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徐老的封口令-软饭天王-
软饭天王

第152章 ——徐老的封口令

    众人随即循声望去,只见在院门口,站着一位青春靓丽,冷艳高贵的女子,而这个人就是韩夏。

    院里的众人,都是为之一愣。

    “这是韩夏吗?”

    “她……她怎么来了?”

    “咱家老爷子也请她了?”

    “没准啊!昨天去给小师弟帮忙,我看韩夏就跟咱家老爷子挺聊得来的。”

    “可能就是老爷子昨天跟她说的。”

    “真没想到,这么个大明星居然也来了。”

    “还是咱家老爷子有面子。”

    可就在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徐老这位耿直的老人家,也是微微一怔,直接问道:“这不是小韩吗?你怎么来了?”

    徐老此言一出,众人更是面面相觑。听徐老这话的意思,韩夏也不是他请来的,更不知道韩夏会来。

    而就在这时,赵芊芊顿时露出了她的小狐狸尾巴,说道:“姥爷,韩夏就是你这小徒弟的媳妇,她能不来吗?”

    赵芊芊此言一出,翟南只觉得全身上下,被无数道目光唰唰着。

    到了这个时候,翟南也不可能不站出来说话了。他尴尬地站起身来,跟着徐老点了下头,随后就走到了韩夏跟前。

    韩夏也不客气,直接将随手拿着的纸袋,塞给了翟南,同时低声说道:“没丢你的面子吧。”

    翟南也是心中暗喜,低声答道:“还是老婆够意思!”

    韩夏却轻哼一声,“我这是投桃报李。”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中间这桌,不等韩夏说话,徐老便开口问道:“这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没明白过来呢?”

    翟南刚要开口,韩夏便说道:“师傅,我就是翟南的太太,不过我们两个是隐婚的,所以没有什么外人知道。不过翟南既然拜你为师,您就是他的父亲,以后也是我的公公。所以在场的,也都是咱们自家人,我们也就不怕在你们面前出丑了。”

    韩夏落落大方,将这事儿说的明白,众人也都是恍然大悟。

    “原来是小师弟的老婆!”

    “小师弟也太厉害了!”

    “韩夏之前的隐婚视频居然是真的!”

    “我的女神,以后岂不是成了我舅妈?”

    “她还是我小婶呢!”

    “我的这个世界观啊”

    就在众人一片惊疑的时候,徐老眼明心亮,当即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在座的都听明白了吧。我这个小徒弟媳妇能来,是觉得大家都是家里人,没有必要隐瞒下去。如果这事儿从这院子里传了出去,那就不是自家人做的事。出了这院子,谁在敢乱嚼舌头,以后就别进我这院子了。你们都听明白了吧!”

    徐老爷子喜欢翟南这个小徒弟,也就爱屋及乌,越看韩夏这个徒弟媳妇越顺眼。于是乎,便直接下了这封口令,严谨在场所有人,把这件事儿说出去。

    而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徐老的至交好友之外,剩下的全是徐老的直系晚辈。而徐老在这个大家族之中,也是绝对的权威,只要他发话,就没人敢反驳。

    孙子辈那边也不怕遇见不懂事的,因为在孙子辈里,赵芊芊就算是年龄最小的,所以只要赵芊芊不说,基本上没人说着闲话。

    所以当徐老这话说完之后,众人也都是纷纷表态。

    “这肯定的,要保护好弟媳妇啊!”

    “我们哪敢说长辈的闲话啊!”

    “我跟演艺圈的不熟,也不懂这个,肯定不会乱说的。”

    “院子里说的都是自家的事儿,哪能随便往外传啊!”

    韩夏听到这话,也是欣然一笑。

    其实她此次前来,也是下了莫大的决心。哪怕是都已经到了院门口,还在犹豫是不是要进来。

    因为她知道,如果她走了进来,也就是相当于告诉了众人,她跟翟南的关系。而这件事儿本身就是个秘密,如果公布出来,无论是对于她,还是对于翟南,都会产生莫大的影响。

    可是当她想起八月十五那晚,翟南为她付出的一切,哪怕心里有再多的顾虑,再多的犹豫,也没有能阻止她前进的脚步。

    而现在在场所有人都表了态,表明这件事儿只是家里事儿,绝对不会让外人知道时,她一直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韩夏当即微微一笑,对着徐老说道:“多谢师傅照顾。”

    徐老笑道:“这是应该的,小南有你这个好媳妇,我也替他感到高兴。”

    赵芊芊看着徐老的态度,心里则是大失所望,按照她平时的性子,肯定是要给韩夏找茬的。

    可是现在徐老爷子亲自下的封口令,她这个外孙女就算是再大的胆子,也不敢逆了老爷子的心意。

    赵芊芊看着韩夏,脸色不善地说道:“韩夏,你给我姥爷祝寿,不会就空手来的吧。”

    翟南闻言,立刻举起手中纸袋,说道:“寿礼在这儿。”

    赵芊芊轻哼一声,“普通的什么金寿桃,我姥爷可看不上。”

    徐老则是哼了一声,“芊芊,怎么跟你舅妈说话呢。”

    韩夏闻言一愣,随后便明白了过来。翟南叫徐老师傅,赵芊芊叫徐老姥爷,那韩夏也就成了赵芊芊的舅妈。

    韩夏看着赵芊芊,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然后说道:“我给师傅准备的寿礼,可不是什么金寿桃。我听说徐老三大爱好,老曲古币名画,所以准备的也都是这些东西。”

    说话间,韩夏从纸袋了拿出了一个一尺多长的狭长盒子,直接摆在了桌子上。

    随后,韩夏竟然换上了白手套,将盒子缓缓打开,里面则是一个十分古旧的卷轴。

    韩夏拿起卷轴,缓缓展开,同时说道:“这画卷是清代枯石禅师所绘制的十八罗汉图。”

    韩夏此言一出,徐老还没说话,旁边雷老便蹭的一下,便站了起来,一下就跑到了韩夏的身边,仔细地观摩了起来。

    徐老也是紧随其后,也来到了韩夏身边,仔细地看起了这幅罗汉图。

    徐老看着罗汉图,忍不住说道:“清代书画大师枯石禅师可是一个画道大师,只是他一心向佛,一生所绘的画作都是佛像。其中最为精湛的,便是这罗汉图。只不过枯石禅师所画的罗汉图,都是单幅,就算是多尊罗汉的画作,也未见过十八罗汉俱全的。”

    旁边雷老都已经拿出了放大镜,仔细地看着这幅十八罗汉图,说道:“这幅画十八罗汉俱全,而且据我观察,很可能就是真迹。”

    徐老听到这话,手抖颤抖了一下,“这要是真迹,那可就了不得了。”

    雷老则说道:“不过我一个人可不敢这么说,明天最好再叫几个朋友过来一起看看,才敢确定下来。”

    翟南在旁,也不明白这罗汉图多珍贵,仔细在脑海中搜索了一番,也没有枯石禅师的印象,恐怕这位画道大师也是这个世界独有的。

    而旁边赵芊芊看着自己被韩夏比了下去,当即说道:“还没确定是不是真迹呢,万一是个假的,那岂不是让我姥爷空欢喜一场。”

    韩夏淡然一笑,说道:“所以我还准备了第二份寿礼。”