南随即抬头望去,只见宋定国扶着一个老爷子,正缓步走了过来。在他们身后,则是宋夫人和一个老太太。

    徐老见状,当即笑道:“宋老弟!有失远迎啊!”

    只见这宋老爷子看见徐老,顿时那脸乐得跟菊花似的,满脸的周围全都收缩在了一起。当下就摆脱了宋定国的搀扶,健步如飞地来到徐老面前,说道:“徐老,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翟南当下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刚才见宋老爷子还让宋定国搀着呢,这看见徐老整个人都快飞了,难道这就是偶像的力量。

    宋定国倒是淡定,回头又搀着他家老太太,一步一晃地走了过来。

    徐老看着宋老爷子,就跟看着自己小弟似的,摆手道:“客气了,人来了就成,那这么多客套话,等会儿咱哥俩好好喝两杯。”

    宋老爷子也是眼前一亮,“好嘞,能陪您喝酒,我三生有幸啊!今晚咱哥俩,就一醉方休。”

    翟南听到这话,算是明白徐老为什么这么给宋定国面子了,这宋老爷子整个就是个脑残粉。只要徐老说的,什么都是对的。都这岁数了,还一醉方休,也不怕醒不过来。

    还不等翟南说什么,那边宋老夫人便走了上来,说道:“什么一醉方休啊!你要是敢多喝一口,小心我把你休了!”

    宋老爷子尴尬一笑,说道:“这不是高兴嘛!”

    徐老则是笑道:“小云说得对,咱们点到为止,喝点酒行了。”

    翟南听到这话,顿时一愣。

    怎么感觉徐老爷子跟这宋老夫人,比跟宋老爷子还熟啊!

    难道这不是一个单纯地,脑残粉和偶像的故事吗?

    这就要开始洒狗血了吗?

    都这岁数了,还往言情剧方向发展?

    翟南看了一眼旁边的大师兄,低声问道:“大师兄,这什么情况?”

    大师兄也是懵了,低声答道:“没见过啊!谁知道这是唱哪儿出呢?”

    翟南看大师兄都不知道,这估计就他们三知道内幕了。

    这时候,宋定国走了过来,对翟南说道:“翟老弟,多谢了。”

    翟南笑了一声,说道:“您甭谢了,我看着样你家这二老比我,跟我师傅还熟悉啊!这哪用得着我引荐啊!”

    宋定国笑道:“熟悉是熟悉,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儿了。我姥爷当年是个拳师,教过你师傅一两招,但是也没拜师收徒。然后我妈又跟你师傅,学了两年的拳法。后来你师傅跟着戏班子演出,这就断了联系。其中的关系,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就这还是来的时候我妈说的呢。”

    翟南听到这话,似乎有点想明白了。

    徐老说过他练得的拳法,其实跟着一个弃徒偷学的。估计这弃徒就是宋定国的外公,而他外公想把功夫传给女儿,又不想破了自己的誓言。

    索性就借机把功夫教给了徐老,又让自己女儿,跟着徐老学拳。

    翟南相通之后,也真是佩服宋定国他姥爷这脑回路,也是够奇葩的了。转了一大圈,就是为了教自己女儿两手傍身的功夫,结果还便宜了徐老。

    这老一辈的对于这誓言门规什么的,也是太看重了。最后居然还自欺欺人地玩了这么一手,这也真是没谁了。

    翟南这边正想着,旁边大师兄就说道:“我听我师傅说过,他当年就是跟人偷学的拳法。后来还把偷学的拳法,教给了拳师八岁大的女儿。这么说的话,当年的那位拳师就是你姥爷啊!”

    宋定国也是恍然,点头道:“恐怕就是了。”

    翟南见状,连忙拉着大师兄,说道:“大师兄,你等会儿,你怎么也知道这事儿?”

    大师兄见怪不怪地说道:“这我们都知道啊!师傅不会没让你偷学吧?”

    翟南顿时一愣,“合着,你们也都是跟着师傅偷学的拳法?”

    大师兄点头,“都这样啊!师傅说他不教,但是练功的时候,从来不背着人。咱们师兄弟都会啊!”

    翟南听到这话,也差点没绷住笑出来,“合着偷学,还是咱们这一门的传统教学模式呗!”

    大师兄微微一愣,看了看远处的徐老,点头说道:“好像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